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在美华人集体请愿守护微信,TIKTOK将挑战总统行政令旋涡中的中国APP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周刊 发布时间:2020-10-14
摘要:TikTok是我们的家,特朗普没必要只是因为‘讨厌’我们,所以禁用它。TikTok是我的家,也是每个人的家。”和其他美国青少年一样,18岁的Nick最近在推特上加入了“拯救TikTok (#SaveTikto...

TikTok是我们的家,特朗普没必要只是因为‘讨厌’我们,所以禁用它。TikTok是我的家,也是每个人的家。”和其他美国青少年一样,18岁的Nick最近在推特上加入了“拯救TikTok (#SaveTiktok)”的活动,出镜发布了这条视频。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7月31日宣布禁止短视频应用TikTok(抖音海外版)在美国运营以来,抖音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正面临其出海以来的最大危机。

微软收购TikTok的相关事宜仍在推进之际,当地时间8月6日深夜,特朗普正式签署两项行政令,宣布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及企业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任何交易,同时也禁止美国个人及企业与腾讯公司进行与微信有关的任何交易。

对此,字节跳动方面8月7日作出回应称,计划就特朗普禁止美国企业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交易的相关事宜提出诉讼。腾讯也于同日晚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正裆审阅行政命令的潜在后果以便更全面了解其对本集团的影响,将在适当的时候发布进一步的公告。

8月10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坚决反对美方违反市场原则和世贸组织规则,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无理打压TikTok等非美国企业。

“微信不该被禁”,华人向白宫发起请愿

当特朗普发布行政令后,最先感到焦虑的,是每天使用微信与国内亲友联系的在美华人和留学生。

“虽然平常也会使用脸书、WhatsApp及推特等社交平台,但微信是我们用来与国内亲友联系的唯一纽带。如果说微信之后不能使用,那真的麻烦了。”生活在洛杉矶的华人李桦(化名)向《凤凰周刊》抱怨道。

现年45岁的李桦,在洛杉矶生活了20年。得知新闻后,李桦和身边的朋友都有些慌乱。她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则动态,贴上了自己的WhatsApp=维码和邮箱。“特朗普可能会很快禁止美国人使用微信,无语了。希望朋友们通过邮件或WhatsApp保持联系。”结尾处,她附上了两个哭泣的emoji表情。

微信是否会被禁止?转账等相关功能是否受影响?这是像李桦一样的在美华人最关心的问题。

不过,李桦的儿子林冶(化名)并没有那么担心。消息发布后,林冶看到朋友圈出现了很多有关“微信是否会被禁用”的觯读。他尝试切换苹果手机应用商店的所在地,发现如果将账号切换到中国,同样能下载到微信的应用程序。安卓用户则可以直接在微信官网上下载。“即使微信和抖音一样被勒令下架,也不是没有办法再次被下载,除非特朗普愿意花大工夫‘修墙’吧。”林冶这样认为。

更多华人则加入到反对特朗普行政令的运动中来。早在月14日,美国白宫请愿网站和知名请愿网站Change.org上就出现相关请愿,要求“微信不应该被禁用”。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特殊时期,微信承担着华人与国内家人保持联系、更新信息的重要功能。国际教育机构的数据显示,有超过36万留学生目前留在美国;而2018年的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有约450万华裔生活在美国。如果微信被禁用,将约有500万人受到严重影响。”请愿中如此写道。截至目前,已经有约6万人在上面签字。

image.png

华人的紧张情绪也蔓延到了海外中文资讯圈。“这几天,有很多美国的华人来咨询我们微信是否会被封禁的问题,表现得很紧张。”华文公众号“纽约华人圈”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凤凰周刊》。“‘行政令’”只是禁止用微信与腾讯公司进行相关‘交易活动’,并不是禁微信。同样的,华文公众号内容的更新暂时也不会受到影响,除非腾讯自行关闲微信在美国的运营,具体细则可能还要等美国商务部出台政策,解释行政令中‘交易活动’的具体范畴。”

