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中国飞行学员在美航校自杀疑云:年仅22岁,疑遭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03
摘要:实习记者/ 韩荣 编辑/孙杨 直到儿子颜洋自杀13天后,杨双爱夫妇仍未收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美国USAA航校的任何正式消息。一年前在机场,她曾亲自送儿子上飞机赴美国航校学习飞行

实习记者/ 韩荣 编辑/孙杨

直到儿子颜洋自杀13天后,杨双爱夫妇仍未收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美国USAA航校的任何正式消息。一年前在机场,她曾亲自送儿子上飞机赴美国航校学习飞行,没想到再见面已是阴阳相隔。

美国中部时间2019年5月13号上午10点,22岁的年轻航校生颜洋的追悼会在达拉斯一家殡仪馆举行。父母,同期航校的150多名飞行员以及当地华人送了他最后一程。

在发言时,杨双爱泣不成声,被人搀扶。延迟获得消息、赴美签证被拒,半个月来这位母亲承受了常人难以忍受的悲痛。

参加告别仪式的人群向着遗体致哀,发言台右边是颜亲属和USAA航校全体中国学员敬挽的花圈。左边深咖色桌布上方,摆着的是颜洋的遗照,一副干净的学生模样,还有他喜爱的一些食物。

中国飞行学员在美航校自杀疑云:年仅22岁,疑遭不合理对待,同学悼念疑受阻挠


“有的人,生来就是为了飞翔,现在的颜洋终于回到属于他的天空。”同期飞行员用这样的悼词与颜洋道别。

一位同学表示,他们是冒着被停飞遣返回国的风险,想办法来参加追悼大会的。他们所在的USAG航校并没有为今天来参加追悼会的中国学员安排足够车辆。只安排了一辆大巴。而新校规不允许学生乘车超过25英里,但是举行追悼会的教堂离航校大约40英里。

该同学还透露,追悼会是颜洋父母的意愿,经过协商,由航校安排承办,至于为何不就近择点,原因无从得知。

中国飞行学员在美航校自杀疑云:年仅22岁,疑遭不合理对待,同学悼念疑受阻挠


“不敢相信,微信聊天停在未拆开封的红包”

2019年5月5日,直到颜洋离世19天后,杨双爱和丈夫颜庭耀终于来到儿子生前的宿舍。

在儿子自杀的洗手间内,颜母悲痛不已,手里紧紧抓着儿子生前最爱穿的一件红色外套,他不敢想象,儿子在生前最后一个夜晚,经历了怎样的绝望。

在不足10平米的小房间内,摆着两张小床,颜洋的小桌子上摆放着同学们帮着整理出来的学习资料,有些资料上密密麻麻地做了标注,大家都说他很认真好学。平时关系处的很好,同学们也自发地在他生前使用的书桌上摆了鲜花和蜡烛。

通过同期飞行员的描述,颜洋自杀当日的具体情况被一一还原。

4月16日早上7时左右,与颜洋同寝室的同批受训学员张海涛起床想去洗手间,发现洗手间门被反锁,当他用钥匙打开门后,发现颜洋躺倒在地,立即叫醒同寝室所有同学并拨打911。经911到场检查发现,颜洋已经失去生命体征,随后现场被封锁。

据目击者称:他的死因是颈部受挂在门把手上的窗帘固定绳套挤压而产生窒息。当地警方的调查结果已确认,颜洋是自杀身亡。

生前,作为美国航空集团中国飞行员102批次受训学员,颜洋从2018年4月开始在美国学习飞行,至2019年4月自杀前,累计飞行时间约60小时。

1997年出生于江苏淮安的颜洋,2015年加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技术专业学习,并于2017年11月通过USAG面试,2018年4月21日由深圳航空公司公派赴美开始训练。在美国航校学习的时间里,曾与他接触的朋友,对他都保留了善良,热情,积极的印象

