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一个阶层的沉浮

来源:凤凰周刊2015年32期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5-11-19
摘要:无标题文档 2015年10月18日,直到天津港爆炸事故中受损住宅的估价报告鉴定公布近一个月后,海港城小区业主李润生(应被访者要求化名)才勉强在协议上签字。此前,由于对政府委托

无标题文档

1447905345128213.jpg2015年10月18日,直到天津港爆炸事故中受损住宅的估价报告鉴定公布近一个月后,海港城小区业主李润生(应被访者要求化名)才勉强在协议上签字。此前,由于对政府委托第三方机构评估的回购价格和赔偿政策有异议,他已多次和其他业主去相关部门协商,希望能提高补偿。

“爆炸让我失去的不止是一个房子,而是一个家,一种生活。”李润生说。爆炸前,他和妻子刚刚还清这套房子的所有贷款。从河北来天津工作多年,好容易安家落户,但突然又变得无家可归的夫妻二人都觉得,政府仅仅以稍高于爆炸前的市价回购自己的住宅,远不能弥补其经济和情感上所受到的伤害。

但是,在多次协商无果后,李润生自认“耗不起了”,终于妥协签字。“又要重新寻找房子了,以天津现在的房价走势,除了搭上回购款,可能还要再贷些款。”李润生说,辛苦建立的生活一夜消失,让他开始考虑,是要继续留在天津,还是干脆回老家生活。

今年明12日发生在天津港的特别重大危险品爆炸事故,不仅炸毁了危险品仓库周边小区内数以万计的业主们的生活,也令全国震惊。人们发现,多年辛苦打拼积聚下来的财富,也许只因一场“无妄之灾”就立刻炯消云散。

日益增多的公共安全事件只是中国社会因处于剧烈转型期而出现的隐患之一。随着近年来大陆经济增速逐步放缓,就业形势也变得日益严峻,贫富间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等问题愈加突出,上述种种均令公众的焦虑感和危机感有增无减。

此外,腐败、垄断及教育等领域的不公平现象,令一些低收入阶层感觉改变命运的机会越来越少,难度越来越大;而另一部分已经身为社会中高收入阶层的人,也因为缺少足够的安全保障,承受着巨大压力,担心个人财富和现有的生活水平,随时因为大病、股灾、突发事故等意外,或职场上的失败而被迫降级。

有海外学者研究多国案例指出,如果一个国家的中下层普遍认为自己或子女跻身中产阶层机会越来越少,而中产阶层则普遍对自己的地位、财富感到不安全,那么就会影响到经济发展甚至国家稳定。

对大陆中产阶级崛起有长期观察研究的美国布鲁金斯学院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侃如认为:自毛泽东时代结束以来的体制改革使中国的中产阶级得以成长起来,但是,如果这一体制不以足够的速度继续演进,那么,这个越来越重要的社会阶层便会变成一种不稳定成分。

李侃如认为,房价飙升正在阻止人们新近加人中产阶级,医疗费用或其他紧急事由妨碍了遭遇意外者重返中产阶级的行列。

这些问题与挑战,也早已引起了中共最高决策层的重视。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正式提出了“中国梦”的重要执政理念,主旨包括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等。其中,进一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以及顺利迈过“中等收入陷阱”是实现“中国梦”的具体措施之一。

2014年11月10日,习近平在北京出席APEC会议期间表示,对中国而言,“中等收入陷阱”是肯定要过去的,关键是什么时候迈过去、迈过去以后如何更好向前发展。

“继续拓展跻身中产阶级的机会,其速度要足以让那些依然贫困的人觉得自己或孩子还有成为中产阶级的现实可能。”李侃如认为,国家继续支持中产阶级崛起和壮大,对中国未来发展与稳定至关重要。

难度增大:如何挤进中产?