按照行政令的说法,自其公布45天后,违反此规定的美国个人或实体将面临制裁。但对于如何定义所谓的“交易”,美方尚未明确范畴。

行政令发布后,作为微信的母公司,腾讯股价一度暴跌10%,后有所回升。值得关注的是,作为美国诸多科技与游戏公司的投资方,腾讯不但持有暴动游戏( Riot Games)100%的股权,还持有美国游戏公司史诗游戏(Epic Games)和动视暴雪(Activision-Blizzard)、美国社交软件Snapchat、美国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的股权。

《福布斯》指出,腾讯在游戏界的影响力非常大,如果该禁令包括了腾讯的游戏产业,那么全球游戏产业可能会陷入困境。据《洛杉矶时报》8月7日报道,该报记者Sam Dean从白宫官员处求证得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只禁止与微信有关的交易。他由此推断“腾讯旗下视频游戏公司不受此行政命令影响”。

除了在美华人,与华人社会有着密切联系的美国人也受到影响。北京大学法学院的法理学博士孙竞超曾于2017年-2018年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进行交流,9月即将人职南开大学。固国后,她与国外的学者一直通过微信交流,但最近,大家改成邮件往来。“这下又回到邮件时代了。”孙竞超感慨道。

“悬而未决”的风波还不止于此。自2020年2月,美方将《人民日报》《中国日报》等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列为“外国使团”后,驻美的中国记者签证停留期被限制在90天内,每隔3个月便需申请延期。8月6日本是新一轮签证到期日,虽然在美国的中国记者都按照要求提交了申请,但据《凤凰周刊》了解,不少中国记者尚未收到办理签证延期手续的通知。

字节跳动认为总统行政令“违宪” 

在特朗普威胁的压力下,字节跳动选择了反击。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8月8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透露,TikTok最快会在当地时间周二入禀公司美国总部所在的南加州联邦法院挑战特朗普的行政命令。消息人士说,TikTok认为特朗普的行动违宪,因为它并未给予公司回应的机会,又认为美国在这项行政命令中援引的国家安全理由是毫无根据的。但截至北京时间8月12日,TikTok方面暂无行动。

此前,字节跳动方面表示对于特朗普跳过正当程序采取行动的不满。“美国总统最新颁发的这项行政命令没有遵循正当法律程序,我们对此感到非常震惊。近一年来,我们一直怀着真诚的态度,寻求跟美国政府沟通,针对他们所提出的顾虑提供建设性的解决方案。但我们所面对的却是美国政府罔顾事实,不遵循正当法律程序擅自决定协议条款,甚至试图干涉私营企业之间的协商。”该公司在声明中如此写道。

根据总统行政令的说法,其获得授权的主要法律依据是美国《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的第202条和203条。据孙竞超解释,总统行政令是一种行政性的授权,首先依照的是宪法第二条中,对于美国总统权力的解释。它规定了美国总统可以采取他所认为必要的一切手段来保障法律的实施,而《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的第202条和203条,给总统有效地执法提供了“法律抓手”。

“在美国法律体系内,针对总统的这样一种行政性权力,限制其实是非常少的,尤其面临国家紧急状态的时候。特朗普的行动完全可以跳过国会立法,去进行一种快稳准的干预措施。”孙竞超说。

但同时,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亦规定了“任何人不得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被剥夺生命、自由及财产”。“特朗普绕过了宪法的程序正义性,直接对TikTok采取行动,这也是字节跳动公司主张的诉讼依据。“来自加州的联邦法院注册出庭律师刘龙珠告诉《凤凰周刊》。

通常,如果联邦政府开展调查,它将以传票或其他形式通知公司,要求对方对疑似不当行为作出回应。联邦调查员有时还会提前召集该公司代表,告知将开展执法行为并召开秘密会议。TikTok法律团队的一位工作人员向NPR表示,在行政令发布前,白宫没有提前进行此类程序,这让公司非常震惊。