中国飞行学员在美航校自杀疑云:年仅22岁,疑遭不合理对待,同学悼念疑受阻挠


据颜洋朋友称,校方第一次检查私用飞行员执照(以下简称私照)时,通知的时间是早上七点到九点半。当时颜洋的同学马虎,误把九点半当做开始时间。很早就到学校模拟练习。大概做到一半,见颜洋刚刚完成“主任教员带飞”下来,没过多会儿,颜洋跑了回来急切的告诉该学生,有检查官在等他。如果没有颜洋好心相告,他肯定失去机会,考取飞行执照的难度更大了。

“颜洋去中国超市,从未遗忘过大家托他带的东西,他做事情很负责。” 在悲剧发生前几日,颜洋的室友洗衣服,由于硬币不够,向颜洋借了8个硬币。颜洋没说什么,直接拿给他。虽然室友给他发了微信红包,但颜洋没收。问他为什么,他说算了。“我没想到,跟他的微信聊天记录永远停留在那个未被打开的红包。”室友惋惜道。

漫长的飞行等待与四封警告信

颜洋离开的洗手间内,洗手池一直在漏水,室友们说漏了很久了。宿舍里空调等设施也出现问题,上报后没有人来修理,如果反复上报,会被“拉黑”。不过,大家并没有纠结这些生活细节,他们只想按照训练进度完成飞行学习,毕业后回国。

“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多苦……”杨双爱在了解儿子的生活学习状况后泣不成声。据美国当地华人媒体侨报网报道称,颜母向陪同前来的深圳航空公司人员反应说:“我的好好的儿子,是学校逼死的。”

中国飞行学员在美航校自杀疑云:年仅22岁,疑遭不合理对待,同学悼念疑受阻挠


根据颜母回忆,颜洋去世前,正面临比较大的训练和考核压力。颜洋给她发来的最后一次视频大约是4月12日前后。“我问他最近怎么样,他说飞得不是太好,我说飞得不好,咱该回来就回来 ,他还答应我说行,没问题,会考虑转专业。”

4月16号悲剧发生后,颜洋的班长江明一直在照看他的遗物并与亲属保持联络。他说,“自己能做的就是整理与他飞行相关的报告,还原他学飞行的整个过程。”在江明看来,导致颜洋自杀的压力,主要源于美国航校期间不顺利的飞行训练和四封要命的警告信。

在2018年8月至9月期间,颜洋曾接连收到三封警告信。

“学飞行,也是需要运气的,遇到一个好的教员很重要。”颜洋的一位同期飞行员称,“他的运气不好。”

颜洋在美国的第一位教员,自己刚刚毕业,他对学生不做严格要求,导致在第一阶段的私照考核中,包括颜某在内的4名学生,考核均未通过。之后,颜洋曾申请换教员,但是被拒。

另外,在一般情况下,校方针对遇到问题的同学会安排“主任教员带飞”,即由技术更精湛的教员同飞辅导,帮助教员提升水平。而颜洋在接受“带飞”之前并没有机会做改进和提升训练,由于“带飞”表现不理想,所谓的提升训练,直接变为评估训练。最终,根据飞行情况,颜洋得到第一封警告信。

尽管之后他通过美国联邦航空局FAA检查,获得单飞资格,然而被教员要求跟飞3班后,第二封警告信也接踵而至。

时隔17天后,他再被安排飞行,又表现不佳,收到第三封警告信,校方向深圳航空公司提出了停飞建议。

自2018年9月18日至12月10日三个月间,颜洋没有接到学校关于任何飞行训练的安排以及通知,也没有安排心理疏导。

对此,派遣颜洋来学习的深圳航空公司和学校进行过反复沟通。“据我个人了解的情况,公司从我们递交的报告中,指出是我们的教员有问题,要求学校换学员。但是学校态度强硬,不让步。”

据了解,中国学生公派至美国航空集团USAA航校学习飞行,按照培训计划,需要考取私照,仪表,商照3个执照。而私照包括两个阶段,完成后就迎来期末考试,顺利通过后,美国联邦航空局(FAA)会颁发私照。

