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中美“贸易战”:脚步渐进,还是峰回路转?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6-16
摘要:家住底特律的70岁老人阿兰希尔有 一个非常大的家。 “一些人能觉得我是个疯子,但这个地方的确又大又宽敞。”希尔的家没有自来水、没有投递员每大送报纸、也没有垃圾回收车。拉

  家住底特律的70岁老人阿兰希尔有 一个非常大的家。

  “一些人能觉得我是个疯子,但这个地方的确又大又宽敞。”希尔的家没有自来水、没有投递员每大送报纸、也没有垃圾回收车。拉开厚重的铁门,空旷的空问里堆满了破败的机床和车辆,以及各种废旧工具。窗户边掉满了铁锈,玻璃几乎没有一块不是积满了灰尘。

  底特律曾是美国著名的汽车城,位于美国东北部与加拿大接壤的五大湖地区的密歇根州,这个曾经繁荣的工业城市,如今却成为美国历史商最大的破产城市,见证了美国制造业的由盛入衰。

  在市区周边,绵延着数以万计被遗弃的工厂与车间。残缺的墙壁留下的只有斑驳的涂鸦,天花板已垮塌的厂房,只剩下不到一半的房体,如同被轰炸过一般。雕刻精美、气势恢宏的中央车站,如今也早已空无一人,杂草在大理石地板问随意地生长,数不清的窗户没有一扇足完整的。更不用说随处可见被遗弃的民居,被堆在路边的家具和垃圾。如同经历过一场惨烈战争蹂躏一般,走在底特律的“废区”如同进入了众多文学、电影作品巾那个人类文明衰败的未来。

  希尔的家只是这“废区”中不起眼的一个。在生锈的车间里,希尔以修理各种东西为生。希尔回忆,自己所在的厂区是1950年代兴建起来的,汽车工厂、纺织厂、修理厂、鞋厂、仓库,都在这个密集的街区。到1999、2000年,很多人,除了地产所有者以外,都搬离了这里。从2000年到2015年,底特律已减少了四分之一的人口。

  在希尔眼里,20年里过去的老品牌已不再被人知晓,过去的繁荣已成为历史,这一切都以进步的名义进行着,但自己如今仍将大半生与工厂的羁绊看作一场完美的“婚姻”。

  如今,从五大湖区延伸到美国东北和南部的美国同土上绵延着一条“锈带”。系列制造业城市,随着制造业的外移、城市人口的减少,传统工业在这些地方逐渐衰落,当地经济也开始长期不振,失业率高企。从密歇根到威斯康辛,再到宾夕法尼亚,这几个美国总统选举中重要的摇摆州同时地处“锈带”深处。

  在“锈带”,数以千万计的希尔们无助且愤怒,他们长期被美国主流社会忽视,找不到走出困境的出路。在次次的失望后,希尔们最终接受了特朗普在竞选期问不断重复的将一切归咎于中国的说法。2016年,这儿个民主党传统领地,最后倒向了特朗普和共和党。

  凭借“美国优先”、贸易保护丰义和民粹主义而当选的特朗普,自就任以来就即刻着手兑现其退出TPP、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推行税改等选举承诺,这让世界绷紧了神经,似乎看到了美国正在扣动对中国等其主要贸易伙伴发动贸易战的扳机。但4月初,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在海湖庄园会面后,中美经贸关系突然转向缓和,中国成为特朗普口中的朋友和伙伴。

  不过,身处“通俄门”等争议中的特朗普,正受到民主党和共和党内反对派系的围攻,其民凋支持度屡创新低。在这种情况下,“锈带”作为特朗普的“铁票”,成为影响其对外经贸政策的关键。对于美国大幅缩减美中经贸逆差的要求,中国不可能无限制地让步,未来,如何在保障中国经济平稳过渡到“新常态”的前提下,平衡中美经贸,避免贸易战,乃至参与全球经贸体系的重构,已经成为中国决策层必须谨慎拿捏的重中之重。

当畅销书话题成为国家政策

  2012年,一部由畅销书改编而成的纪录片《致命中国》在美国付费视频网站netflix获得不错的点击。影片开场的动画里,一个用美国国旗图案写有“jobs”(工作)的圆球向前滚动,逐渐变成一个红色的圆球,滚进象征中国的天安门城楼的门洞,以及背后层层叠叠冒着黑烟的工厂。纪录片的主题清晰简单:中国抢走了美同人的工作,中国商品占领了美国市场。

