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巨头瞄上螺蛳粉,柳州这招“臭”棋还能下多久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周刊 发布时间:2021-04-05
摘要:这 一次,柳州人不淡定了。先是石油巨头中石化推出“易姐姐”螺蛳粉,紧接着,方便面巨头统一悄然上线“那街那巷柳州风味干捞螺蛳粉”。 搞方便面的抢螺蛳粉的生意也就罢了,...

一次,柳州人不淡定了。先是石油巨头中石化推出“易姐姐”螺蛳粉,紧接着,方便面巨头统一悄然上线“那街那巷柳州风味干捞螺蛳粉”。

搞方便面的抢螺蛳粉的生意也就罢了,一家搞石油的企业来凑什么热闹?

1月17日,中石化宣布进军螺蛳粉,正式推出“易姐姐”螺蛳粉,在全国近3万家易捷便利店上架,通过自营、产地直邮等模式出售。

1月24日,统一旗下“那街那巷”天猫官方旗舰店悄然上线了一款螺蛳粉产品,产品名为“那街那巷柳州风味干捞螺蛳粉”。

柳州螺蛳粉协会会长倪铫阳,最近日子过得有些忐忑,担心这些大资本玩家进场,会改变现有格局。

螺蛳粉以其独特的“臭”味闻名,资本却闻到了它的“香”。不单是中石化、统一,就连造车的五菱、洋快餐肯德基也都纷纷推出自己的网红单品螺蛳粉。

不仅如此,一众网红主播、娱乐明星也将手伸向螺蛳粉。带货天王李佳琦曾创造出2分钟内售空26000箱螺蛳粉的历史纪录;陈赫的抖音直播首秀在短短8分钟里售出6.6万袋螺蛳粉,成交额237.6万。

网红李子柒更是在柳州投资建厂来生产李子柒牌螺蛳粉,其日常款月销量已达到一百多万份,甚至远销国外。

“臭”昧一夜飘扬

每个地方,都有风味独特的美食,在柳州,螺蛳粉是当仁不让的代表。

其实,天下本无螺蛳粉,吃的人多了就慢慢流行起来。

柳州螺蛳粉的诞生,有两个版本:其一是柳州谷埠街附近,因为四乡所产谷物在此集中出售,形成交易埠头。83岁高龄的林超贤回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谷埠街几个巷子,当时夜市兴起,不少食客在吃米粉的时候有意无意要求在自己的米粉里加入鲜辣螺蛳汤。久而久之,第一个聪明的摊主开始尝试用螺蛳汤煮米粉,没想到食客们反映出奇的好,夜市的摊主们有样学样,慢慢形成了现在螺蛳粉的雏形。

另外一个版本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街头小摊上“现煮现卖”的小吃比较活跃,几个外地客商深夜途经柳州,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马上打烊的米粉摊,可摊上可吃的东西所剩无几,客商饥饿难耐,摊主情急之下把米粉放到剩下的螺蛳汤里煮,又加上了青菜、油炸腐竹等配菜。几位商人吃后赞不绝口,摊主将此铭记在心,后逐步完善其配料和制作,遂形成螺蛳粉的雏形。

但吃不惯的外地人只有一种感觉:臭。酸臭的味道是酸笋发出的,据说这是螺蛳粉的灵魂所在。有人描述“一口吃进嘴里就吐出来了,关键是那种奇怪的腥味儿在口腔里爆开的感觉.接下来的两三天里都没有什么食欲”。另有网友抱怨:“酸笋的味儿也是够上头的,而且会在衣服上停留很久,必须要好好洗一洗才能去掉”。

image.png

可当地人则认为这是鲜香,一顿不吃就会想得慌。走在柳州大街小巷,相隔几十米就会看见一家螺蛳粉店,空气中,浓郁的酸笋味扑面而来。因为做螺蛳粉要专门熬制螺蛳汤,还要准备许多种配菜,再加之螺蛳粉价格便宜,七八块钱就可以来一碗,所以当地人都会选择在外边的粉店吃。

记者在柳州十多家店面吃过螺蛳粉,分辨不出其中的味道差异,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但当地人对每一家店汤的浓郁程度、调料的味道深浅、酸笋的软硬等分得很清,说“里面大有学问”。

2012年,央视《舌尖上的中国》对螺蛳粉有过详细介绍,不少人对这款“臭臭”的食品充满猎奇心。“当时很多桂林米粉店的招牌都换成了螺蛳粉店,很多小吃店里都增加了螺蛳粉。”当地螺蛳粉老板姚炳阳介绍说。

但当年走红的不单有螺蛳粉,还有云南诺邓火腿、广东竹升面、陕西岐山臊子面等。而且即使在广西,还有南宁老友粉、桂林米粉等同样深得当地人心。为什么一直持续火爆的是螺蛳粉呢?