通常学期10个月,飞行时间约230小时。如果需要在“公费范围外”,增加飞行小时数量,需要学生自己额外支付USAA航校费用,每小时大约300美元。

在2019年2月4号前,“颜洋自费加时飞行10个小时之后,顺利完成单飞。单飞之后,颜洋被分配了教员,进度回归正常,进入私照二阶段飞行。”然后,却没预期顺利,他的新教员没有给他合理的飞行安排。

“颜洋后来总共飞了3班。第一班至第二班,相隔6天,第2班和第三班相隔5天。飞行需要连贯,保持有熟练度,这么大的间隔,很难飞出来。3班之后,他的教员离职,颜洋处于没有教员的状态,但是学校不认为有问题。”颜洋同批次学生莫南说道。

根据同期学生整理的飞行记录显示,最近一次的飞行训练是2019年2月4日,颜洋飞完最后一班后,曾多次询问飞行安排。等候16天后,颜洋被安排再次“主任教员带飞”。没想到这一次带飞又成为评估训练。

由于颜洋16天没有被安排任何飞行训练,在飞行中,表现不佳。

从此,再没有教员、没有飞行安排。江明说:“颜洋的飞行班次与班次间,时间间隔存在明显的不合理,间隔过长影响飞行训练正常进展以及飞行技术的构建。”

2019年3月29日,颜洋和班上同学一起去和私照经理沟通。整理了飞行记录,江明提出质疑。“我的同学并没有触犯任何一个需要重新评估飞行情况的条款,航校应该给他再分配一个教员。”

因为对目前的教员不满意,评估前,颜洋曾与私照经理尝试重新分配教员加训,但是私照经理答复他:直接进入评估飞行,比重新分配新教员要节省成本。而在评估飞行之前,他没有接收到任何相关的提升训练,所以结果并不理想。

随后,颜洋收到第四张书面警告,因为“进度太滞后”。

4月16号上午,颜洋本来被安排与私照经理见面。而这次沟通意味着会被遣送回国。不仅告别学飞生涯,作为公派生,由于未考取飞行执照,按照协议,还得向航空公司支付巨额赔偿。

数月以来,在漫长的飞行等待、与接踵而至的警告信中,颜洋的压力与日俱增,也许随着最后一封警告信的到来,如山洪爆发,终于吞噬了他。

在颜洋选择离开前的那个晚上,他依旧做了值日,把厨房给清理的干干净净。然后偷偷的一个人把闹钟设好,以悄无声息的方式离去,终究不愿打扰别人。

中国飞行学员在美航校自杀疑云:年仅22岁,疑遭不合理对待,同学悼念疑受阻挠


江明说,一直把他当作弟弟看待,知道他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也隔三差五会去他宿舍找他聊聊,虽不是特别深入,只是问最近怎么样?受不受得了教员的谩骂?但颜洋总是会笑着回答他,尽管很无奈,但也不知道怎么去帮助他,只是告诉他加油,坚持住。

在美航校 “中国学员一直很受歧视”

江明表示,悲剧发生后,同学们都表示难以接受,大家普遍认为,颜洋很认真努力,性格开朗,选择自杀与他在美航校这一年的经历有关。

“他写得一手好字,上课时很认真,随堂测试总有不错的得分。”颜洋上英语培训时的同桌回忆,那时每天的压力很大,但是颜洋和他们总是有说有笑的。

“大家对于颜洋选择这种方式离开,虽然很悲痛,但就他们对颜洋的了解,这不是逃避,相反地,他在用自己的力量去对抗和拒绝不公。”江明说。

多位同学均表示,颜洋的遭遇不是个例,在美航校学习的很多中国学生都遭遇过类似的待遇和问题。对于他们而言,颜洋的离世不仅是一个悲剧,也是对在美学飞行坎坷过程的真实写照。

在另一航校学习飞行的学生石泽表示:国内很多航空航天大学都与国外的航校有合作关系。有时候,送去国外航校培训不是学生自己能选择的。因为虽然国内也有学校具备培训资格,但是资源有限,所以不少航空公司选择外送,而国外很多学校也达到了饱和状态,所以各种问题就会涌现出来。

