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终身监禁白恩培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2-13
摘要:“贪了10年,玩了10年,耽误了云南10年。结交了一批老板,带坏了一批干部,重创了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 “随着职务的提升,再加上环境的影响,考虑自己的就越来越多了。2005年

 “贪了10年,玩了10年,耽误了云南10年。结交了一批老板,带坏了一批干部,重创了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

 

blob.png

“随着职务的提升,再加上环境的影响,考虑自己的就越来越多了。2005年以后,自己也60岁了,又生了一场大病,这个时候思想就抛锚了,就追求物质的金钱的”。 

纪录片中,一脸憔悴的前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如此述说自己的过往。

今年10月,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八集反腐专题片《永远在路上》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纪录片中,中共少有地将近年来反腐战役中打落的“大老虎”案例一一呈现。而在系列纪录片的第一集《人心向背》里,前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成为了纪录片出现的第一个案例。无疑,白恩培的案例已成为了腐败“大老虎”的典型样本。

此前,河南省安阳市中院以受贿罪判处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由于去年8月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增加了针对贪污、受贿罪判处死缓的,可以根据情况判决不得假释、减刑,白恩培也就此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司法历史上被判处终身监禁的第一人。

法院认为,2000年至2013年,白恩培先后利用担任青海省委书记、云南省委书记、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房地产开发、获取矿权、职务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者通过其妻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6764511亿元。除此之外,白恩培还有巨额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来源。

中央纪委机关编写出版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典型案例警示录》(以下称《干部警示录》)一书如此形容白恩培:甘当老板的“办事员”,出手帮助老板一次,最多的收数千万元,他不直接收受钱物,而是由其妻张慧清当“收银员”,由张的两个表弟具体办事,其中一个负责在商人和官员中居间协调,另一个管理资金和物品。该书为配合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中开展的“三严三实”专题教育,白恩培案被称为“权力和资本交换的典型样本”,其“恶劣行径对云南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

“贪了10年,玩了10年,耽误了云南10年。结交了一批老板,带坏了一批干部,重创了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有云南官方人士如此评价白恩培。

 

blob.png


在中纪委反腐纪录片《永远在路上》第一集”人心向背“中,白恩培作为第一个腐败案例被讲述。

一再“出镜”的贪腐“典型”

白恩培1946年出生于陕西清涧袁家沟村——密集的山丘之下,一条清澈的河边上曾经走出过4位省委书记。24岁西北工业大学毕业,白恩培在延安柴油机厂从一名调度员最后升到厂长,1983年出任陕西省延安地委副书记,此后仕途一路高走,后出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1997年至2001年,白恩培先后担任青海省委副书记、省长、省委书记等职。之后调任云南省委书记。

白恩培之前,云南官场已屡有波澜。

2001年9月,时任省长李嘉廷突然被撤职,后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此外,云南还有一位正省级干部“出事”:1995年至1997年任云南省委书记的高严,2002年在国家电力公司总经理任上因贪污和滥用职权被查。此后高严潜逃境外,至今未归。

白恩培空降云南后,在廉洁从政上也做过不少宣誓。

“腐败不除,事业难兴。云南在党风廉政建设上是有深刻教训的。因此,对反腐败斗争的态度一定要坚决,处理问题一要依法依纪,确保反腐败斗争的顺利进行。”白恩培履职云南不久,便在一次党代会上言及李嘉廷时如是说。

白恩培也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自古以来没有几个做官的死于饥寒,但死于敛财的每个朝代都有。从公仆到贪官只有一念之差,从功臣到罪犯只有一步之遥。”

遗憾的是,白恩培“一语成谶”,重蹈了李嘉廷的覆辙。涉嫌受贿金额,更是李嘉廷的数倍不止。

以白恩培自己在《永远在路上》里所讲,在和商人打交道的过程中,自己产生了心理不平衡。“他们就住豪华的房子,坐豪华的车,个人还买的私人飞机。(我)也追求像他们一样的生活,这思想就变了。”

据《永远在路上》纪录片所述,白恩培喜欢红木和茶叶,其妻张慧清酷爱翡翠和玉石,所以很多行贿人都投其所好,挑选名贵珍品送给他们。

“我们光清理这些东西,前前后后大概十几天的时间。像这种翡翠手镯,都是用一个绳子一系,系起来这一串手镯这么一提,就这种概念的。”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周涛在《永远在路上》中讲述。

纪录片中一位涉案人员自述,为了一个土地项目,他曾为张慧清购买一只价值1500万的手镯。

云南省一位处级干部告诉《凤凰周刊》,办案人员从白家搜到的玉石翡翠、高档木质家具、雕件制品、普洱茶多得让人震惊。

“当时是用若干辆卡车去搬东西的”,云南省省委一见过查抄现场图片的知情人士回忆说,由于白恩培家的财物太多,当时专门雇佣了一家搬家公司前往协助运输。搬运时,搬家公司的卡车一辆接一辆,“十几(辆)是一定的”,他用手比划了一下,“一长溜都是搬运的卡车”。

