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杨秀珠案幕后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5-11-09
摘要:纽约当地时间10月5日, 中国“天网”行动“红色通缉令”头号嫌犯杨秀珠在曼哈顿联邦移民法庭第三次过堂。身材矮小的杨秀珠一如往常的身材臃肿,戴着手铐和脚镣,缓缓步行,间或

1447029965146092.jpg  纽约当地时间10月5日, 中国“天网”行动“红色通缉令”头号嫌犯杨秀珠在曼哈顿联邦移民法庭第三次过堂。身材矮小的杨秀珠一如往常的身材臃肿,戴着手铐和脚镣,缓缓步行,间或透过被隔离的候审厅,往门外投来好奇的目光。

16天前,杨秀珠胞弟、同为“百名红通人员”的杨进军被从美国强制遣返。大陆官方媒体称,这是“天网”行动公布“红色通缉令”之后,美国首次向中国遣返公开曝光的“百名红通人员”。

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杨进军被强制遣返,是中美反腐败执法合作的重要进展,为双方下一步该领域合作打下重要基础。腐败分子无论跑多远、跑多久,我们都会全力将其捉拿归案。

10月5日,庭审内容包括杨秀珠申请政治庇护和反酷刑保护,但是法官并未作出裁决。杨秀珠二弟杨寿弟和另一位杨姓女子作为杨秀珠的证人出庭作证。

“红色通缉令”二号嫌犯、潜逃新加坡四年的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李华波今年5月9日已被遣返回国。作为“红色通缉令”头号嫌犯,对杨秀珠的追逃,中国方面—直没有放松。

2003年出逃后,杨秀珠曾辗转新加坡、荷兰、美国等多个国家。12年来,浙江省纪委牵头的专案组始终未予撤销,“工作从没有停止过”。7月底,浙江省纪委相关科室负责人告诉《凤凰周刊》,杨秀珠案各级领导都比较重视,追逃组更是积极努力、不遗余力,“哪怕逃到天涯海角,也要将她追回来”。据陆媒报道,习近平与奥巴马会晤时,曾特别强调了遣返外逃人员,并且第一个点名杨秀珠。

从温州市饮食服务公司一名普通服务员,到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倚靠各种手段和利益输送,一路蹿升为省管干部,而后忽然急转直下,成为“中国头号女巨贪”。杨用粘柔的官场交际手法吐丝布茧,为自己织就了一张似乎牢不可破的保护网,亦打造了一条畸形的升迁路径。

出逃多年,杨已年近七十,当年提携她的旧知故交或升迁,或去世,或退职,背后的大佬们早已退场,案情迷雾却至今未解。

昔日宿怨已归去

7月4日,杭州西溪路殡仪馆,温州市前市长陈文宪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此间举行。陈文宪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任温州市市长多年,在其任内主导温州机场、金温铁路、珊溪水利枢纽工程和褒贬不一的人民路改建等项目。

温州历年来多任主官有“三陈”在民间素有口碑,分别是陈作霖、陈文宪和陈德荣。陈作霖是文革结束后温州第一任市长,主政温州期间,引进了商品经济概念,着力发展民营个私企业。陈作霖之后的陈文宪在温州有“改革市长”的称谓,温州民众对他印象甚好,认为他是“一个对温州有贡献的市长”。

上世纪90年代末期,陈文宪赴中共党校学习,回来突然接到一纸调令,黯然离开温州,转任浙江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长,而后因受贿被判刑11年,两年前已刑满释放。今年6月底,陈文宪因肾功能衰竭并发其他病症去世。虽然离开温州20多年,但他在温州官场和商界的人缘不错。在遗体告别仪式上,《凤凰周刊》记者注意到,有来自浙江省内温州、桐庐和杭州的500多位亲友送花圈道别。

陈文宪任温州市长时的搭档副市长冒康夫、副书记陈艾华、人大副主任孔祥友和宣传部部长等人,陈的上司浙江省领导卢文舸、葛洪升,温州现任市长徐立毅,以及温州和浙江巨贾正泰集团南存辉、绿城集团宋卫平等人都送了花圈。唯独少了陈过去的亲密搭档杨秀珠和当时一位温州主要领导,杨秀珠逃亡国外,那位主要领导退职多年,蛰居杭州。