  一个平常的感恩节“黑色星期五”凌晨,天还未有一丝亮色,众多美国人已经在商店门口排起长队。不一会儿,一个个推着装满各种打折商品的购物车的顾客兴高采烈地走出商城,镜头中的商品不约而同地来自同一个产地——中国。

  镜头一转,美国各地废弃凋敝的厂房车间出现在眼前。从工人到学生,从企业老板到学者、政客,纪录片中的人物都述说着一个主题,美国工业不断被中国进口的廉价产品窒息了生存空间,美国工人失去了工作机会。

  为何会如此,影片解释道:在美国的支持下中国2001年加入WTO。当时政客们声称这将打开中国十几亿人的大市场,为美国创造数百万的就业,但结果是美国的跨国公司在中国纷纷设厂,生产大量廉价商品,再倾销到美国市场。来自中国的商品逐渐摧毁了美周原有的生产企业。如何解决这一系列的问题,影片提出的对策足改变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实施进口替代。

  对于这部影片,美国部分主流媒体评价并不高。《纽约时撤》的尼尔·根治林格认为,在这部“令人害怕且危言耸听的”影片中,“丰富的煽动性语言和粗俗的图像削弱了它的论据”、“具有不加掩饰的片面性”、“提供的解决方案也比较狭隘、不够长远”。但也评价道,“它的信息虽然比较夸张,但肯定还是值得检查和讨论的”。

  2016年底,刚刚当选总统的特朗普在看完纪录片后则评价称,此片“很有远见地记述了全球主义对美国工人成的伤害,并为复兴我们的中产阶级指明了一条路。”并写下推荐语:“《致命中国》说得很对,这部重要的纪录片用充分的事实、数据和洞察力,描述了我们与中国之间存在的问题。我强烈推荐大家观看。”

  这本畅销书的作者和纪录片导演彼得·纳瓦罗,曾在哈佛大学获得经挤学博士学位,在加州人学尔湾分校任教,英国《经济学人》曾评价他“是位多产的作者,但却没有在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记录”。如今,这位学术界的边缘人士已被特朗普任命为新成立的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为美国贸易政策直接向持朗普提供特别咨询。影片中的逻辑几乎已成为了美国政府的官方政策。   

  今年3月颁布的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指出,“一些全球经济巾的重要行业与重要市场,长期受到外围政府的补贴、知识产权的盗窃、货币操纵、国有企业的非正当竞争手段、违反劳动法、强制劳动等一系列非正当竞争方式的扭曲。”

  “自从北美自贸区被通过以来,我们的产业工人失去了四分之一的工作机会。从中国2001年进入WIO以来,我们关闭了6万家工厂。去年,我们全球的贸易逆差已经达到了8000亿美元……如今,当我们的产品出口到他国时,很多国家让我们缴纳高额的关税,但当他们的产品运进美国,我们几乎不收他们任何费用…第一位共和党总统亚伯拉罕·林肯曾经警告,废除了保护政策的美国政府将在人民巾制造贫穷与废墟。林肯是对的,现在是时候重温他的话。我不会让美国的公司和工人再被任何人占便宜。”该文件宣称。

  这样的语句,让人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

从“锈带”开始的“反叛”

  尽管目标明确,但在很多评论家严重特朗普缺乏实际可行的解决方案,一些说辞甚至显得有些简单幼稚。在一些专家和主流媒体眼中,他更是个煽动者(demagogue)。但他出人意料地成功当选总统无疑说明,特朗普的话语戳中了很多美国人的心理。

  回望1993年,当签署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后,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曾说:“我相信我们做出了将创造一个带来更多的经济增长、更多的平等、更好的环境保护。以及更多和平的经济秩序的决定。”毫无疑问,在1990年代的美国,自由贸易带来繁荣与和平,是被广泛接受的信念。在哪个美国极度自信的年代,美国很多人相信,通过让中国融入世界经济体系,能够潜移默化地改变中国,更能为美国带来更多的财富和工作机会。

  从1990年代的自信到今日美国的迷茫,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无疑是最重要的转折点。随着地产业的垮塌和随之而来的金融海啸,美国失业数字飙升,受伤害最深的中产阶级将一切归罪于华尔街金融高管们的贪婪,发起“占领华尔街”等运动。奥巴马上台时曾激发大众的巨大期待,但在“大到不能倒”的压力下,奥巴马政府反而花巨资拯救濒临破产的银行。

  社会矛盾的极化使得政党政治也越来越走向极端化。反对奥巴马政府经济刺激计划的保守派中产阶级组成茶党,极力反对一切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形成美国政坛的第三股势力。民主党与共和党越来越不相容对方,涉及种族问题、移民问题的煽动性言论开始越来越有市场。2008年美国大选,奥巴马尽管最终获得连任,但民主党却丢掉了国中会的多数席位。