对于能去国外航校培训的学生,大家初衷是锻炼和提升自己,但现实更多的是考取执照的压力。

“如果学员不能完成训练,通过考核,航校能终止学生的训练,意味着大学生涯以及努力都白费了,不仅成不了飞行员,同时有可能面临对航空公司的巨额赔偿。至于被终止训练也是多方面的原因,学习飞行很需要运气和实力。”曾经赴美国航校学习的吴飞回忆,他已顺利完成执照的考取,现任职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

被分配到一个好的教员,对飞行员训练极其重要。正常情况下一个教员带四到六位学生,能够有时间针对每个学生做指导,以及合理分配飞行时间。然而,现实情况是,一个教员往往要带8-10个学生,这对个人的训练是很有影响的。而遇到不负责任的教员,学生甚至还会被捉弄。

在采访中,多位在美国航校学习的学生都讲了自己在学习和生活中遭遇的种种不快。

“就美国航校环境,中国学生的待遇算是最底层了。”在美国另一所航校学习飞行的石泽提到)在他的校区有“国际学生”与“中国学生”的区别称谓与国际学生相比,中国学生的居住环境相对较差,位置很偏。

航校对学生作息和任务有严格的要求。“同一批中国学生曾被安排擦飞机、洗厕所等脏活累活,最多的持续了3个月。还有的中国学生甚至被安排站在机坪给所有人开门,即使夏天的德克萨斯飞机坪气温高达40度。”在美国另一所航校学习飞行的石泽提到。

“美国本土学生以及国际学生可以开车,所有坐公共校车的都是中国学生。”如果中国学生开私家车,就要受到相应惩罚。”102批次飞行员钟卫说。

对此,USAA在4月21号公开信中表示,“中国学生只能使用公共汽车”是由中国航空公司客户制定的政策,并否认了歧视中国学生一说。

在颜洋的悲剧发生之后,同期学生提到,航校校车司机一改往常恶劣态度,主动给学生安排外出游玩活动。

目前,校方已经恢复正常的飞行训练,在追悼会当天,据颜洋同期学生透露,USAA有两名代表老师来参加,然而他们没有敬鲜花,甚至都没有鞠躬。

USAA在颜洋离世两天后曾在社交平台Facebook上发表公开信称,校方很遗憾颜洋没有即时寻求心理支持,指出颜洋不具备成为一名飞行员的条件,并否认了航校歧视中国人的传闻。

不过很快,这封公开信在社交平台上被删。

颜洋所属的深圳航空公司,目前尚未对此事公开发表过态度,据同期学生透露,航空公司委派员工随颜父母来美,但目前已返回中国。

至于来到美国后的颜洋父母,至今无法接受儿子的离世,而且因为语言障碍,沟通不利,又增加了不少苦痛。

追悼会当天,颜母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捧着儿子的相框,不时地伸手轻触颜洋的面容。

中国飞行学员在美航校自杀疑云:年仅22岁,疑遭不合理对待,同学悼念疑受阻挠


江明透露,在和校方沟通时,颜洋父母的翻译工作,都是USAA一方支持,不允许中国学生参与。尽管如此,颜洋父母坚持借助法律的途径为儿子所承受的委屈讨个说法,目前,由颜洋同期同学整理的相关飞行纪录以及航校资料,已移交给相关法律机构。

截至本文截稿的5月20日,颜洋的遗体仍然在殡仪馆,父母还要继续在美停留一段时间,等待法律公示的结果。他们计划在一切有了了结之后,再带着颜洋的骨灰返回中国。

在悼念颜洋仪式上,他的同期同学一起唱道:白云奉献给草场,江河奉献给海洋,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朋友。歌声来回回荡在教堂,22岁选择结束在最美好的时刻。颜洋的笑容停格在他曾经热爱的飞行梦想里。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江明,莫南,钟卫,吴飞为化名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凤凰周刊】创作。已授权本站整理转载,责任编辑:胡小勇。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