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详解2015中国经济路线图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5-11-02
摘要:详解2015中国经济路线图 中国经济已步入新常态,过往累积的经济、环境、社会等矛盾不断浮现。中国政府必须顺势放慢节奏,下决心改革阻碍增长的诸多体制。而今年两会期间提交审


详解2015中国经济路线图

1446456872750173.jpg

中国经济已步入新常态,过往累积的经济、环境、社会等矛盾不断浮现。中国政府必须顺势放慢节奏,下决心改革阻碍增长的诸多体制。而今年两会期间提交审议讨论的《政府工作报告>,则为处于转型期的中国描绘出2015年经济发展和改革的路线图。

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进入新常态之际,中国政府将如何适应和引领新常态?经济能否保持一定的增速并完成转型升级?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一举一动备受海内外关注。

3月5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北京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代表国务院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李克强在指出中国政府完成了2014年的主要目标任务的同时,也坦承存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环境污染严重,部分公务员不作为、乱作为等问题。

2014年,中国GDP总量达到10.4万亿美元,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超10万亿美元的国家,其GDP是第三名日本的两倍多,是新兴经济体印度的五倍有余。

然而,近期全球经济仍处低迷状态,各大经济体走势分化,美元走强,欧洲、日版则不得不祭出量化宽松政策,新兴经济体增速回落。中国经济则进入新常态,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已转到中高速,面临增长速度换挡、结构调整阵痛、长期矛盾凸显等难题,向中高端产业升级也面临诸多挑战。

李克强所作报告提供了管窥中国发展状况的诸多信息。

增长模式微妙变化

2014年中国GDP达到63.6万亿元(约合10.4万亿美元),比上年增长7.4%,同时居民消费价格(CPI)仅上涨20/0。从增量上看,2014年中国经济总量较2013年增长8665亿美元。而全球排名第十七的土耳其在2014年的GDP为8389.7亿美元。如此增量使得中国持续成为全球增长的最主要引擎。

另外,中国经济广受诟病的粗放型和投资拉动模式,也正发生着变化。

“前年的城镇新增就业1310万人,去年是1322万人。去年增速为7.4%,比前年降了0.3%。这说明经济增长带动的就业量高一。”国务院研究室主任、《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负责人宁吉喆表示,中国目前GDP每增长一个百分点,能带动180万人就业。而在2009年,这个数字是80万一100万人。

此外,多项数据显示中国经济的结构与内涵正在逐渐调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上升3qo,首次超过50%,达到51.20/0,投资贡献率随之下降。服务业增加值比重46.9%提高到48.20/0。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速快于东部地区。能耗强度下降4.8%。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9.290,快于城镇居民收入增长的6.8%。

中国去年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达1196-亿美元,居世界首位。这显示中国对外资的吸引力依旧强劲。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林桂军向《凤凰周刊》表示,外资撤离的主要是一些低端的失去竞争力的产业。

2014年被中国定调为“全面深化改革元年”,中国政府需要完成数十项改革任务,以释放市场活力,对冲经济下行压力。这些改革任务大多尚处于启动实施阶段,且一些改革在过往就难以启动。

根据报告,中央政府去年取消和下放246项行政审批事项,在两年内完成原本计划五年完成的目标一一减少1/3行政审批事项。这期间新登记注册市场主体达到1293万户,其中新登记注册企业增长45.9%,中国青年掀起以互联网创业为代表的新创业热潮。

去年通过的新《预算法》标志着中国政府支出将受到更有力的约束,国家治理现代化迈出了关键一步。政府自身支出受到—定控制,财政用于民生的比例达到70%以上。

但这些还处于启动阶段的改革,其效果不会即刻显现,多年累积的经济和社会矛盾却仍在释放。

李克强在向全国人大述职时坦率地谈及这些矛盾:“投资增长乏力,新的消费热点不多,国际市场没有大的起色,稳增长难度加大,一些领域仍存在风险隐患。”“经济发展方式比较粗放,创新能力不足,产能过剩问题突出,农业基础薄弱。”“群众对医疗、养老、住房、交通、教育、收入分配、食品安全、社会治安等还有不少不满意的地方。少数政府机关工作人员乱作为,一些腐败问题触目惊心,有的为官不为,在其位不谋其政,该办的事不办。”