继特朗普在7月31日宣布禁用TikTok之后,华盛顿于8月6日再出重拳,宣布了针对中国应用程序和科技公司的新行动,即所谓的“清洁网络计划”,使得局势进一步紧张。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美国将下架被他称为“不可信”的中国手机应用程序( APP),其中包括TikTok和微信。

威胁到国家网络安全,一直是美方指摘TikTok时的说辞。“这些风险是真实存在的。”特朗普在行政令中表示,但并未列出明确证据。“纽约时报”8月7日引述中情局的调查报告称,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中国情报部门曾经从TikTok获得数据。

另一个疑问是,行政令中为何将日期设置在45天之后?“月20日距离11月3日的大选正好是一个半月,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时间点。这时,选举人基本上可以通过民调比较准确地把握选情动向。“孙竟超认为,即使目前行政令中对于操作细节的定义仍然不甚清晰,但特朗普通过强调执法力度,在选民面前展现出自己的强势形象,以此获得好感。

“自特朗普2016年参选以来,所谓的国家安全议题始终贯穿在他的政策基调中。即使没找到确凿证据,他也以一种自我的预先性判断,认为选举存在外来攻击的可能性。这已经成了特朗普政府的行为路径。”孙竞超说,包括延长2019年5月签订的针对华为及其子公司的第13873号行政命令至2021年,都是此类政策导向的体现。

中企起诉美国政府有成功先例

按照正常程序,如果国会认为总统不当地使用了《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立法者可以通过发起一项中止该命令的决议来使其暂停执行。但在8月7日,参议院一致投票通过一项法案,禁止在政府核发的有关设备上使用TikTok。这也意味着,特朗普的决策得到了两党的支持。

TikTok也正是在美国宪法的框架下,根据宪法第五修正案对特朗普进行起诉,以获得对正当程序的保护。“他们可能会先提出诉求,请求南加州法院先发一个前置令要求停止特朗普的行政令。接下来,再按照司法程序去论证特朗普此前的行动,是否出现违宪的情况。”孙竞超如此解析接下来的流程。

这并非没有成功的党例,只不过耗时实在漫长。2012年9月28日,时任总统奥巴马签发总统令,以涉嫌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为由,中止了三一集团在美关联公司拉尔斯(Ralls Corp)收购在俄勒冈州海军军事基地附近的四个风电项目。三一集团对此进行了反击。10月1日,拉尔斯向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方分区法院递交诉状,指控奥巴马政府越权。

经过两年漫长的诉讼,2014年7月15日,经哥伦比亚特区联邦法院裁定,此前奥巴马政府禁止拉尔斯在美的一宗并购案,侵犯了对方的合法权益,该公司应当被允许质证。这成为中国企业胜诉美国政府的经典案例之一。

“一旦进入司法程序,漫长的等待期也是一个舆论降温的过程,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孙竞超说,无论TikTok是被禁或被售,都开启了一个危险的先例。虽然短期来看,是政客为了选举政治和狂热的技术民族主义炒热话题,长期来看,很难保证美政府不会为了在科技战中占得上风,再次向中国其他企业开刀。

外界关注的焦点在于,总统行政令受到的法律约束有多少。刘龙珠指出,行政令中提到“总统有权针对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行为采取行动”,即在行政令的基础上,以“涉及国家安全”为由,扩宽了总统权力的边界。“这体现了美国宪法里三权分直相互制衡作用外,相互补充的另一部分。”

这意味着,即使这类案件足够幸运送达美国最高法院,如果涉及总统基于“国家安全”为理由作出自由裁量,最高法院也可能宣布对此案没有管辖权。

但无论如何,字节跳动提起上诉的姿态,为许多走出去或准备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树立了典范。“这也提醒众多企业,出征之前应该具备‘粮草先行’的意识,预估到潜在的投资风险与政治风险,并准备好应对方案。在权益受到侵犯时,不打‘无准备’的仗。”孙竞超说。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