陈文宪与杨秀珠搭档时间较长,从温州规划局局长任上直至任分管城建的副市长,杨秀珠与其始终是下属或工作搭档,应该说知根知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之问的关系渐趋微妙。

温州有媒体人告诉《凤凰周刊》记者,陈文宪当年分管城建规划,做事高调,能力强。“一开始杨与陈关系走得比较近”,而向上走的路数,杨秀珠有自己的一套。

温州市人大一位不愿具名的老干部称,杨秀珠似乎天生是搞关系的料,她跟领导打交道,能很陕拉近人的距离感。别的下级官员对市长唯唯诺诺,但杨不然,她跟市长汇报工作时,不是通常的大家主客位置正襟危坐,而是表现得极为随意和放松。

“在(市委)大院里,杨秀珠叫陈文宪不是叫职务,而是大哥大哥地叫。”杨秀珠前夫李松坤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说,按她的性格是会这么做。当年很多温州官员时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身为下属的杨秀珠经常胳膊搭在市长的胳膊上,貌似很亲密地对话,毫不避讳。

1990年代初,陈文宪刚从宁波调来温州当市长的时候,还未分配住房,就住在温州的一家大酒店。温州有知情人士透露,有人看到,杨秀珠经常很晚到酒店去找市长汇报工作。彼时,杨秀珠已与前夫分居多年,为单身女人。

上述温州市人大老领导称,杨秀珠接近陈文宪一是基于工作需要,二是那时她刚从市规划局副局长任上扶正,立足未稳,群众非议不断,需要得到新任市长的信任和支持,同时也希望借助陈的力量把规划和土地的权力牢牢抓在白己手中。

杨秀珠与陈文宪的合作的“蜜月期”并不久,随着陈文宪与温州时任主要领导因为工作理念和方式的相左,杨秀珠见风使舵开始与书记结盟,并迅速与陈交恶。“在外人看来,这种迹象已经非常明显了。”92岁的温州市老干部胡显钦说,他俩不是一条线上的人。

1997年,全国八届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陈文宪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提出了关于建设温州半岛工程的议案,陈是最早公开提出把洞头岛跟温州大陆连接起来的温州官员。从北京同来没多久,陈文宪被安排去中央党校学习三个月。不久调令就下来了,陈被调到浙江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任职。

知情人士分析,一心想在温州做番事业、并且已有所建树的陈文宪从主观上讲,并不想离开温州,但最终还是被“挤走了”。温州坊间有称,陈文宪的调任和后面的落马都跟杨秀珠有关。挤走强势的陈文宪,对杨秀珠来说可以大展手脚,不再有被压制感。

陈文宪调任后的第二年,当时《温州侨乡报》一名记者根据市里一个关于半岛工程的会议写了一篇报道,里面提及陈文宪向全国人代会提出议案,要求建设温州半岛工程。

本是一个很正常的工作稿,但不久杨秀珠遣人到报社追查信息来源,追问写稿记者为啥要提到陈文宪的名字,后因为情况属实不了了之。其时,杨秀珠已任温州市副市长,官运正盛。杨秀珠和陈文宪间的恩怨由此可见一斑。

官场朋友时反目

陈文宪刚从宁波调来温州之初,对这位女部下很器重,杨秀珠遭非议时曾多次力挺。有说法称,陈文宪曾说过,工作上这么有魄力的女同志不提提谁?

