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一个“降落伞少年”的美利坚生活

来源:凤凰周刊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5-11-18
摘要:“你准备申请哪所大学?” “我还没上高中呢。” 来自中国东北的少年Kevin,年近15岁,却已身高1.81米,体型宽厚,说话也显得特别成熟,让人很难将其与实际年龄联系起来。 《凤凰

1447838688130188.jpg“你准备申请哪所大学?”

“我还没上高中呢。”

来自中国东北的少年Kevin,年近15岁,却已身高1.81米,体型宽厚,说话也显得特别成熟,让人很难将其与实际年龄联系起来。

《凤凰周刊》记者第一次见到Kevin是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他正准备前往美国开始其新学期。他推着的行李中最大的是一套高尔夫球装备,连同一个半人高的箱子,都要被运到美国。Kevin称,今年他参加了学校的高尔夫小组,所以特意将这套家里的装备搬去美国。

两年多前,12岁的Kevin成功申请了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州的沙特克一圣玛丽中学(Shattuck-St.Mary's School)。学校位于该州最大城市明尼阿波利斯郊外20多公里。坐落于美国中北部大平原间的校园是一座座中世纪风格的古老建筑。在这里,Kevin-年的学费大约是30万到40万人民币。如果选择不住校,学资会少不少,但该校现有的40名中国留学生只有一人不住校。

没有了每周的升旗仪式,也没有了每天的早操、课间操、眼保健操,甚至没有早自习,也不再经历中国学牛的书山题海,Kevin“降落”美国后经历着截然不同的学校生活。

李某一曾经就读的学校

美国中学分为公立和私立两大类。原则上,外国学生不能申请公立中学,因为公立中学建校资金及各项费用支出来自美国本土税收,学校的职能是为辖区内纳税人的子女提供义务教育,采取就近上学原则,学费、课本费全免。不过,美国公立中学可以招收国际交换生,但期限是一年,一年之后交换生必须回到派出国,此后想要继续在美国学习,就要转入私立中学。

美国私立中学隶属于私人机构和宗教团体,由民问出资,供当地或外国学生就读。留学生一般都申请就读私立中学。美国私立中学按住宿情况不同可以分为走读学校和寄宿制学校;按学校性质不同又可以分为宗教学校、军事学校和大学预备学校;按招生性别不同义可以分为男生学校、女生学校和男女混合学校。

沙特克一圣玛丽学校前身是一所军校,至今一栋男生宿舍楼进门的门廊上还刻着越南战争中战死的学生的名字。现在这里是一所私立寄宿制为主的教会学校,主教堂是校园里最突出的建筑。不过学校比较开明,在信仰问题上没有任何干涉,也不会到周末要求学生去做礼拜。

该学校是男女混校,招生面向全球。日前总共600多名学生里,有大约400名住宿生,国际留学生大约150人,其中40人来白中国大陆,是外国学生中最大的群体。中国大陆学生主要来自北京、上海、深圳三地。

如果仅仅提名字,沙特克一圣玛丽学校显然是不太为中国人所知的,但如果提到该校曾经的一名中国留学生,中国人一定非常熟悉——李某一二事实上,Kevin的这位学长,其故事在沙特克一圣玛丽学校也算一段“传奇”。 沙特克-圣玛丽学校管理非常严格,“校规特别详细,有一本新华字典那么厚”Kevin告诉《凤凰周刊》,美国的学校非常重视对学生进行守法意识的教育,所以,“那些违法的,比如洛杉矶施虐同学的,有报道说他们事发后表示之前不知道这是犯罪,以为只是一般的小错误,我不太相信这种解释。”