当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跨界合作,螺蛳粉逐渐成为一个国民级现象食品。1000个吃货就有1000神美食排名,但以地域为品牌符号的美食,总是能引入注目:成都小吃、沙县小吃、潜江小龙虾······在粉面赛道里,东北烤冷面、重庆小面、河南烩面、山西刀削面、兰州牛肉拉面、贵州的羊肉粉等等都能找到对应的速食版本。

柳州市螺蛳粉协会会长倪铫阳对凤凰WEEKLY财经表示,螺蛳粉这种酸酸辣辣的食物让人有记忆点,也容易开胃。汤底是由螺蛳、鸡架、筒骨熬制,兼具口味和营养,刚好与当下年轻人喜欢的口味吻合。当地人的一种说法是:“不食螺蛳粉,枉做柳州人”。

2020年疫情期间,一些知名网红主播,靠卖螺蛳粉吸粉无数;网友集体催货,呼唤“螺蛳粉自由”。相关螺蛳粉的话题累计达到了二十几亿阅读量、几百万的讨论数。宅在家的人们,直播带货和热门话题看多了,难免要亲自试试。

据淘宝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人在淘宝上吃掉2840万份螺蛳粉,柳州袋装螺蛳粉销售收入近45亿元,而到了2020年,袋装柳州螺蛳粉产销量已达105.6亿元(截至12月17日)。

《中国餐饮大数据2020》披露:全网1.2万家螺蛳粉店铺,一年累计卖出了7.8亿包,光是天猫就卖掉了1.38亿包。

资本的嗅觉与炒作

李子柒举起一卷米粉放入锅里,先加入香浓的底汤,再务别加入木耳、酸笋、腐竹等作料,十分钟一碗螺蛳粉便做好了。这是抖音平台上的视频,播放量达到3000多万,以“李子柒螺蛳粉”为话题的多个视频播放量达9000多万次。

李子柒团队2019年10月开始和广西中柳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合作,介入螺蛳粉的销售环节。最初会谈时,“当时想着一天平均能卖出3万包,就相当不错了。”中柳公司总经理韦杨年对凤凰WEEKLY财经说,没想到这个数字翻了好几倍。最高峰时仅李子柒这个品牌,3天就卖出了500万包螺蛳粉。

韦杨年介绍说,李子柒螺蛳粉目前每天发货30万包左右,疫情期间面对“全网催货”不断加单,厂里将工人数量扩充了一倍,生产线三分之二用来生产李子柒的产品,公司自有品牌销量也在不断上涨。

凤凰WEEKLY财经获悉,李子柒团队在柳州已经拿地准备自建厂房,目前租下厂房作为过渡。此外,越来越多企业已经入局螺蛳粉。如常见的食品企业三只松鼠、良品铺子、肯德基等,甚至有一些与食品不沾边的企业也加入赛道。

比如上汽通用五菱汽车公司也推出过“人民款五菱螺蛳粉”,让人颇感意外。其包装设计堪比奢侈品,祖母绿配色外加火漆封印,还配备了精美餐具套装。不少网友调侃,“五菱汽车的螺蛳粉,包装成了人佃吃不起的样子”。

中石化螺蛳粉品牌“易姐姐”,与旗下零售品牌“易捷”谐音。官网信息显示,目前开设易捷便利店2.78万家,是国内最大的连锁便利店品牌。中石化方面称,推出螺蛳粉这一举措属于“发挥驻地企业作用,将进军螺蛳粉产业作为落实中央深化国企改革行动的重要举措”。

1月17日,贵州贵安新区产业发展集团与柳州市螺蛳粉协会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约定共建米粉生产基地,联手打造“三碗粉”(牛肉粉、羊肉粉、酸汤粉)系列品牌,引进加工制造上下游企业100家,将贵安新区的食品产业园及其配套附属场所打造成为“中国粉都”。