1985年出生的王争大学毕业后考上公务员,现在北京某市级政府部门工作。在朋友面前,他经常半开玩笑地说,自己30年的人生轨迹简直与网络盛传的“‘80后’是最悲剧的一代”里面的所有经历高度吻合。

虽然是独生子女,但是由于父母一代人口基数太大,王争也赶上了生育高峰年代,那个时候,中小学还没有提出“减负”,为了将来能考上大学,从小学起就要先努力考上重点中学,所以在他的童年记忆里,业余时间全部被奥数、作文、英语等各种辅导班填满。

好容易考上重点中学,却发现高校开始扩招,很多当年上了普通中学甚至是职高的同学,也一样进入了大学,找工作的时候义站回一条起跑线上了。

“没有赶上‘70后’们毕业包分配的年代,只好奔波于各种招聘会,但找到的工作不是高不成就是低不就。”王争说,终于听父母的劝去考公务员,被录取的时候以为从此端上了铁饭碗,结果却发现这些年,政府机关的福利也在严重缩水,福利分房自然早已取消多年,终身聘用制也改为合同制,绩效考核、末位淘汰一样都不少,现在,连养老金也要并轨了。

最令他无奈的是,工作几年来—直在拼命攒钱,百怎么攒也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王争很清楚地记得,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学校附近一个著名开发商开发的小区刚刚开盘,房价是每平方米6000元。“买一套房子至少需要50万元,当时觉得简直是天价。”王争说,但自己的梦想就是毕业后能买到这个小区的哪怕一个小开间,他盘算着,如果父母帮他交了—首付,自己每月收入能达到500()元以上,生活上节省一些应该可以供得起房子。

可是等他毕业那一年,该小区房价已经涨了一倍,涨到了每平方米—万二,几年来,该小区的房价一路看涨,现在已经直逼每平方米3万元。可是王争作为公务员的收入增幅,远远没有翻这么多倍。“最小的一居室也要250万元以上,别说已退休的父母无力支付七八十万的首付,就算能买下来,月供近—万元也是自己无力承担的。”王争说。

王争的无奈颇具代表性,几十年来,大陆一直处于高速的经济发展与社会变革之中,平均主义被打破,收入与职业差距迅速拉开,社会阶层分化加剧,数量巨大的底层民众为了自己或子女能够跻身中产阶层,想尽各种方法。

人们纷纷把希望寄托于教育改变人生、户口改变人生、房子改变人生,甚至移民改变人生、婚姻改变人生等方法上。以至于很多人从小到大的生活,就像通关游戏。而重点学校、重点班、名牌大学、城市户口、知名企业、中高层职位、房产证、结婚证、绿卡……就是一道一道的关卡。

还有网友总结,人生就是一场接一场的比拼。小时候拼出身、拼父母素质和眼光,上学后不仅拼成绩,还要拼人脉、学区房、赞助费,找工作要从招聘会上突围,人职后要从职场厮杀中胜出,面对婚姻这样的人牛大事,还要拼老公,甚至拼丈母娘。有时候,哪怕只有一项没拼赢,都会前功尽弃。

“生在大城市,知名大学毕业、工作体面又怎样?没有房子,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巾产阶级。”壬争说,现在他已经接受现实,不再做买房梦。

房子并不是中产阶级唯一的困扰。近年来,各种调查研究均显示,医疗、养老和子女教育也是中产阶级最关注的三大民生问题,更是中产阶级生活压力和焦虑情绪的主要来源。

全球知名个案研究中心益普索2014年初发布的《中国中产人群生活质量研究》报告显示,超四成内地中产阶级被访者认为,目前家庭生活成本压力大,最主要的家庭支出依次是子女教育、住房和医疗保健。62%被访者对所居住城市的教育资源与教育质量不满意,58%对城市就医状况不满,53%被访者对未来自己的养老问题感到担心。调研还显示,1/4的内地被访者未来考虑移民海外。

有媒体分析,该调查结果显示,因为社会保障不足、福利不健全、政策变化趋势不稳定等原因,大陆给底层民众提供的跻身中产的机会正在变得越来越少,而现有的中产阶层群体也正在面临流失问题。

学者杨继绳认为,中国社会阶层出现流动障碍主要原因包括:行政权力不受制衡,权力寻租现象严重,影响到了人才选拔的公平和畅通;户籍制度不够开放,阻碍农民社会地位的提高;教育不公平导致一些低阶层的后代失去了向上流动的机会等。另外,中国社会阶层垄断和同化的现象也日趋严重。

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孙立平研究发现,在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期,大陆各阶层之问的流动是非常频繁的,一方面,大量农民进入乡镇企业或城市,虽然农民身份尚未改变,但是收入和生活质量明显提高。城市中一部分人开始从事私营经济,有些成为最初的富裕户,一些下海的工人、国家干部,成为了或大或小的老板,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向上的流动。