沙特克一圣玛丽学校对学生的管理有独特的“白卡与红卡制度”。在学校犯一些小错误,会得到一张白卡,三张白卡就要被罚在周六清晨8点到图书馆上三个小时自习进行自我反思。而一些大错误,比如打架、喝酒、抽烟之类的,则会发给红卡。红卡视情况的不同会给以从警告到开除的惩罚。一般积累两三张红卡会被开除,但考试作弊、吸毒等这样比较严重的违纪,则一张红卡就可以开除。还有一种惩罚叫14天强制离校,执行这种惩罚会导致被罚学生在此期间不能参加考试,从而影响其总成绩,期间耽搁的课程也没法补上,对该学生的升学产生长期影响。

李某一在学校就读期间的故事在中国学生巾广为流传。有说法称他曾多次违纪,行为不一,受到过包括白卡、红卡在内的各种惩罚措施,最终被勒令退学。

据了解,李某一在沙特克一圣玛丽学校就读期间,喜欢独来独往没太多朋友,李某一交作业、考试情况据称都不理想,还曾在课堂上与老师发生过争执。

李某一曾被处以强制离校14天的惩罚,原因据称是曾经在学校的公共电脑教室里观看不雅视频。

之后李某一曾短暂回国。回到美国后,不到两三个月,李某一又和其美国室友起了冲突。闹僵了之后,李某一就在其室友的饮品中偷偷倒了洗衣液,导致其室友被送往医院,李某一因此被学校开除,从此从这个中学消失。再后来大家听说李某一的消息,已经是2013年在中国国内炒得沸沸扬扬那个涉嫌轮奸案。

在李某一案庭审期间,不少大陆媒体联系过沙特克一圣玛丽学校,校方承认李某一曾于2009年秋季到2010年春季在该校八年级就读,但以“保护任何学生的个人信息”为由拒绝证实李某一离校的原因。不过大陆媒体《法制晚报》报道称,李某一就读期间的辅导老师亨利·道尔(HenryDoyle)证实,李某一是因为不遵守学校的规定而被开除。

《凤凰周刊》记者也曾致电沙特克-圣玛丽学校校长办公室,校长助理对相关问题未予表态,要求记者发邮件询问。但截至发稿,并未给予回应。当然,李某一也并非特例,美国学校里确实奇特的人、离奇的事特别多,学生们玩出的花样比在大陆的学校多了不少。

沙特克一圣玛丽学校里有三个小有名气的“技术宅”。其中一个是来自深圳的男生,他不知从哪里搞来一批象牙,然后自己在宿舍里面用各种专业工具进行打磨,做成工艺品冉拿出去卖。这位男生还精通网络技术,曾经侵入学校的系统,把同学父母的工作信息盗取出来做成资料广为传播。这名男生据称还曾弄来一只野狼的头,在宿舍里切开头颅做标本,气味难闻:两次事件后这名男生被要求离校。

在明尼苏达州,医用大麻是合法的。但学校里还是会禁止,宿舍里也查得很严。有一个韩国留学生为了吸大麻不被发现,竞然在凌晨一点多从二楼的窗户向外爬到了宿舍楼的房顶上去吸食。

在男女关系上面,沙特克-圣玛丽学校不仅不会干涉,甚至会有鼓励,只要不太过分。每年学校会举办舞会,一些情侣会得到大家的祝福。曾经有两个男同性恋还当着在场400多名同学和200多家长的面接吻,让整个场面甚为尴尬。而一个长得特别帅的男生,则一次带了三个女生作为伴侣参加舞会。

中国留学生人数呈增长趋势

“今年不知道怎么了,中国学生暴增,仅我们初中部,中国学生男生已经达到7个,女生11个,而此前中国学生来读初中的最多不会超过11个。”Kevin告诉《凤凰周刊》,过去大多数中国学生起码都是初中毕业后才到美国读书的。

沙特克一圣玛丽学校的费用,除了学费以外,加上各种医疗保险等,一年将近40万人民币。因此,米这里念书的中国孩子的家庭都要有相当的经济实力。这些家庭条件优渥的小孩在美国的其他花销也不会少。Kevin的父母经常责备Kevin花钱太多,但Kevin发现,他在学校的中国学生里,可能只是花钱排倒数第四、第五的,花钱多的一年下来学费加生活费能达到100万人民币。