杨秀珠攀着陈文宪往上爬,后来升为市长助理后,马上便觉得陈碍手脚,甩开他另寻靠山。陈文宪并不是杨秀珠仕途中唯一“贵人”。杨被认为擅长在仕途关键节点利用不同“贵人”,但转身之后,变现则极为功利市侩,至今留下不少话柄。

熟悉杨秀珠的人说,她善于走上层路线。温州市妇联任职期间,为当选温州西城区副区长,杨拼命巴结时任温州市人大副主任汪月霞。杨秀珠认识汗月霞之后,经常跑到她家里送东西,希望汪月霞帮她引荐省里的一些领导。

1993年后,已身为温州市市长助理的杨秀珠仕途蒸蒸日上,年老的汪月霞此时已从市人大副主任位置上退休,“有几次路上或开会遇到,杨头也不抬,打招呼都不跟她打。”温州当地一位资深传媒人曾亲耳听汪月霞聊起这段往事,唏嘘不已。

时任温州妇联主席张围是一名南下十部,性格爽朗,说话直接,对投机取巧、善于逢迎的杨秀珠很是不满。杨秀珠几番巴结不上,只得作罢。在温州妇联的时候,杨秀珠违反规定几次动用公款吃喝招待的费用,张一概不予报销。

李松坤说,文革时期杨秀珠并没有像媒体说的当过造反派的头头,杨出身苦寒人家,那时只是饮服公司下属饮食店的一名会计,但杨秀珠有些文化,头脑灵活,因而受到各方的关照。文革结束后,中国上下各级都成立清查“四人帮”办公室,杨被抽调成为商业局该办公室的成员,清查“四人帮”办权力很大,可以决定一些人的政治生命和工作去留,被确定是文革余孽的就常被开除公职或判刑。

杨秀珠那时就表现出对权力的极大兴趣和极度迷恋,开始网织上层关系。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杨秀珠经人介绍与省领导有一面之缘后,为更深度地接触省领导,有一次故意把幼小的养女“遗忘”在领导家门口,领导家人发现门口走丢的小女孩并收留,杨秀珠适时前去百般逢迎。

杨经常有机会到省里送材料,因此认识了不少省里的领导。杨的另一绝招是敢于“拦轿”。那时浙江省里开会常选在屏峰山一带,看到省里主要领导的车过来,杨秀珠会跑过去拦住,递交材料,口头反映情况。“别人看到领导多少有些畏惧,说活结结巴巴,杨秀珠却不惧,说话条理清楚,一是什么,二是什么……”,李松坤回忆说有些领导看到杨秀珠个子小、胆子大,对她有了印象。

一来二去,杨秀珠与当时浙江省的主要领导有了交流,有的仅仅是几面之缘,有的此后与杨秀珠有了互动。“有一次我回家,听她说起明天要去省里某某书记家里。”李松坤说,在商业局清查“四人帮”办公室,杨秀珠也没什么明确职务,但在办公 室的几年,跑东跑西,为自己积累了不少政治人脉。

很难说,杨早期认识的这些老领导是否有助于她,但杨秀珠知道在官场需要这些来装点门面。

在温州妇联干了几年,她到西城区任副区长。当时温州西城区城乡结合部私建违建现象很多,杨对分管的这块工作很是尽心,冲在第一线,不留情面地拆违,深得领导青睐。而后,杨秀珠被温州市选送到上海同济大学参加为期3个月的规划培训班,培训回来被分到温州市政府规划处(规划局的前身)任副处长。

以后,杨秀珠凭这段短暂的培训经历对外宣称自己是“同济大学硕士”,知情者说这是“真文凭假学历”。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出逃前,杨秀珠确实是同济大学校友会的“名誉会长”。

胡显钦老人透露,当时同济大学有个校领导与杨秀珠是老乡。杨秀珠当上规划局长后,经常有意识地邀请同济大学的专家到温州做课题项目,顺便拉近关系,杨秀珠还出资修缮了同济大学的一处大门。最终杨秀珠不仅拿到了同济大学的文凭,还得到一个所谓的校友会名誉会长的头衔。

杨秀珠系工人出身,并没有多少文化,,到各类专家和高级人才集聚的建设规划部门,领导大家,杨心里有些发虚。名校文凭成了她在专业人才济济的规划建设部门谋求立足的资本。

杨秀珠任温州市规划局副局长时,她的上级是局长娄式番,是高级规划师,同济大学科班出身。不懂专业的杨秀珠起初对娄式番极尽讨好奉承之能事,未几便露出她擅权专权的作派来,与刚刚在专业上耐心将她“扶上马,送一程”的娄式番借故翻脸。 “两人有矛盾的起因是,杨秀珠想自己当局长,把娄一脚给踢开。”对老局长娄式番,温州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前院长丁俊清评价称,娄业务素质精湛,但为人温和,很多大事要事都是杨秀珠说了算,娄倾向于明哲保身,对杨秀诛 局里大搞帮派,打击异己,表态不多。但即使是这样,杨秀珠还是对这位短暂的“盟友”除之而后快。