但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阶层的流动门槛开始加高。孙立平认为,这种门槛可能是某种文凭或证书,也可以是进入必需的资本,或者是已经形成的势力范围或垄断。而中国当前社会流动门槛的提高,最重要原因是利益阶层的垄断。

其具体表现之一是,在讨论哪一个因素对个人成功更为重要时,选择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的人越来越多。也就是“拼爹”越来越流行。比如上海总工会在1997年组织的一项调查显示,32.4%职工认为家庭背景和社会关系对个人成功更为重要,而只有28.4%认为自己勤奋努力更为重要。

2004年由陆学艺主编的《当代中国社会流动》中,社科院的调查结果显示,父亲职业是干部、企业管理人员和企业主的人,最可能成为国家与社会管理者。而农民家庭出身的人进入国家和社会管理者阶层的比例要小得多。

6年后,孙立平在《关于社会流动的调查随笔》中提及,成都市人事局的调查显示,在当时公务员队伍中,父亲是“进城务工人员”的公务员比例最少,仅占2.8%;父母是普通职工的占26%,而父母是公务员的比例高达33.3%。

跌出中产或在一瞬间相比向上之难,返贫对中产阶级来说,却始终是个缺乏防护栏的陷阱。

虽然距8月12日天津港那场令人猝不及防的爆炸事件已经过去几个月,但直到现在,事发地附近多个小区的居民们仍然没能从震惊中走出来。他们有的还沉浸在意外失去亲人的悲痛中不能自已;有的虽然回迁,但因为担心房屋质量而过得战战兢兢;更多的则是担心危化物爆炸后会引起环境污染,带来二次伤害。在他们生活半径内的哪怕一丁点反常,例如变色的路面积水、雨后有异味的空气等,都会让他们惶恐不安。

“从来没想到过,一场意外就可以让多年的努力归零。那种人到中年却要一切重头开始的感觉太令人绝望了。”一位在爆炸事件中失去房子的女业主感慨。

天津港爆炸事件带来的“余震”可说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几十年来,部分地区只顾高速推进经济、严重缺乏长期规划和管理监督,已经令当下中国进入公共突发事件的高发期。频发的意外使人发现,很多辛苦多年积累下来的财富,可能仅仅经历了一场意外,就化为灰烬。

悉数近年来大陆发生的多起社会影响力巨大的意外事件,很多背后都隐藏着中产阶级家庭陨落的悲剧。

发生在北京,令人印象深刻的“意外事故”之一,2012年-月21日特大暴雨。因为防灾减灾的预警机制不健全、排水系统的建设跟不上城市发展的飞速步伐,导致广渠门桥下严重积水,私家车车主丁志健溺水身亡。

身为某期刊编辑部主任的丁志健,在北京打拼多年,有车有房,一人担负起妻女和父母两个家庭的责任,一场意外夺走他的生命,也令两个家庭失去最重要的经济支柱,脱离中产阶级群体。而一位中产的意外死亡,更给这个社会留下了隐痛,让中产阶级增加了不安全感。

与意外致贫相比,因病返贫的例子则更多,由于大病、罕见病等医保体系缺失,医疗费正在成为中产阶级可能因紧急情况失去中产身份的重要因素。

如果说公共事故、重病,对于大部分年富力强的中产阶级来说,还算是小概率意外,那么因为经济增速放缓而带来的就业、升职压力,金融体系不健全而带来的投资理财风险,以及子女教育投入水涨船高等则是实实在在摆在眼前。

益普索的调查报告显示,近半数(47%)的大陆中产受访者坦承在工作方面面临的压力很大。

友邦保险2015年7月在华发布的最新一份《中产阶级愿望与梦想调查报告》也显示,近七成(69%)大陆中产阶级把健康列为首要人生目标,随后是“愉快的婚姻或关系”、“成功的职场生涯”、“安心无忧”和“舒适的退休生活”。

中产阶级的压力和不安全感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大陆居民一直位居世界前列的高储蓄率。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家庭的储蓄率为可支配收入的40%,同一年,美国家庭的储蓄率仅为3%。此后多年至今,大陆居民储蓄率一直保持在40%至50%的区间。