沙特克一圣玛丽学校的招生有一套自己的流程,需要申请者提供之前的学习成绩、家庭背景,还要通过面试,尤其对学生的家庭背景相当看重。

“美国这些学校有点特别的是,不仅在乎孩子父母是做什么的,还在乎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以前是做什么的。”

Kevin回忆,当时父母给自己做了一份几乎完美的档案,申请了三个学校,三个学校都获得了成功,此后又顺利通过了面试,最终成功入学。

学费的门槛以及招生的过程决定了到这里念书孩子的家庭必属社会上流。据Kevin介绍,来自中国的学生,其家长从事房地产行业的较多,近两年金融方面、公司高管等也纷纷多起来,从事的行业也五花八门。

“关于是否有‘官二代’很难说,平时大家也不会主动说起这些事,我也不太好主动去问,而且如果真的是‘官二代’,那一定是藏得最深的。”kevin告诉《凤凰周刊》。

回顾在沙特克一圣玛丽学校两年多的学习生活,Kevin记忆深刻的是,他到学校感觉最大的不同,首先就是作业通过一个校内邮箱下发,考试成绩也通过校内网络查看,并不会像中国那样公布出来,而是需要自己输入密码去看。

学校有关于校服的规定,而且很详细。学生平常上课必须穿校服,男的穿黄色卡其裤,上身是印有校徽的T恤衫,有红色、白色、黑色三种颜色。T恤必须掖在裤子里面,外面的羊绒衫该怎么穿,腰带该怎么系,指甲不剪怎么样,胡子不刮怎么样,这些都一一有规定。

不过一学期中也有些日子不需要穿校 服,女生会打扮得漂亮性感,穿热裤丝袜露个腿什么的,碰到比较严肃的老师也会被要求去换。

Kevin回顾自己到美国生活,觉得最大的障碍还是语言。“生活上一个星期也适应了,但语言的障碍让人特别难受。”Kevin告诉《凤凰周刊》,他到美国的开学第一天就迟到了,因为学校通知要出外野营,到一个印第安部落。但他听不懂相关通知,最终没有赶上。第二年才补上了野营这个项目。

不过迟到了一年的野营项目,Kevin并未觉得很有意思。学生们被安排住一些小木屋,白天屋子里热,吃的太少吃不饱,喝水还有铁锈味,晚上冷得不行,有的女生都睡不着。白天老师就坐在屋子里,学生在外面做一些幼儿园孩子才玩的游戏。Kevin觉得这些活动有些弱智,没啥意思,他个人不太喜欢这类集体活动。

在沙特克-圣玛丽,初中的课程基本上是固定的,到了高中就要自己规划课程,比较接近大学的方式了。如果自己安排课程太少,也会对申请大学造成影响。无论是高中还是初中,学校都没有班级概念,一个年级会有几个老师主要负责,但他们不是班主任。上课以小班进行,学生拿着自己的课表去找教室。

在美国从高中开始的成绩都会有记录,包括学生在学校活动的情况、受到的处分都会作为大学选择的依据。Kevin觉得,在美国虽然没有中国竞争压力这么大,但也不算轻松。并不是外界认为的美国学生就是整天玩,其实也是有相当大的压力的。

“如果你学习成绩实在太差,有可能会被劝退,被劝退就只有再去找其他的学校。因此在美国,如果你在一个学校待很久则是一个不错的记录,如果你转学多次,大学可能会看不上你。”

在这个学生来自全球各地的学校,中国人、韩国人、越南人总体平均成绩是排前三的。当然也有个别成绩不行的,中国学生里有过因为英文不行而被劝退的案例。

在沙特克-圣玛丽中学,来自世界各的学生没有什么国籍之分,都要一起上课,一年相同国家的学生住宿也被有意分开,有语言课程上,英语国家与非英语国家会区别。英语国家的学生自选一门外语,比多的是选西班牙语、法语、拉丁语等,非英国家的学生则需要通过ESL的课程和考试由于课程是强制的,而且学费高昂,这也威国际学校的一个重要的创收手段。

