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日本宣布紧急“封国”,东京奥运会要悬了?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周刊 发布时间:2021-02-23
摘要:自 国内确诊5例变异新冠病毒案例后,日本政府于2020年12月26日紧急决定,从当地时间28日0点起至2021年1月底,暂停来自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新入境。 新入境是指新申请签证入境日本的外国...

国内确诊5例变异新冠病毒案例后,日本政府于2020年12月26日紧急决定,从当地时间28日0点起至2021年1月底,暂停来自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新入境。

新入境是指新申请签证入境日本的外国人,但事实上,仍有大量符合条件的外国人被允许入境日本。来自日本外务省的资料显示,来自中国、韩国等16个国家和地区的商务人员被允许进入日本进行商业活动。

近几个月来,日本政府陆续与中国、越南、泰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韩国等国家和地区恢复了商务人员往来,并与新加坡、韩国、中国、越南建立了,人员往来的“快捷通道”,加快复工复产。因此,这次限制入境政策并不包含上述国家和地区。

截至目前,中国赴日人员的检疫措施并未公布新的方针,将沿用此前的政策。短期滞留的商务人员无需接受隔离,中长期滞留的商务人员需在酒店或自家接受为期2周的隔离观察。除商务签证外,持学生签证的人员也可入境日本。

此外,滞留国外的日本人也被允许回国,但需进行为期2周的自我隔离。另外,从已确认发现变种新冠病毒的国家回国的日本公民和持有居留许可的外国人,必须提供出发前72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截至2020年12月底,已有近20个国家发现了变异新冠病毒的感染者。除英国和南非外,丹麦、德国、意大利、冰岛、荷兰、澳大利亚、以色列、新加坡、法国、瑞士、黎巴嫩、爱尔兰等地也发现了感染变异新冠病毒的确诊病例。截至目前,仍有数个国家出现的变异新冠病毒来源不明。

变异病毒出现“人传人”现象

圣诞节过后,日本接连确诊来自英国变异病毒的病例。

日本厚生劳动省于2020年12月25日发布消息称,日本国内首次确认发现与英国的变异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一致的病毒。相关的5名感染者是于18日到21日间从英国返回日本的,日本国内机场检疫所确认了他们的感染情况。

这5人中有4人无症状,1名60多岁的男性出现倦怠感。他们在确认感染后入住酒店,没有密切接触者。其中,两名40多岁的男女和一位未满10岁的男童于12月21日抵达关西国际机场,三人乘坐了同一架飞机。

12月26日,又有一男一女确诊感染变异病毒。两人家住东京,一位是30多岁的飞行员,确诊前曾到过英国,并于当地时间12月16日返回日本,但他并不屑于机场检疫对象;另一女性是他的家属,没有英国旅行史。由于两人病毒遗传基因相同,可判定为变异病毒在日本首次出现了‘人传人’现象。

另据《读卖新闻》12月27日报道,厚生劳动省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确认1名东京都的50多岁女性感染变异新冠病毒,系日本国内发现的第8例变异毒株感染者。

该女子于12月13日搭乘飞机,从英国飞回东京羽田机场,在机场的抗原检查呈阴性。据悉她没有回家居住,而是订了一间酒店,开始两周的自我隔离。

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认为,变异病毒导致出现大部分重症患者的可能性较低。但东京农工大学病毒学教授水谷哲指出:“一旦传染性增强的话,重症患者也会增加,对医疗体系也会造成压力。”

自2020年11月以来,日本遭遇第三波疫情考验,并在年末迎来峰值。12月26日,日本全国新增确诊病例为3881例,其中东京的感染者达到949人,再次刷新纪录。此前,东京已连续3天每日新增确诊患者达到800人以上。72岁的前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批评道:“难道要突破1000人才能过年吗?”

image.png

菅义伟内阁备受民间质疑

面对医院病床紧缺的现状,日本政府召开内阁会议,决定从储备资金中新增2693亿日元(约合1702万元人民币)用予确保感染新冠病毒患者的病床。

东京医科大学教授滨田敦夫认为,是时候采取一些新的防疫举措了,包括加强边境管控等。“一旦这种传染性较强的变异新冠病毒进入日本,东京确诊病例数量可能会在一天之内突破2000例,并使疫情处于另一种紧急状态”。

去年3月至4月期间,由于时任首相安倍晋三在是否禁止所有外国人员入境问题上的犹豫,使得新冠病毒在日本境内快速扩散,导致日本错过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安倍为此广受批评。

当被问及是否会采取与安倍类似的对策,即通过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来应对疫情时,首相菅义伟拒绝评论,仅表示当前更多的是要考虑控制疫情与促进经济复苏之间的平衡。

为了刺激经济发展,日本政府于2020年7月公布将推出“Go ToCampaign”的旅游补贴计划,预算总额约为1.7万亿日元。菅义伟9月上台后沿袭该计划,并在全国大力推广。

但据《日本经济新闻》2020年12月28日报道,最新的舆论调查显示,48%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尽陕再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以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扩散”,相较11月增长9个百分点,首次超过回答“考虑经济方面的影响,应该谨慎判断”的受访者人数。该调查于7月、11月和12月进行过三次,圆答“谨慎判断”的受访者人数相较11月下降13个百分点至44%。