另外一个趋势是,越富裕的家庭储蓄率越高一一根据2012年上半年,西南财经大学和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对8000多户中国家庭进行调查发现,55%的家庭没有或几乎没有储蓄,储蓄率随着家庭收入水平的增高而增加,收入最高的10%的家庭储蓄金额占当年总储蓄的74.9%。

社会保障不充分和预期不稳定,诱导居民通过储蓄来实现自我保险,被认为是大陆中高收人群体热衷储蓄的主要原因。

中产风光难掩脆弱和焦虑以时下流行标准来衡量,时会理应该算得上是一个成功的中产阶级:大学毕业后来京工作,经8年打拼,一度升任北京知名财经媒体图片总监,固定薪酬加上利用业余时间兼顾的商业拍摄工作加起来,每月收入可达5万至10万元,拥有东四环附近某知名中产社区100余平方米住宅,出入驾驶宝马汽车,妻子美丽贤惠,儿女双全。

“如果让8年前的我看现在的我,一定会觉得自己简直是完美的人生赢家。”坐在一间精致的咖啡厅里,时会理说,再过一个月,就是他30岁生日。“可事实是,三十而立的我,每天都生活在金钱、职场和家庭的压力中,特别焦虑心慌。”说话时,他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块精致甜点放进嘴里:“好吃吗?可在我嘴里根本尝不出滋味儿。”

“当年来北京闯荡,就是为了过上今天这样的生活,可真正拥有了,却发现一点也不开心、满足。”时会理称,更多时候,自己只是人前风光,背后的辛酸无人能懂。

“你能体会我每天一睁开眼,就想到身上还背着几百万贷款,每个月不赚到5万元都觉得过不踏实的心情吗?”时会理冉一次给记者算起了账。因为之前积蓄不足,他的一辆车和两套房全部系贷款购买。其中,北京的房子商业贷款190万元,每月需还l万元,分30年还清;沈阳的房子,贷款40万元,每月需还3500元,分20年还清;宝马轿车贷款19万元,每个月5000元,需3年还清。

此外,为方便接更多的业务,满足更多不同需求的客户,2015年初,他还租下一处写字楼内的物业,投入20余万元改造成摄影棚,并购买了全套最新的摄影器材。现在,摄影棚的月租金是7500元,聘请的一位固定助理月薪则为6000元。也就是说,一个月即使什么都不做,也有3万多元的固定开销。

另外,女儿私立幼儿园的学费是10万元/年,将来儿子也计划在此就读。这意味着,两个孩子三年幼儿园需要另外准备60万元学费。

“我不敢休息,甚至不敢生病。”时会理说,因为他觉得,只要自己一停下来,所有的一切都会消失。

“有一天一个朋友突然问我,你有什么爱好吗?”时会理说,“我—下就愣住了,脑海一片空白,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沦为一部没有感情的赚钱机器,对生活中的一切都失去兴趣,于是只好回答,我的爱好是赚钱。”

“最近,我开始特别羡慕身边的很多明友二”时会理说,他有一位同事,家住燕郊,月赚五六千元,进城要挤2个小时的公交车,可是每天可以睡足10个小时以上;相比之下,自己每天睡眠时间最多只有四五个小时,有时候身体明明已经累到不行,但就是睡不着,脾气也变得暴躁易怒。

还有一些朋友,虽然只是时不时在友圈发一朵形状可爱的云、带着光晕的花,或者夕阳的倒影,但也让他异常羡慕,因为连看电影都走神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冲动去抬头看一看天,低头闻一朵花。

“如果有一天,我赚到足够多的钱,实现了财务自由,只想好好休息一个月。”时会理说,这一个月,他什么都不要去想、不要去做,每天只要无所事事地躺着发呆、晒太阳。不过,赚到多少算足够,他并没有仔细去想过。

时会理的这种心态在大陆的中高收入人群中并非个案。全球个案研究集团益普索在2014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中国中产人群生活质量研究》报告也得出类似结论。根据调查,内地中产人群的整体幸福感评价得分仅为6.78分(满分为10分),与收入水平显然并不匹配。

扩张还是萎缩?

