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印尼骚乱波及华人:仇华谣言蔓延,用成龙照片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03
摘要:记者 刘壹昭 编辑 嘉沐 在印度尼西亚住了三年,中国工程师李萌从未见过首都雅加达发生如此大规模的骚乱。他在朋友圈中晒了两张照片,第一张图中,手持黑色军盾的印尼军警将抗议

记者 刘壹昭 编辑 嘉沐

在印度尼西亚住了三年,中国工程师李萌从未见过首都雅加达发生如此大规模的骚乱。他在朋友圈中晒了两张照片,第一张图中,手持黑色军盾的印尼军警将抗议人群团团围住,骑摩托车的抗议者试图突破军警的封锁;第二张图是电影《复仇者联盟》中超级英雄的合影,配文是“明天拜托了”,表达渴望被解救的心情。

五年一次的印尼大选于当地时间5月21日凌晨2时划上句点。现任总统佐科·维多多以约10%的领先得票率击败对手普拉博沃·苏比安托,成功获得连任。由于选举结果的公布时间较原定计划提前了数小时,后者对选举结果拒不承认,并指认佐科选举舞弊,号召支持者发起抗议。

印尼骚乱波及华人:仇华谣言蔓延,用成龙照片煽动,有华人出国躲避

5月21日,获得连任的现任印尼总统佐科在访问雅加达行政市一个贫民区时发表了胜利演说。图源:雅加达邮报

由此开始,雅加达的局势走向白热化。数万人走上街支持败选的总统候选人普拉博沃。21日晚,抗议民众聚集市中心的选举监督局大厦外。起先还算和平,但有一批人在深夜11点突然闯入,并与警方发生冲突。随着对峙逐步激化,雅加达市中心的帕谭布兰等地爆发骚乱,整整两天才逐步平息。

据《雅加达邮报》报道,截至5月23日下午5时,这起骚乱共造成8人死亡、737人受伤。警方扣留数百名涉嫌引发骚乱的人员。其间更传出关中国的谣言,进而引发外界对当地华人是否遭遇人身威胁的担忧。

“仇华”谣言在骚乱中蔓延

这次骚乱被视为是雅加达自1998年苏哈多倒台后发生的最严重骚乱。

火光之中,雅加达的部分街道逐渐变成战场,抗议人群向警方投掷爆炸物并点燃车辆,为驱散人群,警方则使用催泪瓦斯进行还击。选后印尼军警先在雅加达部署了3.2万人,22日增至5万人,出事后再增加到近6万人。

印尼骚乱波及华人:仇华谣言蔓延,用成龙照片煽动,有华人出国躲避

雅加达街头爆发骚乱,军警将抗议人群团团围住。图源:雅加达邮报

骚乱发生后,李萌所在的工程建筑公司宣布停工一天,并建议员工待在家中以避开骚乱。外交部领事司和中国驻印尼使领馆于5月20日发布安全通告,提醒在印尼的中国公民和机构密切关注当地形势,提高安全意识,加强安全防范,避免前往人员密集区域和场所。

除了中国,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和菲律宾等国都对印尼发出了相关预警。5月22日,雅加达市区地铁站、多栋办公楼和多所使馆关闭。由于冲突持续发生,部分地区道路被封锁,一些商场停业,部分学校停课。

李萌及身边的朋友大多选择在家等待消息。“有点担忧,但更多还是积极面对吧。”李萌告诉《凤凰周刊》。还有人干脆出国休假或者回国躲避。“确实有人担忧是否会出现类似1998年的‘黑色五月暴动’,国内的家人劝他们赶紧回家。”

印尼骚乱波及华人:仇华谣言蔓延,用成龙照片煽动,有华人出国躲避

夜晚,军警使用催泪瓦斯驱散人群。图源:雅加达邮报

上述担忧并非毫无缘由。据《南华早报》报道,5月22日的骚乱中,某些游行人员打出“反华”标语,称这些示威者不满佐科总统对印尼华裔社群的“偏护”。有印尼华人在社交媒体发帖说,“暴徒升级到种火烧车报复泄恨,丧失理智,华族子弟们要小心,注意自身的安全,害怕演变成趁火打劫。”

涉华谣言还在社交网络上蔓延。一则有关“中国维安人员杀害6名抗议者”的消息不断被传播,这则假消息称“中国将安全部队伪装成劳工派遣到印尼”,并上传机动部队照片,类似消息的配图甚至使用了香港影星成龙的剧照。另一则据称是骚乱现场的视频中,有示威者头目模样的人对周围人群发布“仇华”言论,散播诸如“印尼政府被中国控制,镇压军警是中国人”等谣言,并喊出“与印尼政府斗、与中国斗”的口号。