  应对金融危机,奥巴马政府尽管已让深陷泥潭的美国经济逐渐复苏,但失业问题并未彻底得到解决,政府漂亮的失业数字往往掩盖了更多深层的问题。今年3月,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美国失业率已经降至4.5%,是2007年以来最低。但数字背后是更多的人已经完全放弃了找工作,从而让劳动力的分母变小

,并且其中兼职或从事与求职者履历不想称的工作的比例更高。

  受损于全球化的美国劳工阶层对民主党的政策深感失望,于是就有了从“锈带”开始的“反叛”,这些沉默的“关键少数”帮助特朗普战胜了选前普遍被看好的希拉里。

  从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国内再工业化的战略依然铺开。但奥巴马的再工业化政策重在进一步拓展海外市场,增加出口,而特朗普则不惜通过高筑贸易壁垒、重修贸易协议等手段,期望将那些已经移出美国的制造业再拉回国内。

  尽管2010年,美国制造业产值被中国超越,下降为世界第二,但美国制造业产值事实上从未下降。2015年,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工人劳动生产率在过去20年中尽管已经有很快的提升,单位劳动产出达到了7318美元,但仍然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水平18487美元。而美国的单位劳动生产率则是98990美元,是中国的13.5倍!可以说美国制造业从未衰落。

美国工人失业,真能怪中国?

  根据今年3月发布的美国国会研究报告的数据,与l979年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相比,中美贸易经历了沧海桑田的变化,贸易总量由微不足道的20亿美元,上升到2016年的5790亿美元。中国已经成为美同第二大商品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以及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如今,很多美国企业已经将能否占据中国市场看作是否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标准。”该报告写道

  与此同时,美国与中国商品贸易逆差由1990年的100亿美元,增长到2015年的3670亿美元,2016年又下降到3470亿美元报告指出,之所以中国对美出口如此之巨,一个原因在于如今中国已经取代了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环太平洋工业带曾经对美出口的规模。这其中主要是日本的对美出口被中国取代。在1990年,日本对美出口占美国总进口量的23.8%,到2015年则下降到6.5%,而在同期中国对美出口则从3.8%上升到24.3%。

  换句话说,中国在占比上并没有大幅增加美国的逆差,这只是因全球供应链移动导敛的美同逆差同的转移而已。即便美国大幅制裁中国,追逐利益最大化的全球供应链也会将工厂转移到东南亚和南美等地,美国逆差国也是只变成生产成本更低的国家而已。    

  事实上,巾国在商品出口到美同销售的过程中能获取到的利润非常有限。报告援引一项联邦储备银行的调差发现,美国消费者在本国商品上的花费占了个人总支出的88.5%.进口商品只占到11.5%,中国进口商品更只有2.7%。并且这其中的花费的大部分也被付给了美国的经销商、超市和运输环节。中国商品在美国消费市场只占到1.9%的总消费份额。

  美中贸易对美国制造业就业的影响,一直是特朗普政策的支柱理论美国制造业人口从1950年的占总人口三分之一下降到如今不到10%,这其中有自动化发展的影响,也有全球化进程下制造业转移,但两者谁更重要则直存在争议。

  上述报告引述2014年经济政策研究会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01年到2013年,美国对华出口逆差导致320万工作机会流失。但该报告的统计方法受到不少批评。该研究以美同商务部的预测数据每10亿美元出口带来的工作机会,反摊每10亿美元进口美国将失去的工作机会,但这样的假设存在很多漏洞。

  同时,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两份研究表明,一方面贸易的开放长期来讲,总的工作机会并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从2010-2015年,美国制造业就业人口事实上增长了6.8%,这期问,美国从中国进口的总额增增了32.4%,美国制造业产出增长丁15.3%。但进口产品的冲击的确可能会对某些人群带来很大影响,由于很难再去适应市场的变化,部分工人的工资收入,可能会在有生之年都很难有实质的增加。

  2016年,一份由大卫·奥托尔、大卫·多恩、戈登·汉森三位学者共同发布的经济学研究报告《中国冲击:从劳动力市场调整到贸易大变动》在美国学术圈与政策咨询圈引起不小的影响。该研究发现,1999-2011年因为中国进口的增长而导致失业的240万美美国工人,在多年后的处境并没有多少改善。这意味着,在经济学家眼中自由贸易通过比较优势让全社会生产总量得到上升的同时,劳动力市场的弹性并未有想象的那般大。那些当地制造业受到冲击的