中国学生基本属于上课能听懂,但大部分英语都不算好。除了语言课以外,还有科学类课程,其中包括数学、物理、化学、物,还有历史类的课程,以及各种美术课、音乐课。

语言的障碍似乎也让中国孩子们自长与美国学校少了不少可能的冲突。Kevin觉得在美国的中国孩子的家长们尽管各个都身家殷实,在国内能颐指气使,但到了美国,到了他们孩子所在的学校面前却会柔软很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语言。“中国的家长即使他可能是某个职位很高的人,但大部分英文都不怎么样,像那些平时气场很足的人,如果语言不行,想表达的表达来,气场—下子就下来了。”

宅在宿舍里的中国学生

在这个国际学校,各国学生混住在一起,但不同国籍学生的行为模式和习是有很大差别。不上课的时候,中国大多宅在宿舍玩游戏,韩国学生和中生比较相似,而欧美学生则更多喜欢运动。

“欧美学生基本没见过宅的,中国人则大部分相反。好多中国学生说一口Chinglish(注:中国式英语),然后天天一到周末就宅在宿舍打游戏、看动漫,但论考试成绩,学霸级别又几乎都是中国人。欧美学生喜欢各种体育运动,我们学校有打冰球的,有周末组团打高尔夫的,登山的,看电影的,去逛逛的都有。而中国学生大部分会睡到太阳晒屁股才会起。”Kevin告诉《凤凰周刊》,大部分中国学生也主要是和来自本国的同学扎堆儿玩。

爱玩电子游戏是中国学生的一个大问题,Kevin也不例外。他第一年到学校疯玩游戏,除了上课以外,就几乎所有时间都玩游戏。特别是一到了周末,买一瓶叫“Monster”的功能饮料,然后就开始鏖战英雄联盟(注:一种网络电子游戏),一坐就是整整三天,他一度成了学校电游界的一朵奇葩。

学校为了阻止Kevin疯玩游戏,甚至用技术方式把他的账号封掉不让他上网,但Kevin得到两位“技术宅”的帮助,把学校的封锁破掉了。

不过现在Kevin已经没有之前玩得那么疯了,现在虽然也玩游戏,但也时不时会出去逛逛,不会一直闷在屋里。过去两年,Kevin参加了学校的合唱队,今年开始准备参加高尔夫小组,每周都要去训练。

Kevin身边的中国留学生,每三个男生里最多只有一个爱运动的,两个都是爱玩游戏看动漫的。爱运动的人一般也只是以打篮球为主。中国学生的生活基本上除了上课学习外,就是玩游戏看动漫,再加上一个篮球。Kevin说,“很多中国学生说是在美国上学,只是说在这个环境里上学,并没有真正能融入当地社会。那些平时特别宅的,情商都似乎挺低的。”

Kevin有个习惯,每年到学长们毕业的时候,他都会请这一批的学长吃顿饭,有次他请到的一个好朋友的室友也是那年毕业。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那人却一直旁若无人地看动漫,不搭理别人,等大伙吃完了发现他已经不见了,打电话才知道他已经回房间睡觉去了。

除了大陆学生以外,学校里也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来自台湾、香港的学生。相对大陆学生来讲,港台学生更加爱运动,和大陆学生不太—样,他们与大陆学生的交集也不是太多。 课堂之外,学校里的活动有很多,主要是各种兴趣小组。但中国大陆学生一般兴趣不大,基本上是能逃就逃。