中国领导人显然决心在“稳增长’基础上,通过“调结构”与“强改革”,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改善民众的各项福利。

更有质量的7%

李克强在报告中将中国2015年GDP预期目标下调为增长70/0左右,比过去三年预期目标下调0.5%。这引起海内外的高度关注,当然也符合各界先前的预期。在此之前,中国大部分省区市已经下调了当地的GDP增长目标。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义平表示,中国过去的快速增长是有原因的:第一,基数小,产业空间大;第二,发展的资源环境压力不大;第三,劳动力等要素成本低,改革开放的政策取向,国际经济也处于上升期。“这些条件永远不可能复制了o中国经济实际进入了新的、稳健的发展时期。”

李克强在报告中明确表示,经济下行压力还在加大,发展中深层次矛盾凸显.2015年面临的困难可能比去年还要大。

目前,全球经济深度调整,复苏乏力,这导致中国经济向来依赖的外需难以提振。更为关键的是,中国经济自身增长动力不足,政府长期习惯投资拉动增长,但目前制造业产能过剩、楼市交易低迷,使得投资手段难以施展。消费需求则碍于居民收入,难有大的提升。中国经济正处于新旧增长点青黄不接时期。

7%的背后,是中国诸多领域经济指标的调整。如中国2014年粮食产量达1.21万亿斤,实现“十一连增”,今年粮食产量则要求稳定在1.1万亿斤以上。

农业部农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宋洪远表示,这出于三个因素:一是粮食供求形势良好;二是农业生产有自然规律;三是“十一连增”是靠对化肥、农药、土地、水等资源环境的大量消耗,是不可持续的,必须转变农业生产方式。

各界普遍认为,中国政府适时将国内生产总值预期目标下调为增长7%,是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被动之举,也是主动适应经济新常态。

中国决策层在2014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就是认识、适应和引领新常态。并将新常态的内涵概括为四个转向:“正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经济发展方式正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率型集约增长;经济结构正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存的深度调整;经济发展动力正从传统增长点转向新的增长点。”

中国领导人已决心顺势而为,变被动为主动,淡化追求增长的高速度,转而把更多精力用在提质增效升级上,为结构调整争取时间和空间,最终摆脱粗放的投资拉动增长模式,建立更加集约、更加平衡的新增长模式。否则经济将可能在旧模式里越陷越深,错失迈向中高端的良机。

至此,地方政府没有了高增长目标的巨大压力,就能腾出更多精力,切实执行改革、民生、环保等任务。企业也将调整心态,不再寄希望于大规模刺激政策,专注技术升级与模式创新。

宁吉喆表示,在中国语境内,将10%以上的经济增长定义为高速增长,7%则属于中高速增长。但国际标准认为7%已经属于高速增长。“而且同样的增长速度要联系到质量改善、就业增加、收入增长和可持续发展来看。”

政策平衡将更艰难

2015年对中国决策层的最大考验恐怕并非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而是在所谓“稳增长”与“调结构”间达致平衡。政府需要出手关停多行业过剩产能,加大环境污染监管,但这势必影响增长与就业,乃至引发社会冲突。若中央政府退而只求维持增长,则会错失转型机会,同样会遭遇社会反弹。

因此,决策层只能左右奔突,寻找最大边界,力求实现双赢,比如发明区间调控,倾斜性的财政、货币、公共投资与产业政策等。

从报告可以看出,中国在今年将采取更积极的财政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方面,今年拟安排财政赤字1.62万亿元,比去年增加2700亿元,赤字率从去年的2.l%提高到2.3%。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刘尚希表示,财政政策也是社会政策,在指导思想上不再只追求经济目标,也会向结构调整、民生、环保、促进公平等倾斜。在操作层面则体现三个结合:一是力度和效果结合,不仅看吃药剂量,更要看疗效;二是增量与存量结合,不再一味增加投入,也要唤醒巨量沉睡财政资金;三是投入与引导结合,比如通过PPP模式,引导社会资金参与。

货币政策方面,报告指出,广义货币M2预期增长12%左右,在实际执行中,根据经济发展需要,也可以略高些。但观察人士指出,宽松货币政策恐无法奏效,资金尚难流人实体经济。

