凤凰周刊官网

开启新的维新:日本需要志向和行动力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2-01
摘要:开启新的维新:日本需要志向和行动力 ——专访日本山口县知事村冈嗣政 日本山口县知事村冈嗣政的 “脸书”主页上,他身穿深蓝色和服,佩戴武士剑,坐在如今已经登陆世界文化遗

开启新的维新:日本需要志向和行动力

——专访日本山口县知事村冈嗣政

图片1.png

日本山口县知事村冈嗣政的“脸书”主页上,他身穿深蓝色和服,佩戴武士剑,坐在如今已经登陆世界文化遗产的松下村塾讲义室内,背景是塾长吉田松阴的肖像画和白玉雕像。

 

谈到自己最喜欢的维新志士,村冈嗣政毫不犹疑说出吉田松阴——作为幕府末期杰出的思想家和教育家,吉田松阴饱受严厉处罚,却意识到人才培养的重要性,开办松下私塾。虽然他主持的村塾只办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却为后来的明治维新培养了大量的杰出人物,除了久坂玄瑞、高杉晋作,还有后来就认日本首相的伊藤博文、山县有朋,以及木户孝允、井上馨等响当当的人物。村塾所在地松阴神社,也出成为日本人的孔庙。

 

“吉田松阴先生在29岁时被处死”,但他所种下的种子为创造新时代做出了巨大贡献。村冈如是说。9月下旬山口县举办的“山口梦花博”活动中,这位县知事一身休闲装,抱着吉他,和乐队主唱一起弹唱活动主题《梦的种子》。如何继承吉田松阴的精神,激发山口县未来的潜力,是当下的愿景。

 

今年盂兰盆节期间,《凤凰周刊》记者在山口县县厅知事办公室见到村冈时,他身穿深蓝色西装,胸前佩戴有“明治150年”的徽章。采访中,他不遗余力推销县内的特产以及明治维新相关的纪念活动。从踏入县厅大门起,“二次元”维新志士的海报,狂狼的维新书法作品、循环播放的明治维新宣传片等布满大堂。村冈本人更以各种形象出镜代言。

 

谈起与中国的交往,村冈回忆起十年前作为日本国际紧急救援队成员去四川地震灾区救援的经历。同年7月,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赴日本参观八国集团首脑会议时,还专门接见了他。“胡主席当时与我握了手,并表示感谢。我非常激动。”他感慨说。

 

被称为“政治家摇篮”的山口县,走出过8位首相。而明治维新50周年、100周年和如今的150周年时,在任首相均为“长洲人”。村冈毫不讳言与现任首相安倍晋三熟稔的关系——“(和他说话)很放松的。他工作结束回到家乡都会和我见面。”而当安倍再度赢得总裁选举胜利后,岗村也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地方形势逐渐严峻,期待(首相)在地方创生上能有所支援。”

 

长州藩致胜法宝:培育人才

 

《凤凰周刊》:幕末明治时期,山口县(当时的长州藩)涌现出吉田松阴、高杉晋作、木户孝允、伊藤博文等众多优秀人才,推动这一地区乃至日本的近代化发展。是什么因素让这里成为明治维新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村冈嗣政:为明治维新做出重大贡献的是当时的长州藩,主要是致力于培养人才。这里有一所叫明伦馆的藩校。藩主毛利敬亲也很重视教育,明伦馆扩大到原来的15倍。不仅传授传统的学问,随着西方的医学、兵学等西洋学进入,这些学问也被很好地教授。与此同时,藩校是武士以上阶级才去的地方。而一般的人在幕府末期也可以进入全国范围都有的寺子屋(日本江户时代设立的私塾),而长州藩在全国私塾的数量上排名第二。除了藩校,其他人也热心地投入了教育。

这其中,吉田松阴先生在设的松下私塾,培养了很多人才。幕府末期出现的高杉晋作和第一代首相伊藤博文都是松下私塾的学生。随着人才的培养,当时的藩主毛利敬亲也积极推荐重用人才。幕末时代,出身和门第本是最为重要的,门第好的会有一个好的职位。但毛利敬亲不问出身和年纪,能干事的人都能从事重要的职务。我想这是长州藩能发挥力量的原由。

 

凤凰周刊当时毛利敬亲19岁就当上了长州藩藩主。你作为全日本第二年轻的知事,如何评价这位先辈?当下又遇到什么新的课题?

 

村冈嗣政:毛利敬亲所遇到的时代是一个艰辛的时代。国内,幕府的力量逐渐变弱。国外,被已经实现产业革命、拥有军事力量的列强所包围。日本当时充满了危机感。这虽与幕府有关系,长州藩自身也在努力进行改革。选择哪个方向才好?要成为怎样的“掌舵人”?他会有很多烦恼。在无法预料未来的时代,要努力制定出本藩的方针,因此操碎了心。

 

当今的时代不断发生变化,国际环境也在改变,各国科学技术兴起。比如人工智能(AI)和互联网(IOT)。十几二十年之后,社会的形态会变成什么样?日本人口减少,特别是地方上人口减少非常明显。这种情况下,我作为全国第二年轻的知事,同样有着很多头疼的事。像毛利敬亲一样,我们都处于一个无法预见的时代中,也会遇到相同的课题。我希望进一步提高人才的培养,集聚产业力量。

 

《凤凰周刊》:明治维新150周年之际,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你认为明治维新的经验会给中国带来怎样的启示?