沙特克-圣玛丽之前是一所军校,学校也留下了一个“耍花枪”的传统,就是类似军事仪仗队训练,又叫“甩枪队”。出乎意料的是,中国学生对参加“甩枪队”却有着出奇的兴趣.很多中国学生都会积极报名参加,目的在于参加这个活动就可以免除学校要求学生参加社区义工的义务。不过这个项目对身体要求特别高,一些身体素质不行的中国学生去训练一次就累瘫了被抬回来。

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是无形的

和别的学生不太一样,Kevin-般更喜欢和比自己年纪大的学长交往,与同龄人则没有太多共同语言,唯一的共同活动就是一起玩电子游戏。他有着同年龄的中国学生所没有的成熟。

他会关心社会与时事,对政治和历史感兴趣,会寻找那些在大陆看不到的东西去了解,也会和其他国家的同学讨论关于中国的话题,这和大部分中围学生对政治的漠然形成鲜明对比。一般的中围男生几乎只有学习、生活,最多再加上篮球,而他还自己计划出行,独自到过欧洲、到中东众多国家旅游,他这些行为对大部分中国初中生而言,可能只是想想也会被家人喝止。

Kevin还只是初中生,但他已经对自己的职业前景有所规划,准备大学时候在美国学习金融,然后到欧洲深造,再在欧洲的美国金融机构工作,最后再同到大陆的金融系统工作。这样的想法显然不无有他从事金融行业的父母对他的影响。

在Kevin看来,并不是因为在外念书,人就一定会变得更成熟起来。相反,缺少家庭的温情和中国式的管控,很多中国孩子在学校里变成宅男宅女,他的不同只是得益于童年时期正确的家庭教育与帮助。他的父母从他很小开始就会给他讲很多中国社会的现实,会让他接触更多的人和事,这让Kevin有了对社会事务的兴趣,在待人接物上也变得更成熟。

“我妈经常给我说,看到一个新闻或一个事,不要听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得自己去想这件事,这件事为什么会这样报道,有什么可能性在里面,有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不是听什么信什么。自己要长个心眼。”

Kevin认为,美国老师和中国老师最大的区别在于,中国老师的收入、职务升降和学生的成绩直接挂钩,而美国老师并没有这些,学生成绩最后怎么样和老师的评定没有关系,当然,学生也会对老师上课提供反馈,以保证教学质量。

“在美国,你的老师更像个人,不像个神,会让你觉得他是你的朋友,相互间是平等的,不会比你高很多。我觉得这可能是美国教育最成功的地方。”

洛杉矶施虐同学案件中,同案被告的12人中,其中有个别学生并未参与施虐,只是因为在场目睹,但没有报警而受到指控。Kevin告诉《凤凰周刊》,他所在的中学曾经也发生类似的事情。当时有两个欧美男生带一个女生去开房,另外有一个中国男生看到了,他并没有参与,只是在开房的酒店周围转悠。那个中国男生还拍了照片并上传到一个名为Snapchat的阅后即焚app上。后来事情外泄,那个女生否认自己自愿,指控两个欧美男生强奸。那个中国男生因为知情没有报告老师,也受到了学校的处罚。

对于洛杉矶施虐案,Kevin指出,大多数来美国上学的中国孩子,不管主动还是被动,都会对美国法律多少学习一些的,那些庭上说白己不知道施虐同学在美国是犯法的人,可能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中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由于对未成年人犯罪行为没有适当的管控措施,造成这个法律事实上成了“未成年人犯罪保护法”。而在美国,受害方向老师、向学校、向司法机关都有投诉的渠道,施虐的小孩即使自己不受惩罚,他们的父母也会被追究连带责任,这些都是美国制度上的优势。

事实上,洛杉矶施虐案进入司法程序后,一个施暴学生的父亲试图花钱贿赂证人的行为被曝光,这更加充分说明了“孩子某些行为其实只是家长行为的缩影”。美国媒体在报道这个插曲时,也都喜欢戏谑地加一句:“在中国,校园霸凌事件通常都用钱来帮助解决纠纷”。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