娄式番不久便被调至温州旧城改造指挥部养老,杨秀珠随即顺利上位当上规划局“一把手”。2015年7月末的一个下午,《凤凰周刊》记者拨通娄式番的电话,已年过八旬的娄在电话中口齿不清。他告知记者,自已卧病在床多时,对过去与杨的一切他都不愿多言。而娄式番的老伴接过话头,称自己的老伴“与杨秀珠斗争了那么多年,苦了那么多年”。

喜欢骂人“狗生的”

升任规划局长那年,杨秀珠在民主评议环节卡了壳。温州市委组织部下去走了一圈,群众反映杨秀珠作风不好,为人粗鄙,喜欢骂人“狗生的”。任前公示期间,群众反映杨秀珠有八个问题,除了作风粗暴、工作方式简单等之外,还有人向温州市人大反映,杨秀珠曾利用家里长辈去世大肆收礼。第二天杨回应组织,这个钱有收,但放在规划局下属单位勘察处一个部门的保险箱里,她没拿。

杨就这样巧妙地让下面单位给她挑担子,成功化解了障碍。相关部门对其的考评结论是,这个人魄力很大,有冲劲,也干了一些好事。最终还是通过了对她的任命。

当上温州市规划局局长是杨秀珠人生的一个转折,也是她疯狂贪腐的开始。“杨秀珠那时也没那么多钱,当上局长后的那年春节,杨托人送别人_瓶五粮液就算是拜年。”温州人大一位老干部回忆。

1993年温州旧城改造正式启动,杨秀珠捞钱的好时光来了。这是温州建城以来首次大规模城市化建设改造,温州知名建筑如巴黎大厦、府前大厦、五马大厦都是那时由温州籍华侨开发的。

像大陆其他城市一样,上世纪90年代初温州与外商、港商的接触,双方都是小心翼翼,“邀请来的华侨们最多到老家看一看,然后就住在宾馆里不出来了。”胡显钦说,华侨对内地改革开放政策和政府的态度不太明了,但90年代后期城市化拆迁改造启动,这些人知道利益丰厚,主动向官员靠拢,开始抢项目。

温州环城东路华盖山动物园地块,因为靠近山脚,“原址迁建后规划为公用绿地”,丁俊清称,杨秀珠却随意变更,将其违规转给法国华侨陈其跃用于房地产开发。

内地媒体曾报道,1996年IO月30日,动物园地块第二次招标时未公开招标,采用的电话邀标形式,参加招标的仅三人,分别是法国华侨陈其跃和其他两位华侨。土地 底价定为8888万元,容积率调高至3.5,可建面积为5.3万平方米。陈其跃以9000万元中标,该价格比第一次动物园拍卖地价低3380万元,由于容积率调高一倍以上,可建面积却增加了3.2万平方米。事后陈其跃向人感叹“别看我好像赚了,其实我被人割得眼泪都出来了”。

此时杨秀珠的公开寻租舞弊已肆无忌惮,温州一位退休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当时杨秀珠给陈其跃打电话时,他就在旁边,杨公开作弊,居然不避旁人。杨在电话里告诉陈其跃,你投高标就是了。结果是陈中标,杨给陈提高容积率。

“杨秀珠是很早就懂得利用提高容积率方式受贿的官员。你中标,对方提高容积率,你得给人好处。”胡显钦说这几乎成了房产开发的一种常见潜规则。

杨秀珠任职的温州规划局一度集纳了这座城市老城区的城市拆迁、土地征用、规划设置和变更以及土地买卖诸多大权,“很多原本要放在市委、市政府台面上需要科学决策和民主决策的大事,都变成她一个人说了算。”