而日本医师协会(JMA)联合其他八大医疗组织早在12月21日便宣布日本进入“医疗紧急状态”,谨防流感季与疫情的双重叠加效应。

随着疫情进一步加剧,营义伟也备受坊间质疑。《朝日新闻》于2020年12月19日和20日的民意调查显示,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为39%,较11月的56%大幅下降了17个百分点,不支持率从11月的20%升到了35%。针对日本政府在新冠疫情防控方面,认为做得不好的受访者占比56%,比11月的40%大幅增加;对于菅义伟个人在新冠疫情方面的领导力,有70%的受访者认为“没发挥出来”。

《日本经济新闻》在其评论文章中指出,厚生劳动省缺乏在紧急时刻迅速行动的能力,变异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更快,强化检疫工作和医疗体制是日本政府的当务之急。

日本将迎来“最安静的新年”

针对疫情出现的新变化,菅义伟出面呼吁,“希望大家能过一个安静的新年假期,尽可能不要参加聚会”,避免疫情持续扩散。此前他因参加了8人的牛排聚餐而受到批评,因此向媒体许诺称,“年末年初都不再进行聚餐”。

在东京上班的藤原(化名)已决定和家人在东京过年。他告诉《凤凰周刊》,由于东京疫情尤为严重,老家的父母已经拒绝他回家过年了,“甚至连孙子都不想见了”。

日本政府针对新冠疫情对民众心理健康影响的首次在线调查显示,大约半数民众疫情期间感到不安,最不安的问题是担心自己和家人被感染。按照日本广播协会的说法,这项调查证实新冠疫情给民众带来心理压力。

日本于2020年12月26日进入新年假期,但同往年相比,返乡人潮已是大幅减少。

运行新干线的日本JR各公司汇总的信息显示,从东京站出发的各新干线中,开往神户沿海城市的东海道新干线最高乘车率约为60%,开往东北地区、上越、北陆地区的新干线最高乘车率约为30%。而往年这个时期的乘车率均超过100%。

另外,日本各航空公司公布的2020年12月25日到2021年1月3日的国内线订位状况,较上年同期减少约四成。

每到新年,日本商家会将多件商品装入布袋或纸盒中搭配售卖,也就是俗称的福袋。但受疫情影响.日本各大卖场的福袋也开始提前售卖了。在大阪的大丸梅田店,为了让顾客不扎堆,店内福袋的销售早早开始了,并—直会持续到年后。有顾客说:“往年一般会在1月2日来买福袋,这次为了避免密集接触,决定提前来购买。希望2021年新冠疫情能早点结束,大家度过幸福平安的一年。”

对日本人来说,新年的头等大事可谓“初诣”,即新年的头一次参拜。元旦开始的头三天,盛装打扮的人们会前往神社或寺庙,感谢神明过去一年来的保佑,并祈祷新的一年平安顺遂。

如今,一些神社和寺庙呼吁大家分散祈福以避免密集接触,只要在2021年1月15日之前完成祈福即可。一些神社还推出“线上参拜”。奈良著名的东大寺早在2020年4、5月份就进行过线上参拜的尝试。东京虎之门旁的爱宕神社,在其主页上也可以进行虚拟参拜,连神签也可以在网上抽取。

奥运会的前景变得愈加渺茫

由于疫情不断反复,外界对于东京夏季奥运会的举力也捏起—把汗。

此前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本将允许“大规模”海外游客入境参加东京奥运会,游客不会被强制要求注射疫苗或隔离,不会被限制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但需要提供新型冠状病毒检测阴性证明,并下载手机行程追踪小程序。

而为了能接待来自全球的游客.日本政府一直努力推进放宽出入境政策,并正在商讨接受小规模旅行团入境。但由于变异病毒的蔓延,这些举措恐怕不得不被延后。

对于奥运会的举行,来自东京奥运组委会的多名理事近来也显示出审慎的态度。不少人认为,随着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的扩散,奥运会的前景变得越来越渺茫。

“长此以往,(举办)将会无视廷运会最重要的公平竞争的精神。”一位理事直言,受疫情影响,在可丛训练的国家和无法训练的国家之司,选手们的差距正在逐步拉大。

“2020年韩国釜山世界乒乓球虱体锦标赛也是经过三次延期之后才取消的。”另一位理事直言,“各场比赛的预选赛也不容易举行,即使嫂选为国家队,如果不能进行实战,包很难在奥运会上有上佳表现。”

此前,东京奥运会组委会刚刚公布了第五份预算案,由于新冠病毒交情推迟了一年,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总费用增至1.64万亿日元(约合158亿美元)。这其中,2940亿日元用于支付场馆建设和奥运村维护的费用,960亿日元用于在2021年夏季奥运会上采取抗疫对策。

据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透露,目前43%的奥运会参赛名额还没确定。摔跤、拳击、体操等奥运预选赛将在2021年春天以后举行,但由于新冠疫情能否结束尚木明朗,也无法预测预选赛是否可以顺利举办。

在英国,由于传染性较高的变异病毒正在扩散,首都伦敦等地已经开始实施“封城”。如何应对从感染正在扩大的国家来日本观赛的观众,也是令组委会头疼的问题。

“选手们在比赛结束后可以立刻回国,但观众们并不仅仅是来看奥运会的,他们还会想去京都、北海道等地旅游。考虑到不能强制让他们戴口罩,日本国民或会因此感到不安。”有理事提出质疑。

日本数码改革担当大臣平井卓最近透露,为了防止新冠病毒在日本境内进一步传播,日本正在开发一个旨在追踪海外旅客的系统,“希望在改期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到来前完成监控系统的开发”。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微信:fhzkwx
手机号:13392956388
传真/座机:0756-2531788/0756-2602588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