为了应对谣言,印尼当局禁止WhatsApp、Facebook等社交媒体的分享功能。印尼通讯部长鲁迪安塔拉表示,“限制是为了阻断引发‘仇恨’的内容传播。民众仍可发送文本及语音等信息,但发送照片和视频的功能将受到限制。”根据印尼网络诽谤法,制造和传播假新闻是非法的,有可能面临监禁处罚。

今年4月17日开启的印尼大选,被称为全球最大规模、最复杂的单日选举。据法新社报道,此次大选是首次同时举行总统与国会选举,并采取直接选举制度。8小时内,有1.9亿注册选民,前往80多万个投票站进行投票。

现年45岁的印尼华裔林和云是早起参与投票的选民之一。17日上午,他来到社区的投票站排队投票。选举站一旁的公告栏上,张贴着佐科以及普拉博沃的信息。为保证选举的公正透明,还有来自各政党的监督人员在现场进行监察。

轮到林和云投票时,他要将手中的四张选票投给四类行政人员——分别为正副总统、人民代表会议(国会)议员、地方代表理事会议员以及省议会议员,并用钉子在选票上“打洞”投票。“和社区的多数华人一样,我将选票投给了斗争民主党(佐科所在政党)。”林和云告诉《凤凰周刊》。

印尼骚乱波及华人:仇华谣言蔓延,用成龙照片煽动,有华人出国躲避

雅加达街头,军警对煽动骚乱者进行驱赶。图源:路透社

本次大选是自2014年以来,佐科与普拉博沃的第二次交锋。2014年大选结束后,依据不同民意调查机构发布的计票结果,时任雅加达首都特区行政长官的佐科与前国民军将领、前总统苏哈托的女婿普拉博沃均宣布获胜。之后根据印尼中央选举委员会的统计,佐科以53.15%的得票率领先46.85%的普拉博沃,赢得总统。当时普拉博沃同样拒绝承认大选结果,以投票和点票的程序不合理为由向宪法法院提出上诉,最终于同年8月被驳回上诉。

距离此次大选最近的一份民调显示,佐科的支持率为56.8%,明显高于普拉博沃的37%。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向《凤凰周刊》指出,两次大选结果均与民调基本一致,佐科的支持率始终在53%以上。

5月24日晚,普拉博沃法律助选团BPN的成员来到宪法法院提交总统选举诉讼案。普拉博沃竞选团队发言人丹农称,报告给宪法法院的案件证据包括佐科团队涉嫌参与金钱政治,使用预选票以及1750万个有问题的选民身份进行投票。宪法法院的审前听证会或将于6月14日举行,最终法院将于6月28日作出裁决。

最多华人参政的一次选举

“在北京街头不会有人觉得我是外国人,而在印尼,一眼就能看出我是华人。”林和云告诉《凤凰周刊》。

和林和云一样,不少出生及成长在印尼的华人,都面临身份认同的问题。祖籍福建的林和云出生于雅加达,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华裔。他说一口流利中文,但童年时并不如此。他说,当时社会氛围不允许公开说中文,父母便拿着中文课本去复印,让林和云偷偷去邻居家参加补习班。

高中时,林和云进入华文学校学习。因为不同于当地人的外表,他时常受到不良少年索要财物。更让他不舒服的,是学校以各种理由不允许华人学生在农历新年请假回家过春节。一次,一名华人学生在春节期间嗑瓜子被老师撞见,老师警告说:“你嗑瓜子是为了庆祝春节?这可是比嗑瓜子更可恶的事情。”

林和云高中毕业后去台湾读大学,之后留在当地工作。在此期间,他听说印尼在1998年5月爆发“黑色五月暴动”。这场暴动发生于印尼雅加达、棉兰、梭罗等城市,持续了约三天,数万名华人受到严重侵害。父亲打电话告诉他,那三天,他家所在的华人社区自行组织巡逻队,备好武器在夜间巡。大家轮流值班,以防骚乱分子出现。

时任总统苏哈托下台后,林和云回到印尼,感到社会氛围有了明显好转。“过去印尼华人是没法参与到政府系统中的,经商的较多,因此被当地人称为‘经济动物’。我回来后,想要从政的华人越来越多,各地华人参与投票的热情也变高了。”林和云说。