“一个本质不好的人”

温州曾经接近杨秀珠的知情人士称,杨秀珠任副市长后主持开会,原定两点半开会,杨秀珠两点20分就在门口等着,看到迟到的与会者,杨张口便骂,“你这个短命儿,老娘开会你都迟到,下次你不用来了。”被骂的人灰溜溜地入座,杨秀珠接着骂。

但杨秀珠骂归骂,之后她会去安抚当事人,她说假如我不骂你,以后谁听我的话。杨秀珠的管理哲学是:不骂你是没前途,骂你则是爱你。

杨原来任职的规划局系统是知识分子云集的地方,杨派性很强,感觉不是她的人就疏远,背后加“穿小鞋”。技术干部出身的丁俊清属于杨骂都不屑骂的人。丁喜欢搞研究、写论文,不喜欢拉帮结伙,与杨不是一路人。杨秀珠就明确在单位里讲,丁的论文打印不能用单位里的纸张。

在市面上已经出现BP机、小灵通的年代,丁俊清是市规划院的技术负责人,和另一位总工都没被允许装电话。有个合作单位看不下去,出钱帮他俩装了一部办公电话用于工作联系,杨秀珠得知后让办公室的人追查,丁只得付费了事。“当时我在单位里因为跟杨秀珠保持距离,被高度孤立。”丁俊清说起这些来,眼眶湿润。

杨秀珠昔日下属们现在大多或退休或调离,被杨秀珠拉拢的为数不少的下属和亲戚,有些因涉杨案被判刑,如温州规划局原副局长高某等人,也多已刑满释放。反倒是像丁这样不与杨秀珠走近的人庆幸自己当初能独善其身。也有的刚开始与杨亲近,后来看不惯她的行为愤然离去。如在中海地产任职的朱世枢,以前是杨秀珠的老部下,杨一度想重用朱,但朱对杨秀珠的腐败行为公开叫板,随后朱便辞职下海。

在深圳定居多年、现年已60多岁的高级工程师朱世枢对《凤凰周刊》记者反复强调,“杨秀珠就是一个本质不好的人”。

众人看来长于钻营投机的杨秀珠,在温州市当时有的领导眼里却是个“香饽饽”。规划局长任期满后,杨得以担任市长助理、金温铁路温州段总指挥等重任,在一片非议和争议声中,继续被提拔任用。

1995年3月,温州八届人大会议中一项议题是讨论杨秀珠当副市长的提名问题。在此之前,温州市开了个小型座谈会征求对杨提拔的意见,一位人大常委提出,杨的工作是得力的,但是今后要注意作风问题,不要经常性出粗口。当天下班前开的小范围意见征求会,晚上,这名委员就接到杨秀珠的电话,怒气冲冲地质问他怎么当众提意见。这位人大常委大吃一惊,这才知道杨秀珠组织部门也有人。

温州资深媒体人十吴逢旭评价杨秀珠善于揣摩领导的心思:有些领导想权力的,她频繁请示汇报,让领导有大权在握之感;有些领导想金钱,她给你送钱;有些领导什么都不想的,给你送温暖和关怀。

“杨用各种手段拉拢和腐蚀了温州和浙江的部分党政领导,打通仕途进阶的各个环节。”温州当地知情人士称,90年代后期的杨秀珠身居副市长重要位置,与她关系走近的至少有两三个省内重要高官,向下则有众多铁杆簇拥。

温州市人大的一位老领导通过白建公勐方式在温州饭店旁边有一套私房,在旧域改造中也属拆迁范罔,但土木工程专业出身的老领导发现安置房的容积率不按规定办,于是在人大常委会上提出此事。杨秀珠闻讯后专门给他打电话,提出可以给他在原址附近专门建一个别墅,前提是老同志不要再提容积率这事,被拒绝了。

杨赖以攀升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手里有越来越多的政治黑金,以打点各方。温州车站大道原来是作为温州市的第一路,当时规划要造8车或ii车道,但是杨秀珠却把这总长1公里左右的黄金地段变成100多个房开项目,“每个项目据说她受贿100万元,那条路她收了最少1个亿。”温州知情人士推测。