螺蛳粉的上游产业,也有一些异动。除了竹笋都跟着涨价外,有人模仿其他行业炮制了一个新鲜名词:“闻臭师”。

李永国是广西百色的一位农民,从2005年起开始种植竹笋,2008年到柳州做生意,把老家种植的竹笋腌制好,供货给螺蛳粉厂。十多年来,他的真实身份就是酸笋供应商。

2020年以来,多家媒体不断报道,李永国多年的种植、腌制经验,练就了“金鼻子”,靠鼻子一闻就能判断出酸笋的熟度和质量。2020年7月,他被柳州一家螺蛳粉企业以近50万元的年薪聘用,成为一名专业的酸笋“闻臭师”。一时间,“闻臭师”“50万年薪”等元素结合在一起,非常抢眼。随后这个数额越吹越大,很陕被上升到年收入100万元。

凤凰WEEKLY财经找到这家企业,其董事长的说法是,50万不是聘用年薪,而是李永国参与人股了公司的腌制车间,不仅仅供应本企业的酸笋,还对外供应给其他企业,赚取的所有收入。

当地多家企业高管亦表示,一是当地企业一般开不了这么高的薪水,二是“闻臭师”这个说法不靠谱,如果要用鼻子闻,感冒的时候,咋保证加入的酸笋质量呢?对此,李永国仅仅回应“自己身体很好”。

其实,该腌制车间于2020年7月组建,至今不到一年时间。过去半年来的财务数据至今未统计,李永国一年拿到的钱具体是多少,依旧是个未知数。

被螺蛳粉改变的柳州

柳州是一座工业重镇,是全国五大汽车生产基地之一,最高年产销汽车超过250万辆。柳州市商务局副局长贾建功认为,虽然全国每卖出10辆车就有1辆是柳州生产的,但这些产品都没有带上“柳州”的名字,相当长时间里,柳州没有太大知名度。

2010年,为鼓励产业发展,柳州市政府制定了“螺蛳粉进京项目”,试图通过此举将柳州螺蛳粉的名声打出去。其初衷是,以“城市+美食”的格式形成一张影响力巨大的名片,比如重庆火锅、兰州牛肉而等。

一些创业者在北京很多人员密集的地方,开设了十余家柳州螺蛳粉店。但由于异地开店租金高、气味难以控制等原因,第一批“进京赶考”的店面,有不少已经关门,效果不佳。

当然,政府对推广螺蛳粉的野心依旧不改。2012年9月,柳州举力、一“万人同品螺蛳粉”活动,利用会展广场架起直径15米的

“天下第一锅”,来自仝国各地的1.2万余人参与品尝,此场活动列入“世界最大锅”吉尼斯世界纪录,获得广泛传播。

2014年,袋装螺蛳粉出现了,几个小作坊打破以前的螺蛳粉玩法。当时,有些小作坊因为炒酸笋的味道太重,差点和邻居打起来,甚至因为卫生问题,被执法部门查封。倪铫阳介绍说,仅2014年小作坊生产的袋装螺蛳粉,就有40多个所谓的品牌。

image.png

很快,螺蛳粉保质期从起初的30天提高至180天,速食袋装螺蛳实现工业化生产,进行杀菌消毒、真空包装的产业化运作。袋装螺蛳粉的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走进位于鱼峰区的柳州螺蛳粉产业园,一股螺蛳粉特有的气味扑面而来,生产线昼夜运转,物流车辆来来往往。“在这里,每天有300万到400万包螺蛳粉从柳州发往世界各地。”倪铫阳说。

“2015年是柳州螺蛳粉发展过程中极为关键的一年。”倪铫阳说,2015年年中,柳州市召开了年中工作会议,提出大力培育发展柳州螺蛳粉产业,实施“百城千店”工程,加快连锁经营和产业布局,建立螺蛳粉标准化体系,将螺蛳粉产业打造成百亿产业。

几年来,不但动用上千万的资金重奖相关螺蛳粉企业,还专门建了螺蛳粉产业园,成立螺蛳粉学院,并极力打造螺蛳粉小镇,而且螺蛳粉手工制作技艺已人进广西jE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此后,柳州陆续出台《预包装柳州螺蛳粉地方标准》《柳州螺蛳粉产业升级发展的实施方案》等一系列螺蛳粉生产的标准和发展规划。而且柳州螺蛳粉获得国家地理标志商标,这意味着,今后“柳州螺蛳粉”都只能在柳州辖区生产,从根源上稳固了其品质声誉。

柳州市多位领导不遗余力下好螺蛳粉“臭”棋,副市长侯刚、王鸿鹄等人多次出镜带货,柳州市委书记郑俊康更是在全国两会上拿出一盒螺蛳粉大力推荐,并以螺蛳粉为例生动阐释供给侧改革。一时间,众多镜头对准这座工业城市焕发出的鲜嫩枝芽。