2019年的印尼大选,也是有史以来最多华人参政的一次选举。据英国BBC报道,16个参选政党中,几乎每个政党都有华人候选人。其中两个政党的总主席为华人精英,分别为印尼统一党总主席陈明立和印尼团结党总主席伍小惠。

现年37岁的伍小惠形象清新,曾任记者及电视新闻广播员。据《印尼商报》报道,伍小惠于2014年成立印尼团结互助党,并将该党明确定义为代表新生代的政党,旨在争取年轻人及千禧年以后出生的青少年选票。作为印尼媒体大亨的陈明立曾表示,自苏哈托倒台后,印尼的改革进程过于缓慢,他所在的政党有能力带来改变。

只可惜,上述政党均未获得国会入场资格。印尼法律规定,只有超过4%选票的政党才能分配到国会席次。根据计票结果,印尼统一党拿到3.18%的选票,印尼团结党拿到2.35%的票数。

印尼骚乱波及华人:仇华谣言蔓延,用成龙照片煽动,有华人出国躲避

4月17日,印尼选举投票日当天,在某华人社区投票站旁展示的候选人信息。图源:叶和云

许利平认为,此现象反映出华人参政热情空前提高,但想要真正发挥影响仍需努力。他告诉《凤凰周刊》,华人占印尼总人口的3%左右,虽然绝对人数在整个东南亚是最多的,但相对人数却是最少的。“单独的华人政党很难取得国会议席,需要和其他政党联合,吸引其他族裔力量的加入。”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投票中“千禧一代”选民(出生于1983年-2002年)占到四成,约为8000万人。这批“新生代”也成为印尼各方政治力量角逐的关键。

“伊斯兰国”回流人员参与骚乱

随着最后一批示威者在当地时间23日清晨离开,雅加达街头逐渐恢复了平静。市中心再度出现交通繁忙的景象,大部分地铁站恢复服务,当局还出动工人清理街道。

据印尼警方称,此次骚乱是有人在幕后策划煽动的结果。印尼国家警察发言人穆罕默德·伊克巴尔在23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一些“伊斯兰国”(IS)附属组织成员参与这起骚乱中。

被拘留的442名抗议者中,一部分人被认为是当地极端组织“伊斯兰捍卫者阵线”(FPI)成员。还有两名是“伊斯兰改革运动”(印尼文Garis)组织成员,据称曾将近200名印尼人输送至叙利亚。“他们本打算在5月21日和22日发动‘圣战’。”伊克巴尔说。

印尼骚乱波及华人:仇华谣言蔓延,用成龙照片煽动,有华人出国躲避

5月17日,警方逮捕一名疑似恐袭嫌疑人。图源:法新社

逮捕的嫌疑人中,一名身穿黑衣的女子引起警方的关注。这名32岁的女子头戴黑色面纱、背着黑色背包,试图在22日当晚突破警察的封锁,进入选举监督机构大厦。警方使用催泪弹迫使其离开后,对其背包进行了检查,却只找到古兰经、矿泉水和一些药品。

还有一名男子被称为“胡子先生”,是一名停车场工作人员。警方逮捕他时,发现他家中有一个实验室,而他曾用具有爆炸性的三丙酮三过氧化物制造过炸弹,并计划于5月22日引爆。

其他被捕人员大多来自雅加达以外的地区。“这不是自发性事件,而是有人精心策划。有迹象显示暴民收了钱,故意制造混乱。”雅加达警察局局长尤沃诺说,在骚乱现场,警方发现了一辆装满石块和武器的救护车,一些人随身携带装有现金的信封。仅在5月,当地警方逮捕了至少31名嫌疑人,并在他们身上搜查到11枚自制炸弹。警方担忧,这些人试图利用政治骚乱发动恐怖袭击。

在林和云看来,作为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印尼的伊斯兰教信仰和宗教保守主义倾向逐年增强。在他曾经就读的国立高中,如今无论是何种宗教信仰,女生都必须身着到脚踝的长裙校服。但20多年前,女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服饰,也能穿短裙。

去年2月,据BBC报道,雅加达郊外一所伊斯兰大学的学生宣布效忠“伊斯兰国”。随后,印尼国内出现身穿制服的极端组织支持者举行示威游行。

印尼骚乱波及华人:仇华谣言蔓延,用成龙照片煽动,有华人出国躲避

5月17日,雅加达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展示,在一个恐袭嫌疑人家中搜集到的证据。图源:EPA