官场防线崩溃

当地知情人士告诉《风凰周刊》记者,在杨秀珠主管温州城建规划的数年时问里,有很多省内或中央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公司进入温州,这些公司或者个人进入温州,参与温州的城市开发和建设蛋糕的划分,获利颇丰。杨秀珠为此十分卖力,靠这个不断积累政界人脉。

鹿城区金桥路上的一个小区,开发已有十余年,是一个老小区。温州电力局一位退休官员告诉《凤凰周刊》记者,项目的具体牵头负责人是“一位浙江省级领导的夫人’。温州坊问称,该小区开发的土地证、施工证,均是杨秀珠从中帮忙办理。

访问这些传闻无从证实,但1998年前后,已近退休之年的杨秀珠再获重用,到省城出任建设厅副厅长。据称当时浙江省建设厅厅长曾一度抵制杨到建设厅来,但他与同事们的联名反对无效,有更强大的力量在杨秀珠背后推动着她前进。

到杭州之初,杨秀珠势头不错,活得游刃有余,浙江省委四套班子成员中不乏她熟识的领导。在省里,杨秀珠这个副厅长官不算大,但她还是温州时的做派,平素工作中对当时的几个浙江省主要领导,她居然都不叫省长、书记头衔,而是直呼其名“某某,在哪里呀?”其言行直晾煞旁人。

杨也不改好大喜功的毛病,有人看到,到了中午或者晚上饭点,杨秀珠经常故意胳膊下夹着图纸,装作若有所思状地直奔省领导饭堂而来,有在此问用餐的省领导一见杨秀珠如此有为、工作忙碌的样子,一般都会体恤地招呼她就近坐下吃饭。杨就此获得了与领导亲近的机会,不了解内情的很多人觉得,杨秀珠真是神通广大,经常跟省领导一起吃饭。

流传温州官场的一个说法是,杨秀珠当年要不是出事,官职还有可能继续攀升。然而世事难料,杨秀珠在省城官场混了没几年,浙江省四套班子纷纷换届。2003年,浙江省委书记由习近平正式接任,原有的班子领导有的赴任新职,有的退居二线。浙江官场生态有了不小的变化。

另一方面,杨秀珠在温州规划建设系统专权跋扈多年,树敌众多,温州人大、建委系统一些老干部反对之声渐起,各类揭发举报信件到处寄送。危机最初在杨秀珠的弟弟杨光荣受贿案中突破,随后迅速扩大,杨构筑的防线很快出现巨大裂隙,杨已经感觉到这种越来越近的危险。

2003年4月20日,浙江省建设厅在温州万豪大酒店召开全省建设系统工作例会,参加会议的是浙江省各个地市县的建设局局长。

上午10点左右,杨秀珠发表讲话,谈“三个代表”的重要性。她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县市建设局的局长,都是党的干部,必须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我们的事业都要为人民服务。

一位参加过这个例会的温州媒体人称,杨在会议上强烈谴责温州拆迁安置中种种错误,比如拆了老百姓的房子8年、10年了,但还是没把人家安置好。她讲了很多例子,如温州广场路、新信街的拆迁区域,有些拆迁户老人希望住进新房,结果在外面死掉了;有些拆迁户,房子拆的时候孩子还没出生,现在都已经读小学了,住房问题还没解决。

“杨那天的语气非常强硬,说得慷慨激昂,振振有词,完全是脱稿演说。”这些其实都是她造成的,但她说的好像是跟自己无关的事。讲话完已到午餐时问,众人都去酒店餐厅用餐,但没见到杨前来。好事者问悉,杨去看她老母亲去了。

但谁知道,杨秀珠一去不复返。2010年前后,杨秀珠母亲去世,杨秀珠也未回家料理丧事。

人未归国,案未了结,2015年7月30日,接近浙江专案组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对杨案涉案人员的盯控一天都没有放松过”。相关人士透露,除了已经锒铛入狱的杨秀珠案涉案人员,一些与杨秀珠有利益关联的人员也在布控侦查中,此案因事涉敏感,暂不便透露案情。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