 

村冈嗣政:所处的时代环境不同,直接的经验借鉴很难立刻想到。但在困难的时代,在无法预料的时代,最为重要的还是培育人才,去年,松下村塾作为明治日本的产业革命遗产被列入世界遗产,被评价为培养产业化人才的地方。明治时代的50年间,正是因为教育上投入力量,日本才快速实现近代化。当时即使国家财政非常紧张,在培养方面仍然做得很好。松下村塾在其中的重要性可以传递给中国乃至世界。

 

山口县为何盛产首相

 

《凤凰周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每年都会在盂兰盆节时候回到山口县。他曾经多次强调自己是“长州出身的政治家”。山口县走出了8位(注:在山口县出生且参选)首相,为何这里政治家辈出?是否与明治维新的历史有关?

 

村冈嗣政:山口县人在明治维新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时至今日我们依然引以为傲。我们认为是自己创造了新时代,做了改变国家的事,这样的想法很强烈。一些人则认为自己在为国家工作,有这样想法的人很多。150年来,山口县共有8位首相,是日本出首相最多的地方:初代是伊藤博文,明治50年(1918年)是寺内正毅,明治一百年(1968年)是佐藤荣作,他也是安倍首相的外叔祖父。今年150周年之际,日本进行总裁选举,如今的首相依旧是山口人,让我们感到自豪。在完成明治维新的地方,也继承了其中的精神。明治维新是日本历史上特别的时期。国家渡过困难时期,取得了很大的飞跃。面对困难,我也要回顾历史,继承先人的遗志,建设出一个美好的山口县。

 

《凤凰周刊》:战后日本经济经历了高速发展,但在1980年代后期遭遇泡沫经济,随之崩盘。村冈知事也经历了那段时期,对你的成长有什么影响?

 

村冈嗣政:我的学生时代恰逢日本经济泡沫时期。我进入社会的时候,日本迎来最严峻的时代。国家有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人口减少你,财政问题日益严峻,困难重重。什么都不做的话,日本就会越发消沉下去。虽然当时经历的苦难很沉重,但我们在明治维新的时代就曾有过一段跨越艰难时期的历史了。现在的光竟和150年前的情况虽然不同,但克服困难的行动力同样重要,树立自信也极为重要。

 

《凤凰周刊》:你说过,山口县目前面临不少课题,是时候向成功推动明治维新和日本现代化的先辈们学习“志向”和“行动力”了。你是如何理解他们的志向和行动力的?2014年你放弃了稳定的公务员工作,竞选并担任山口县知事,是否也是受到先辈们的影响?

 

村冈嗣政:幕府末期,长州藩遭遇了极为艰难的一段时期,内外树敌无数。海外敌人逼近,为了驱赶海外力量,我们以下关作为战场,与美、英、荷、法对抗。这样的情况下。先辈们仍怀揣创造新时代的想法。要完成这样的事情,必须要有坚定志向,这是一种即使有困难也要创造新时代的强烈意志。在行动中,年轻的志士们为达到目标不惜牺牲生命。

 

如今的时代也有很多困难——少子化、老龄化问题不断涌现。像山口这样的地方自治体逐渐失去了原本的活力。这个过程中,山口县如何做才能挺住?如我,如山口民众,我们都有强烈的意志,无论怎样都想要去改变。我原本是一名安定的公务员,但我关心的不是是否安定。得到知事的机会,能为家乡发挥力量,我想我一定要挑战一下。幕府末期的维新志士都是悬着性命做事,安定的工作岗位是无法与志向相联系的,建立起未来10年乃至100年发展的基础。

 

《凤凰周刊》:明治维新时代的日本人为了引进海外最新的知识技术,奋发学习。但是现在日本社会更加内向化,希望留学的年轻人也在减少。你怎么看这种状况?

 

村冈嗣政: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原因有很多,不过肯定是越来越内向化。比起我们,他们的工作环境已有所改善,未来会更加明朗、便利和丰富。由于物质条件相对丰富,这种状态还将持续下去。而当周边国家其他国家不断成长,没有资源的日本恐将会被埋没。只有更加活跃、创造出哦们独有的东西才行。为此我们必须迎接各种各样的挑战。明治维新150年的契机,就是让更多年轻人学习先人是怎样努力的。只有靠自己才能开辟未来的方向。

 

“长州藩主”的新三大维新

 

《凤凰周刊》:明治维新150周年之际,你提出山口县的“三个维新”倡议,具体打算如何实施?其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村冈嗣政:今年是明治维新150年,也有山口县知事的选举。我与山口县的民众们约定要推进此事,我也最终当选了。“三个维新”包括产业维新、大交流维新和生活维新。

