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儒者马一浮:祖国的陌生人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周刊 发布时间:2018-03-31
摘要:杭州西湖的花港观鱼景区,有一座马一浮纪念馆。如今,西湖一带常常人满为患,但这座纪念馆很少有人问津。有游人偶然间进入这座纪念馆,也不免要发出“ 马一浮是谁”的疑问。...

    杭州西湖的花港观鱼景区,有一座马一浮纪念馆。如今,西湖一带常常人满为患,但这座纪念馆很少有人问津。有游人偶然间进入这座纪念馆,也不免要发出“

马一浮是谁”的疑问。

    中国现代史上,马一浮和梁漱溟、熊十力并称为“新儒家三圣”。不过,和梁漱溟、熊十力相比,马一浮生平不但更为寂寥,也更为不合时宜。

    他曾这样感慨:“日日学大众语,亦是苦事,故在祖国而有居夷之感。”换言之,他是一名祖国的陌生人,而且,这是他的主动选择。

一个逆潮而行的青年

    1883年,马一浮出生在成都。幼年时,他随父回到原籍绍兴。15岁时,他参加绍兴县试,考中第一名。列同榜着,还有周树人(鲁迅)、周作人兄弟二人。

    这时的中国,正进入思潮激荡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信奉达尔文、赫胥黎、斯宾塞等西方学者的传说,并以此质疑旧制度、旧文化。部分上层人士清楚地意

识到社会正在发生变化,并且确认甲午战争后的十年是变化加速而不可逆转的转折期。比如,在1904年年底,张謇这样写道:“此十年中,风云变幻,殆如百岁。”

    1903年,马一浮出任清政府驻美使馆留学生监督公署秘书,前往美国。在此前后,鲁迅兄弟也相继留学日本。

    像当时的诸多青年人一样,马一浮以赴美为解除新思潮为契机。他在美国任职约一年,期间搜集并阅读了大量图书,以至于其阅读内容显得十分驳杂。比如,他

读了但丁等人的诗歌、莎士比亚我的戏剧、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黑格尔的哲学、斯宾塞的《社会学原理》以及达尔文的《物种起源》等。他还特意阅读了《资

本论》,并在日记中写道:“得英译本马格士《资本论》一册,此书求半年矣,今始得之,大快!大快!”

    当时,康有为等保皇党人也在美国四处活动,鼓动华侨加入保皇会。对此,马一浮极为反感,称康有为等为“保皇会诸贼”。他也反对清使馆向留学生散发“我

学生当造成辅佐朝廷之资格”的传单,并在日记里写道:“至于今日,苟尚有一点人血者,尚忍作此语耶?因又念此种崇拜暴主政体、天赋之贱种,直不足与语也。

哀哉,我同胞乎!入自由国,受自由教育,而奴性之坚牢尚如是。”

    这时,马一浮思想之激进,与正在日本留学的鲁迅等人并无二致,他们在归国后却走向了不同的方向。鲁迅自日本归来后,成为了新文化运动的旗手,而马一浮

则选择了回归儒学。

    归国初期,马一浮曾和好友谢无量共同翻译了《堂吉诃德》,但此后他便很少谈及西学。不仅仅如此,他还怼时人治西学之法颇有讥讽之词。他认为,诸多传播

西学者只是在追随潮流而已,而且也只触及了西学之皮毛。

    1904年,他在一则日记中写道:“(欧美)以科学哲学之抽象的美,而造成社会国家具体的美。今欧美人,可谓能造成美的国家。惟于美的社会,尚有欠点耳”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微信:fhzkwx
手机号:13392956388
传真/座机:0756-2531788/0756-2602588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