地区,很多可能就此衰落下去。人口逐渐减少,城市基础设施越发陈旧,需要修缮。

  在全球化浪潮中逐渐边缘化的人群,最终通过选票,让看似不可阻挡的全球化出现动摇。

中美“贸易战”,从未休止

  如果不纠结于“贸易战”严格的定义的话,事实上在特朗普就任之前,中美贸易的战火甲已开始熊熊燃烧。

  2016年12月12日是中国加入世贸15周年的日子,同时电是中国加入WTO协定中规定的反倾销“市场经济地位”条款到期之时,但美日欧均否认将取消对中国产品继续使用非市场经济的调查标准,继续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不久,中国便WTO提起诉讼,要求美欧按照中国入世协定的条款规定,“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而就在中国提起诉讼的三天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便提起针对中国农产品最低收购价格的贸易诉讼。

  在中国进入WTO十五周年的几天前,美国商务部开始对产自中国的洗衣机和硬木胶合板展开反倾销调查。后者曾在2013年接受过一次英国商务部的“双反”调查,曾被裁定没有造成损害,因而不用被征收惩罚性关税。而此次裁决最终认定了损害的存在,硬术胶合板被课以104%-115%的反倾销税,中国产洗衣机则被征收32%-52.5%的反倾销税。

  在奥巴马政府的最后一年,美国商务部在世贸组织就提起了4起针列中国的诉讼,24次发起对中国出口企业的反倾销与反补贴调查。

  今年1月21日,特朗普正式就职美国总统。2月15日,美国商务部就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乘用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最后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认定,由于进口轮胎并未对美国国内产业造成损害,决定不再向中国进口的轮胎征收反倾销反补贴关税,此案也成为中国在美国国内双反案件胜诉的首例。

  3月29日,美国商务部又正式对中国铝制品提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

  由冬入春,中美两国便在持续不断的贸易交锋中度过。

  作为全球两个最重要的经济大国,中美两国间的贸易争端从1990年代便从未休止。中国2001年进入WTO后,贸易争端爱是被导入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法制轨道。在法律战场上,中美两国间从来是恶战连连。

  根据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统计,从进入WTO的2001年到2016年年底,中国被诉37次,涉及24个争议措施,这其中只有5个措施没有美国参与。而作为申诉方,中国提起了15起,其中诉欧盟5次,诉美国10次。中美间贸易诉讼主要集中在货物贸易。

  应对中国商品的大量出口,美国有两件武器:反倾销与反补贴。反倾销即是根据某个标准认定出口商提供的产品价格是否过低,如果被认定过低,并且被认定销售的商品对本国产业造成了损害,则该商品将被课以被认定的倾销额度的税。而这个倾销额度的计算,受到中国所谓“市场经济地位”问题的严重影响。

  反补贴,顾名思义则是对出口国政府出口补贴行为的反制。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不仅面临反倾销调查,受到反倾销调查的商品大部分也同时面临反补贴调查。“双反”由此诞生。超过三分之二的受反倾销调查的中国商品同时也接收反倾销调查,而受反补贴调查的商品几乎都会接收反倾销调查。

  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所承受的反倾销、反补贴关税也比其他国家更高。在2015年,中国商品承受反倾销税的平均税率为81.4%,率为81.4%,而其他国家承受的平均税率为54.3%,在同时受反倾销、反补贴的商品中,被征税率为96.4%,而其他国家被征收的平均税率为54.2%。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查德·布朗统计发现,2000年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总值中只有不到1.55%受到美国的反倾销调查。而到2015年,这一数字已上升到大约70%(约350亿美元)。

  随着美国对中国商品的贸易保护措施的加剧,中国也开使用反倾销、反补贴措施引对美国的出口产品。在2008年以前,中国对美国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的只有3%,但此后几年迅速增加,并在从2010年到2013年间达到高潮,最高时占了美国对华出口的8%,且往往是在美国针对中国施行“贸易救济措施”之后出现。中国从2009年开始实施反补贴调查,也在2010到2013年间达到最高约5%但两项措施之后迅速减少,住2015年已经分别回落到约3.2%和1.7%。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在美国最容易遭遇反倾销、反补贴调查的中国产品,往往也是中国国内产能最过剩的产业。在供给侧改革的蓝图中,钢铁行业去产能无疑是重中之重。随着《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在今年3月发出,内地电解铝产业也被要求削减30%的产能。

  从2002年开始,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每年都会向美国国会提供一份评价中国的WTO“表现情况”的报告。随着两国贸易炎系的变化,报告小的话语也有很大的变化,措辞从起初的赞赏到近几年的忧虑。