随着近年来大陆经济形势和社会结构的变化,中产阶级是在扩张还是萎缩,成为一个愈来愈引人关注的话题。

一方面,官方主流声音一直在表态,政府正在致力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不少官方媒体也经常以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中产阶级的萎缩做对比,力证大陆中产阶级正在明显增长,甚至有学者评价中国已进入中产阶级发展的黄金时期(陆学艺2010年2月1l口《现在是中国中产阶层发展的黄金时期》,发表于《中国青年报》)。

但是也有一些观察人士持慎重观点。有学者提出,前两年得到迅速发展的不过是中产阶级中的一个子群,即官员和国企管理者,这种发展是以牺牲其他中产阶级群体为代价的。

甚至有观点认为,虽然没有全面的统计,但是通过各个层面的观察可以发现,经济危机造成的就业困难、金融资产流失以及高企的房价,已经造成了中产阶级的萎缩与流失。

这与大陆中产阶级的焦虑是不谋而合的:求上不能,又害怕被拖回底层。近年来的移民热潮,在—定程度上来看,就是焦虑情绪的反映:当一个人认为自己已经没希望更进一步,下一代也缺乏清晰的前景,就会图变。

因此,在经济增速放缓、就业与提高收入等均面临严峻挑战的今天,如何通过社会保障体制、福利政策、税收政策等方面做出适当的调整,非常重要。

悉数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的历次政策调整,如私营制的放开、外资企业的进入、住房制度改革、股市重开、高校扩招、城市化进程提速,物权法通过实施等,有不少新政都给中产阶级的成长营造了合适的环境,促成了中产阶级规模的扩大。

但是也有一些制度阻碍了中产阶级的继续扩大,例如收入分配制度的不平衡、股市等金融体系的不稳定、户籍制度的不够开放等。而这些,也是中国未来改革进程中无法忽视的内容。

税收政策也从细微处影响着中产阶级群体的走势。但在近年来海内外的各种统计报告中,中国大陆的“税负痛苦指数”一直高居前列。

按照一般定义,大陆中产的标准一般为月收入1万-5万元,但根据现行个人所得税率,月收入超过8000元税率即高达20%,12500元以上则为逐级可累进至25%-45%,这种简单“一刀切”,没有考虑生活成本和家庭负担,是很多中国纳税人感觉痛苦和不公的原因之一。

近年学界倡议按家庭征收个税,可以把家庭所有成员的收入叠加,都纳入到个人所得税的计税基数中,在扣除抚养孩子、赡养老人、房贷、医疗等基本生活成本支出后,再对总收入的剩余部分征税。做到了因人而异的纳税,这也是很多发达国家和地区通行的个税征收方式。不过,出于政府的保税需求,以及缺乏配套执行措施和人力等原因,这一方案至今仍在原地踏步。

在一些中产阶级看来,大陆近年来一系列的税费政策调整,不仅没有减轻他们的压力,反而令他们的负担逾加沉重。例如一直居高不下的消费税,以及正在酝酿、即将出台的房产税、遗产税,甚至交通拥堵费等。

以房产税为例,虽然该税收在讨论阶段被很多专家预测将可以有效打压房价,改善大陆房地产发展模式,但是已有专家指出,根据外国经验以及市场经济学原理,现阶段开征房产税,不仅不会降低房价,反而会成为房价上涨的激励机制。一方面房产税是按照住宅价格的一定比例征收,地方政府完全有动力进一步抬高地价,进而抬高房价,这样就可以多征税。另一方而,房产税的代价完全可以向下游转嫁,提高二手房购房成本或者租房者的租金。

经济学家谢国忠曾称,“中国大多数反常的经济行为都是由政府急切地寻求财政收入所推动的。”在一些学者眼中,该税种最终又将演变为压在中产阶级头上的一根稻草。中国社会学学会副主席卢汉龙则认为,为社会流动提供均等的机会,是对一个公平社会的基本要求。当机会均等时,社会可以容忍的差异电较大。在一个充满机会的社会里,人们想得更多的往往是如何抓住机会,改善生活,而不是别人拿了多少、拿得是否公平。而公正程度最差的社会则导致劳动人民极少获得,甚至完全没有改善生活的机会。

卢汉龙认为,打造公平的阶层流动渠道,特别是制造更多向上流动的机会,是中共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减小贫富差距的最有效办法之一,也有利于中国乃至世界未来的稳定发展。

本文摘自《凤凰周刊周刊》2015年第32期,如需订阅,请点击下面链接按钮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