第一是产业维新。作为工业繁荣的地方,山口县的工业产品人均价格一直保持全国第一。这里有着过硬的培训技术,科学和医疗也在不断推进。今后山口县会将这样的事业进一步扩大。山口县离飞速成长的很多亚洲国家距离并不远,地震等灾害也少。这里也有产业聚集的基础,道路、工业用水、铁路也很齐全。产业维新就是要吸引更多外来企业,以推进形成新的产业集聚地。

 

产业维新该如何与先辈的努力成果相对接?从幕府末期到明治以来,很多先辈都选择在此发展产业。煤炭、水泥、化学等工厂也建立起来。盐、纸、米被称为“三百”,承载着长州藩巨大的经济潜力,也是这里能够扶持维新达成的原因所在。前人留下的技术和产业是我们的优势,必须将其发扬下去。如今国际竞争变得激烈起来,而日本劳动力却严重不足。因此,IOT/AI的活用是下一个阶段要做的事情。山口县为此组建了产业战略本部,提供智力支持,绘制发展的新蓝图。

 

第二是大交流维新,通过人与人或物与物的交流而使得山口县更有活力。山口县,除了明治维新这样辉煌的历史,也有好吃的东西,更有让女性皮肤变好的温泉或自然绝景。山口有着各种可能性。将这些让正多人知道,期待更多的游客来这里。山口县三面环海,水产资源丰富,水也干净,农林水产都很好吃,这样的东西值得在国内外推广。现在乘观光船来的中国游客越来越多了,我们也在推进港口建设,让更多年的人知道山口县的魅力。

 

第三是生活维新。日本正迎来老龄化的严重局面,并有进一步恶化的态势。因此必须要确保医疗和看护,这就需要各种设施设备,培养相关人才。还有少子化问题的加重。想要建立女性边工作边育儿的环境,需要男性参与到育儿中来。我曾参与拍摄过一个宣传育儿的视频,内容是三个县的知事体验当孕妇的经历,希望男性可以体验理解女性的艰辛。这个视频当时被播放了3000万次了,去年还获得了日本的广告大奖。此外,山口县虽然灾害相对来说较少,但今年的暴雨还是造成了一些伤亡。日本每年都会年出现集中性暴雨的时期,应对这种事情需要提前有所准备。生活维新,就是打造一个让民众能安心生活的环境。

 

《凤凰周刊》:担任知事以来,你花了很大力气解决少子化和老龄化问题,并制定了“人与创造就业综合战略”。但据我们了解,山口县是中国(日本本州岛西部)和四国地区9个县中人口流出最多的县。是什么原因造成当地人才(尤其年轻人)的外流?正在应对方面,日本有哪些经验可以为中国所借鉴?

 

村冈嗣政:少子化的应对策略将对国家的未来有很大的影响。日本、中国、韩国都面临这个问题,而且不是一时能解决的问题。少子化问题不仅仅在于怀孕。而是贯穿结婚、生产、育儿等一系列事项。首先的问题是不结婚。根据调查,日本男性每四人中就有一个人不结婚。他们不是不想结婚,是想结婚却没有遇到合适的对象。以前亲戚和附近的邻里都会来介绍对象,这在地方城市曾经起到一定的效果,但现在越来越少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逐渐很少,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这种情况下,就要创造民间的约会场所,但这方面还很弱。

 

当了知事以后,我建立了结婚支援中心。想结婚的男女在此注册,遇见自己喜欢的人,我们安排他们见面。目前不少人都注册了,也有排队等待的。虽然这一群体相当大,但还是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结婚人数的增加也算是地方行政成果的一部分。一直以来日本政府都对此持相对消极的态度,因为个人的人生选择不应该与国家挂钩。但对我们地方自治体层级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大问题,所以在行政上有所涉及。

 

在山口县,妊娠或不孕治疗也有相应的补贴制度。育儿期间,东京的保育所可能是不够的,但这里这个问题并不大。除了保育所,相关支援方案也需要完善。比如外出的时候谁来照看孩子,生病的时候是否可以快速就医?此外,因生孩子对女性的身体造成了损伤,想要彻底治疗也需要钱。目前日本政府提高了消费税,国家实行可以无偿上保育所的政策方针,国家的政策和地方自治体的对策相配合,让这个问题也有所改善。解决这一问题,没有特效药,只能广泛实践。

 

《凤凰周刊》:有消息说,山口县萩市拟同意部署“陆基宙斯盾系统”展开调查。听说当地也有一部分反对声音。中国也有担忧认为该系统会给地区稳定带来不利影响。在你看来,部署宙斯盾是必要的吗?

 

村冈嗣政:在包括防卫省在内认为必要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决定部署“陆基宙斯盾系统”。我认为,目前朝鲜的形式还不甚明朗,在有可能的威胁下,不否定其部署的必要性。如果对国家而言是必要的东西,我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要放在山口县,确实会产生各种担心,比如电磁波的影响。对于这一点,国家必须进行说明,要在没有影响的情况下才能部署。目前的说明做的还不够充分。(感谢睿智库对本组报道提供的大力支持)

 

 

记者——关珺冉  漆菲(发自日本山口县山口市)

 

编辑   嘉沐

摄影   王齐龙

美编   青年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