在中纪委近年查办的大案中,白恩培无疑已成为权钱交易的腐败典型。除了在纪录片《永远在路上》里“出镜”,前述《警示录》中亦有篇目,专门剖析白恩培的贪腐行径。

 

blob.png


据《警示录》披露,白恩培在自我“忏悔录”中写道:“从支持民企老板在云南发展开始,就产生了从他们身上捞取好处的想法,也确实从他们手中拿到了巨大回报。”据查,白恩培收受的贿赂,大部分来自于这些商人老板。

《警示录》对白恩培评价称,“贪图享乐、无所作为,严重影响各级干部干事创业积极性,致使云南丧失宝贵发展机遇。随着资历增长和权力稳固,白恩培思想严重蜕变,纵情享乐,根本无心工作”。而白恩培自己在“忏悔录”中写道:“觉得什么都看开了,什么都无所谓了。追求享受成了我最大的目标,欲望也就达到了顶点。”

“我是能拿的都拿,能要的全要”,白恩培在“忏悔录”中说。

《警示录》中写道:白恩培很“精明”,不是什么人的请托都办,只有大老板才考虑;不是什么钱都收,只有“大手笔”才能入得了法眼。他的涉案行为绝大多数都是为老板在矿产资源、土地出让和房地产开发领域谋取利益,出手帮助老板一次,最多的收数千万。在白恩培的干预下,一些土地被贱卖给了商人,双方从中获利巨大。有官场人士背后骂他是“崽卖爷田心不疼”。

 

blob.png

blob.png


2016年10月9日,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白恩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

“倒白委员会”疑云

如今年近七十已经退休的许军(化名),曾在省委办公厅某部门工作。据许军回忆,白恩培到任云南省委不久,对他的非议之声就不绝于耳。

“那个时候在办公厅,我没有听过一个人说他好话。很多人一进我办公室,就开始骂白恩培。认为他一件好事没干,尽是卖矿、卖地、捞钱。”

据许军回忆,当时白恩培等领导在四楼办公,处长级别的干部在三楼工作。许军当时也在三楼,经常会有同楼层办公的处长到他办公室抱怨。但议论归议论,毕竟还没人把白恩培的问题摆到台面上来,直到“倒白委员会”事件的出现。

2003年,对于在滇掌权两年的白恩培来说,是一个关键节点。

这年1月,云南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召开。这次会议上,白恩培将当选为云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但会议召开期间,有人将一封署名为“云南省倒白委员会”的信件,放到了部分与会代表的文件袋里。据见过信件的省委办公厅工会主席杨宁昆说,该信主要反映了白恩培赴滇之后,在用人、经济、生活作风三个方面的问题,称白恩培任人唯亲,大肆贪污,收受贿赂,并且生活作风有问题,嫖妓。

此事一出,白恩培下令严查,很快成立了高规格的“倒白”专案组,并将“倒白”信件定性为“有组织、有计划、有领导、性质严重的政治事件”,是云南地方势力反对中央下派干部的具体行动。

据多方人士猜测,“倒白委员会”事件可能涉及时任省委副书记的王学仁。作为云南本地人的他被认为对云南充满感情且正直,是当时云南省长的热门人选之一。并且事件发生不久,一些被认为与王学仁关系密切的官员受到审查。

由于“倒白”信件用的是省委办公厅的信笺,以致办公厅多位干部成为了“被盯梢”的对象。“省委办公厅的电脑,全部查。”杨宁昆回忆。

杨宁昆在省委办公厅工作,因为与王学仁颇有私交,再加之信笺出处与其供职单位刚好关联,于是被锁定为“倒白”事件的主要执行骨干。之后,杨以涉嫌受贿而被逮捕。

2005年11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庭上,杨宁昆被指控在1996年7月至1998年9月担任云南省泸水县县委书记期间,为某一改造项目承建方提供了帮助,并收受了对方给予的18万元现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杨宁昆13年有期徒刑。而他在省公路规划设计院任会计的妻子韦庆辉,被控在杨宁昆任省委办公厅工会主席后,与杨宁昆一同为一工程公司提供“关照”,并先后4次在这家工程公司领取“中介费”共计59万元,被以受贿罪判处11年有期徒刑。

 

blob.png

2010年6月,云南昆明,时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和妻子张慧清。  

杨宁昆称,一位当时的专案组负责人在讯问他时,曾亲口说出“你的案子不是经济问题,是政治问题,怀疑你参与了‘倒白’”的话。并且为了从他这里获取“倒白委员会”的信息,审讯人员让其站了五天五夜,稍有动弹就打。

2012年,杨宁昆获得假释。在白恩培落马后,杨宁昆便开始着手准备申诉。采访期间,杨一口咬定自己从未受贿,并承认其妻韦庆辉确实收了59万,但他认为这些钱属于妻子付出劳动后的正常收入。韦庆辉在设计院工作,接了私活,帮别人做公路工程的标底,并签订了合同,所拿之钱,均为合理报酬。顶多就是违规,谈不上违法。至于“倒白”事件,杨称自己并不知道什么内幕。

《凤凰周刊》向多位曾在省委供职的干部求证,他们均表示,“倒白”事件至今仍是一个谜,究竟是谁参与、操作,目前没有人能回答。但至少,随着白恩培的落马及判刑,昔日敢于站出来揭发其丑行的人所期望的目标,已经逐步实现。

本文节选自《终身监禁白恩培》,原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34期,总第599期。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