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量刑之困——大陆刑事审判量刑标准规范化之路

来源:2016年第18期总583期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7-02
摘要:大陆反腐案件迎来新一轮司法公诉高峰期。2016年6月3日,中国最高检察院通报称,原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原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原天津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武长

大陆反腐案件迎来新一轮司法公诉高峰期。2016年6月3日,中国最高检察院通报称,原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原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原天津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原浙江政协副主席斯鑫良,原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此五名涉腐高官已被提起公诉。

上述五人中,唯独武长顺涉嫌的罪名多达六个——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其他四人均是以涉嫌受贿罪被提起公诉。因十八大后涉嫌“六宗罪”的落马高官只有武长顺一人,有媒体将其称为“罪人之最”。

本次最高检的通报没有提起上述五人的涉案金额。但此前武长顺落马后,据财新网报道称:武长顺案件曾在天津政法系统内部做过报道,有被通报的政法界人士透露,武长顺案涉案金额高达74亿多元,其中个人贪污4亿多元,卖官收入8400万元,行贿1000多万元,挪用公款1亿多元。

因此,本次最高检通报经媒体披露后,武长顺案最为引人关注,其最终量刑势必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

根据中国《刑法》,贪污、贿赂案件,“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但“数额特别巨大”如何界定?实践中一直存在争议。自2007年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犯受贿罪被判处死刑并于当年被执行死刑以来,近9年,中国大陆未再出现过省部级及以上的高官被判处并执行死刑的案例。而当年郑筱萸被判死刑案,其受贿金额仅为649万余元,相比其同期以及此后很多的贪腐案件,尤其近年来很多高官涉案金额往往都是上千万甚至过亿,郑筱萸的涉案金额显然并不算“特别巨大”。

贪腐案件的量刑问题一直都是中国大陆的司法难点,中国人历来痛恨贪腐官员,其最后的结局是老百姓关注的热点,往往也容易由此引发争议。而大陆《刑法》曾长期只有一个标准异常宽泛的规定:贪污贿赂10万元以上可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直至死刑。如此量刑标准自然带来诸多实践难题,也由此产生所谓“同案不同判”的质疑,即涉案金额基本相同,判决结果却相差较大。

2015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量刑修正案(九)》,根据此次刑法修正案,2016年4月18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将贪污受贿罪的量刑起点从原来的5000万元调整为3万元,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量刑起点由10万元调整为300万元,同时细化了很多具体量刑情节。

此次调整使得贪腐案件的量刑能够更加规范,在司法界受到了好评。但很多老百姓对此却颇为不满,认为近乎“大赦贪官”。

显然,随着诸多腐败高官的案件陆续进入公诉和审判后,尤其是类似武长顺这样涉案金额特别巨大的,这些案件量刑的轻重、差异,将持续成为舆论争议的焦点。

事实上,人们关注的绝不仅仅是官员贪腐犯罪案件中的量刑问题。综观近年来引起公众关注并产生巨大舆论争议的司法案件,不难发现,几乎都与量刑问题有关,从前几年的许霆案、吴英案、李昌奎案,到去年的“大学生掏鸟窝被判十年案”以及“少年网购仿真枪被判无期徒刑案”,再到今年5月5日二审的山东被拆迁居民刺死拆迁人员案,莫不如此。曾有学者放言,中国刑事案件的主要问题就是量刑问题。

究其原因,量刑不仅直接关系到当事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还能让人直观地感受到司法是否公正。如果量刑失衡,量刑不公现象屡见报端,会严重地上海司法公信力。

因此,真正实现量刑规范化,确保量刑标准统一,这也是目前中国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

假枪真罪的天价量刑争议

2016年2月5日,正是年味渐浓的腊月二十七,半夜里,43岁的四川籍妇女胡国继从噩梦中惊醒了。就在前几天,监狱管理员突然给她打了个电话,叫她多给儿子写信,安慰安慰他。有人告诉她,狱警实际上是在提醒,她儿子在狱中有些想不开了,至少有过“某种行为”了。想到这里,她开始感到惊慌,继而恐惧。随后,她发了一条微博,“请大家持续关注网购仿真枪被判无期案!”

两年前,胡国继的儿子刘大蔚刚满18岁,他通过负责代拍的淘宝网店,从台湾的“生存游戏网路旗舰店”购买了24支仿真枪。不料几天后,这些仿真枪被海关截获,其中20支被认定为“枪支”,刘大蔚因此被福建石狮海关辑私分局逮捕。当天,胡国继夫妇正在老家收割稻子。

“生存游戏网路旗舰店”的网站至今仍可以在大陆直接登录,它在台北、高雄等地共设9家实体店,若是台湾地区网购,还可以到“7-11”便利店取货。按照台湾的枪支鉴定标准,这些仿真枪不能被认定为真枪,其买卖行为也不触犯刑法。

2015年5月,刘大蔚被福建泉州市中级法院以走私武器罪判处无期徒刑。刘大蔚不服判决,当庭大喊冤:“我情愿你们用这个仿真枪处置我,如果打死我,我就承认这是枪,如果打不死我,请把我无罪释放!”

2015年9月,福建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称刘大蔚“走私枪支多达20支属走私武器情节特别严重,且无任何减轻、免除处罚情节,原审已充分考虑相关酌定从宽情节,从轻判处刘某无期徒刑,量刑适当。”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