这些行为引发印尼民众的担忧与愤怒。“操纵年轻人进行抗议、游行示威是很容易的事情,但当伤害发生时,承受痛苦的只有他们自己。如果你不同意选举结果,请使用合法渠道进行表达,而不是破坏和发泄。”一位印尼网友留言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副所长张学刚指出,近年来,随着 “伊斯兰国”主体结构的崩溃,一些武装分子开始回流,给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带来更大压力。

去年5月,印尼第二大城市泗水的三座教堂发生连环爆炸,造成26人死亡;今年1月,菲律宾一所教堂发生爆炸,造成20人死亡,随后“伊斯兰国”宣布对事件负责。

谈到近年在印尼发生的一系列示威活动,张学刚说,其中的大多数仍是以政治诉求为主,虽然有时搀杂一些宗教因素,与极端组织、恐怖组织的活动还是有区别。但他也提醒说,不能排除未来极端组织利用印尼国内政治问题制造混乱、混水摸鱼的可能。

佐科如何平息纷争

相较于留学欧美、与传统政治精英关系密切的普拉博沃,58岁的佐科出生于中爪哇省梭罗市的一个贫困木匠家庭,后于2005年参选梭罗市长并当选,由此走入仕途。他以朴素、务实的“人民之子”形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极易获得大众好感。

佐科在任期间,印尼通货膨胀率和失业率有所下降、投资增多、国家主权信用评级获得上调。外交上,他坚持对华友好的政策,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并表示将进一步争取来自中国的投资。普拉博沃以此为由,质疑佐科威与中国的关系,甚至指责其“卖国”。佐科的政府发言人祖海里·米斯拉维对此回应说,这都是普拉博沃制造的选举话题,并非事实。

许利平认为,普拉博沃发起的这场示威旨在向选举监督委员会施压,要求他们接受上诉。但普拉博沃应当认识到,这一结果很难逆转。“他跟佐科相差了约1600万张选票。再怎么舞弊,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差距。”

印尼骚乱波及华人:仇华谣言蔓延,用成龙照片煽动,有华人出国躲避

4月17日,印尼选举投票日当天,在某华人社区投票站旁展示的候选人信息。图源:叶和云

“绝大多数印尼人已经接受了选举结果,普拉博沃发起的抗议活动,反而让他进一步失去民心。”林和云说。

对于示威中出现涉及华人的口号,张学刚认为,这在印尼并不鲜见,与该国的文化历史及多元民族共存的特点密不可分。但他强调,这些涉华标语并不能代表印尼社会的主流民意,事实上,华人的贡献得到当地大多数人的认可。“本次大选是华人候选人参选最多的一次,也体现了印尼社会逐步走向开放和包容。”

面对近年来发生的恐袭威胁,佐科期冀于通过强化立法,遏制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滋长。去年泗水发生连环爆炸案后,佐科推动国会通过一项反恐法修订案,授予警方在行动上的更大权限。新的反恐法允许印尼警方对恐怖嫌疑人采取先发制人行动、延长对嫌疑人的拘留期限,并允许国民军参与反恐行动。

5月9日,佐科在雅加达举行的“印尼2045年愿景”推介仪式上对数百位地方领袖承诺:“接下来的五年,我没有任何(竞选)负担,将竭尽所能推行对国家有利的政策。”下一个任期,他将把施政重点放在以下几方面:解决经常账目赤字严重的问题;精简政府机构,提高行政效率;废除妨碍外资进驻的繁文缛节。

宣布“迁都”也是他作出的重大承诺之一。此前,印尼经济与发展计划部长班邦·布罗佐内戈罗透露,总统决定将首都迁离人口稠密的爪哇岛,但尚未选择新的地点。布罗佐内戈罗表示,这个过程可能需要10年。聚集了印尼最多人口与财富的爪哇岛一直都是印尼的“心脏”。BBC认为,将首都迁出爪哇地区,将释放一个强有力的政治信息,表示“这里”将会发生改变。

眼下的第一步,佐科亟需平息纷争,安抚民心。据安塔拉通讯社5月24日报道,佐科计划与普拉波沃尽快会面,以给政治局势降温。“人民会看好相关行动,这会缓和当前的政治局势,让一切降温。同时也要让人民知道,政治精英都保持着良好关系,没有任何问题。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他在雅加达总统府如此表示。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萌及林和云均为化名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凤凰WEEKLY】创作。已授权本站整理转载,责任编辑:胡小勇。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