让人欣慰的是,袋装柳州螺蛳粉生产企业也从2014年的第一家,迅速发展到现在的113家,产销额由2015年的5亿元到目前的105.60亿元。

可能的挑战

柳州螺蛳粉快速走红,也暴露出一些问题。

“好欢螺”螺蛳粉去年与网络主播薇娅合作时,工厂仍处于缺货状态,常规销售途径需要45天才能发货,但直播间工作人员要求必须72小时发货。全公司人员加班加点,才完成了此次合作,此后主动控制销量。

中柳公司与李子柒合作,网上销量频频“爆单”,产能难以满足。为防止螺蛳粉出现配料少包漏包、品质下降等情况,他们一度将产品下架,进行生产线调整。

去隼9月,李子柒的螺蛳粉因为质量纠纷和网友打起了口水仗。有网友发帖称,其友人在进食李子柒牌螺蛳粉时,“吃着吃着发现了刀片,嘴也被划伤了”,还附上指甲盖大小的刀片图片。李子柒品牌官方微博回应是,“有计划有组织的恶意抹黑行为”,爆料人随后称,“所说属实,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2017年至今,柳州和其他多个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先后对多个批次袋装螺蛳粉抽检发现不合格,涉及“香轩螺蛳粉(其他方便食品)”“口水哥柳州螺蛳粉(水煮型)”“螺友记柳州螺蛳粉”“董阿姨柳州螺蛳粉”等20多家企业。

其中,广西螺友记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不合格袋装螺蛳粉1000袋,公司自行检验5袋,留样5袋,食药局抽检购买了16袋,库存974袋,均未销售流到市面上,未造成不良后果,违法情节较轻。被当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决定处罚5万元。

令人震惊的是,在当地小有名气的“螺状元”螺蛳粉也出现不合格产品,他们存在的普遍问题是:霉菌超标。

据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介绍,霉菌是自然界中常见的真菌,霉菌超标原因可能是加工用原料受霉菌污染,或者是由于产品存储、运输条件控制不当引起霉菌滋生,导致流通环节抽取的样品不合格。霉菌污染可使食品腐败变质,破坏食品的色、香、味,降低食品的食用价值。

业内人士对凤凰,WEEKLY财经介绍,在一定湿度和温度等条件下,一旦霉菌产生毒素,在食品上繁殖,会产生霉菌毒素,通过食物影响人体健康甚至危及生命。在霉菌毒素中,黄曲霉毒素在干果中较为常见,其毒性是氰化钾的10倍,砒霜的68倍。对人体的危害主要表现为神经和内分泌紊乱、免疫抑制、致癌致畸、肝肾损伤、繁殖障碍筹。

image.png

其实,只要一家螺蛳粉企业出现食品安全问题,就有可能让整个行业笼罩在阴影下。对于网友催发货的现象,柳州市委书记郑俊康多次强调:“越是火爆越要加强质量检查和市场监督,千万别砸了柳州螺蛳粉的牌子。”

“我们有多少原材料,就只能生产出相应数量的产品,绝对不能偷工减料。不能因为没有螺蛳就糊弄人家,拿个骨头熬点骨头汤说是螺蛳粉就卖出去了。”郑俊康说。

截至目前,袋装柳州螺蛳粉出口20多个国家和地区。不过,螺蛳粉“出海”并没有想象中容易,他们遇到了太多的困难。其中,最大的问题当数食品标准的差异。因为螺蛳粉的配料涉及到8-9个料包,每一种原材料都需要经过严格的审查,且国外的审查标准与国内不同。通过半年的研制,终于推出符合国外食品标准的螺蛳粉,

目前预制类餐饮产品在中国餐饮渠道中的渗透率很低,对比国外来看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虽然不一定每个品类都能达到螺蛳粉的体量,电商赋能的地域特色美食,通过找准相应的IP进行联动,同时通过改良技术进行工业标准化,未来很有可能在方便面市场中占有更多市场空间。

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指出,目前整个螺蛳粉市场的利润不算很透明,这也是企业及资本在不断入局加持螺蛳粉的一个核心原因。

太资本瞄上了小小一碗螺蛳粉,让柳州螺蛳粉从业者有些惶恐。传统的一店一风味,在工业化批量生产的袋装螺蛳粉面前,显得赢弱且孤单,像冬夜的篝火,只能温暖周围寥寥几个人。

这几年,柳州之所以闻名全国,就靠这碗“臭名昭著”的粉。如今,连中石化都来抢,柳州能守住这一碗粉吗?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微信:fhzkwx
手机号:13392956388
传真/座机:0756-2531788/0756-2602588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