消费方面,对于房地产业,李克强的表述今年有了微妙变化,不再出现“调控”、“抑制”等词语,转而强调“稳定住房消费”,“把一些存量房转为公租房和安置房”,“支持居民自住和改善性住房需求,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市场人士据此认为,楼市政策料将进一步放松。对于居核心地位的实体经济,李克强在报告中首次提出“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等产业升级计划。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副部长石耀东向介绍,去年中国第二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3%。传统优势行业升级改造步伐加快,钢铁、水泥等落后产能压缩任务如期完成。新能源汽车产量增长5倍多,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2.30/0,装备制造业增长10.5%,远远超过其他制造业大国。

但他也承认产能过剩、工业品价格低迷、尤其创新能力不足始终困扰工业增长。石耀东建议,政府应采取各种可能举措支持企业创新升级,并与“互联网+”计划对接,把工业互联网化作为制造业升级的重要方向。

伴随着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及转型前景尚不明朗,海外关于中国将爆发金融危机的预言接连不断。而不发生金融危机,恰恰是中国稳步推进增长、改革与结构调整的必要前提。

对此,国务院研究室国际司机副长李继尊对《凤凰周刊》表示,去年以来,中国的企业债、产能过剩、房地产、影子银行等风险有所积累;但政府对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高度重视,采取了一系列强化监管的措施,并正在推动建立存款保险制度。

“目前,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25%,财政赤字率和政府负债率均在警戒线以下,外汇储备充足,中国的金融风险总体可控。”李继尊称,防风险是金融业永恒的主题,一刻也不能放松。今年影响金融稳定的因素错综复杂,特别是宏观经济走势、房地产市场调整、美元走强牵动全局,必须做好应对准备,坚决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抓住改革良机

中国经济已步入新常态,过往累积的经济、环境、社会等矛盾不断浮现,这些都让政府必须顺势放慢节奏,下决心改革阻碍增长的诸多体制。

根据报告,中国今年将推动行政、价格、对外开放等多领域改革。李克强在报告中表示,中央政府2015年将继续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简化注册资本登记,清理规范中介服务。报告承诺,省级政府今年公布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要求地方政府同样要简政放权。

对于高压反腐后出现的懒政、怠政现象,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王满传表示,将改革激励惩罚机制,对每级政府、每个岗位都要完善政绩考核体系,对不作为还要公开曝光。

价格改革方面,报告将2015年CPI涨幅预期目标定为3%左右。事实上,今年1月、2月中国CPI增长率分别是0.8%、1.40/0。宁吉喆对此解释,30/0左右的预期目标为价格改革留下了空间。

中国近期的低通胀确实使价格改革面临难得机遇,报告对此部分的表述也比较清晰,显示已取得较大共识:要大幅缩减政府定价种类和项目,具备竞争条件的商品和服务价格原则上都要放开。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完善资源性产品价格,全面实行居民阶梯价格制度等。

环保问题一直是近些年的社会关注焦点,李克强在报告中宣布2015节能环保目标为,台B耗强度下降3.1%以上,主要污染物排放继续减少,这是中国政府首次将环保目标和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并列。中国料将在改善环境方面采取更加实质的动作。

国务院研究室综合一司副司长范必告诉《凤凰周刊》,治理环境要取得实效,首先最重要的是企业存续过程中的全过程排放监管,其次要加大投入。

范必认为,最根本是深化能源与环保体制改革,加大电力、油气等体制改革的力度。他举例说,大型重化工项目审批权高度集中于国家有关部门,往往多年得不到批准,市场对这些产品又需求旺盛,于是大量达不到环保要求的小企业遍地开花。此类机制问题存在于各个领域,使得中国环境问题愈演愈烈。

对于外资关注的中国能否在更多领域开放准入问题,报告显示,将实施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重点扩大服务业和一般制造业开放,把外商投资限制类条目缩减一半;大幅下放鼓励类项目核准权,积极探索准人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等。

林桂军对此表示.“让国外的高端服务业进来激活我们,中国才能更陕找到增长点,转型升级才能够实现。中美BIT谈判,最起码在生产性服务业方面应该几乎全面开放,除了涉及国家安全的。中国经济还是很有潜力的,现在核心问题就是开放的胆子太小。”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赵作海:与监狱的漫长告别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