  与过去数年关注的司题相比,2015、2016年的贸易报告中更着重注意到中国国内一系列发展高科技产业的计划。文件特别提到了“2025中国制造”计划。该计划旨在培育中同高端制造业,提升价值链,催生本土高技术、高附加值制造业品牌,以应对发达国家制造业回流,发展中国家劳动力成本比中国更低的双重冲击。美国国内已逐渐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竞争压力。

  在中美贸易的矛盾现实下,冲突与摩擦似乎不可避免。但是否需要因此而大打贸易战,如特朗普之前反复提及的对中国商品全面征收45%的关税,还是通过对话,在一个个具体问题上讨价还价,对两国和全球经济的前景还是完全不同的。美国从未是铁板一块。对华政策的走向,在白宫中也固不同群体的利益诉求而摇摆小定。总统帷帐中权力斗争的走势,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巾美经贸关系的未来。

易垮的“纸牌屋”

  事实上,海湖庄园会面后特朗普的转向之前已有预兆。就在海湖庄园会而的两天前,被称为特朗普首席顾问的史蒂芬班农退出国家安全会议,外界将此解读为班农已被边缘化的信号。这位被誉为“幕后总统”的种族主义者,在《纽约时报》专栏作者弗兰克·布鲁尼认为,已经成为“行尸走肉”。

  如同美国过去的众多总统一样,特朗普也开始进入总统“学习期”。作为美国历史上几乎唯一位从未有过政治经验的总统,特朗普的学习周期无疑会更长。在竞选阶段,特朗普凭借民粹的套路获得了众多支持,但上台后而对复杂的现实,曾经的特朗普功臣们也不得不面临一轮又一轮的“洗牌”。

  美国智库凯托学会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尔·伊肯森认为,美国对华经济政策的走向,本质上由国内两大利益集团间的对垒所决定。一方是与进口商品竞争的美国工业界及劳工组织。他们一直以来都希望阻止中国商品对美国市场的渗透。多年来,他们反对给予中国“正常双边贸易关系”待遇,反对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要求增加关税,采取进口配额制等政策,通过为中国扣上比如倾销、补贴、货币操纵、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技术转让、劳动权益和环境侵害的标签,来平复他们或现实或臆想中的担忧。

  利益的另一端是美国的跨国公司与出口企业,他们支持更为谨慎和弱对抗性的政策,且希望接纳正在摸索着融入全球经济的中国。这些企业游说并反对那些可能危害到他们进入拥有巨大潜力的中国市场的政策。他们的观点被经济学家、学者以及智库专家所支持。学者们认为保持开放的对华贸易政策同样有利于使用进口产品的美国工业界与消费者,特别是有利于美国低收人家庭。

  在特朗普政府中已不难看出两个集团的分野。前者的民粹派以班农、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岁、司法部长杰夫·塞森斯为代表随着如禁穆令等一系列激进措施的受阻、班农的被边缘化,特朗普开始越来越倚重华尔街大佬们的辅佐。来自高盛的加里·科恩,目前执学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在班农被排挤后被广泛认为足下一个白宫中的实权人物。

  在对华贸易政策中,将起到直接影响的,除了上述已有介绍的纳瓦罗领导的国家贸易委员会以外,还包括威尔伯·罗斯领导的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在与中国将进行的贸易谈判中,美国贸易代表的职位举足轻重莱特希泽也被认为是民粹派的一员,他曾在1980年代担任里根政府的美国贸易副代表,卸任后成为美国钢铁工业的诉讼律师有趣的是,莱特希泽还曾在上上世纪80和90年代代表包括巴西在内的外国政府同美国政府打官司

  近年来,美国两党间政治分歧拉大,极化现象加剧。在奥巴马上台后,共和党为未来赢得大选,在几乎所有议题上阻止政府的施政,给奥巴马的一系列计划带来重大阻碍。要联合不要分裂的口号最终走向了更大的分裂。如今随着共和党的上台,民主党也有可能通过各种手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此外,尽管不断受到美国舆论的质疑,特朗普大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在白宫“决策圈”的地位不断加强。1981年出生、犹太家庭长大的库什纳,今年1月被任命为白宫高级顾问。

  据美同媒体报道,此前的佛罗里达海湖庄园会面的成行,中国沟通的渠道正是通过了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再通过基辛格找到了库什纳随着未来中美贸易谈判的推进,领导人以及重要决策人员问的紧密沟通无疑会是弥合分歧,避免破坏性冲突的重要途径。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