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90健康人主动“以身试毒”,探索新冠病毒感染机制英国新冠人体试验引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周刊 发布时间:2021-05-05
摘要:主 动吸入新冠病毒,即有望获得4万余 元报酬,这样的豪赌你会参加吗? 这并非一场虚拟的人性测试,而是英国正在开展的新冠人体试验内容。 据英国政府网站介绍,这项全称为“新...

动吸入新冠病毒,即有望获得4万余元报酬,这样的豪赌你会参加吗?

这并非一场虚拟的人性测试,而是英国正在开展的新冠人体试验内容。

据英国政府网站介绍,这项全称为“新冠病毒人类挑战试验”的研究由英国政府斥资3360万英镑支持(约合3亿元人民币)。试验计划招募90名18-30岁的健康人,后者将在“安全可控的环境中”主动接触新冠病毒,并接受为期一年的健康监测和观察,以帮助科学家进一步了解病毒如何影响人体,进而确定最有效的疫苗和疗法。

截至发稿前,该试验第一阶段已通过伦理审查,并开始招募志愿者,预计在2021年3月内完成招募工作。

由此,英国将成为全球首个开展新冠病毒人类挑战研究,令健康人“以身试毒”的国家。

计划一出,立刻引发舆论关注。大量学者和公众质疑,让健康人冒着患病和死亡风险接触新冠病毒的做法是否符合试验伦理,在新冠尚无有效药物的前提下如何保障志愿者安全,且随着多款疫苗上市,如今是否仍有必要开展试验?

针对上述焦点问题,多位该试验团队核心成员向《凤凰周刊》记者做出回应。

image.png

如何挑战?

人类挑战试验,又称受控人体感染试验,顾名思义,兢是在试验室环境下,主动让人类接触并感染病毒,研究病毒感染人体的相关情况。

尽管牛痘的诞生就得益于这一试验方法,但至今,一提及人体试验,诸多学者和公众的第一反应仍是警惕和质疑,甚至有网友联想到“小白鼠”“731部队”和“生化危机”。

不过,国内一免疫学专家认为,人们害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不了解。

据英国政府网站介绍,此次人类挑战试验将选取90名18-30岁的健康志愿者,将其置于“安全可控的环境中”接触新冠病毒,以确定人体感染病毒所需的最低剂量和免疫系统对病毒的反应,此后再向少数志愿者接种新冠疫苗,以寻找有效疫苗。

试验的第一阶段由英国政府疫苗工作组、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伦敦皇家免费国民保健制度信托基金会和爱尔兰医疗公司Open Orphan的子公司hVIVO合作进行。截至发稿前,该试验仍处于志愿者招募阶段,预计2021年3月可选出首批受试者。

该研究团队核心成员之一、hVIVO公司首席科学家安德鲁·卡奇波尔( AndrewCatchpole)告诉《凤凰周刊》,本次试验第一阶段将包括隔离、感染、追踪三个环节。

试验正式开始前,研究人员先对符合条件的志愿者进行两周隔离,并全面检查,以确保他们身体健康,且没有新冠病毒感染史。

随后,研究人员将通过鼻腔喷雾,让约10名志愿者接触新冠病毒。如无人感染,则不断增加病毒量,直到有人出现感染。此后,再增加约10名志愿者参与试验,并计算感染率。一旦达到试验预期,即停止试验。

发生新冠感染的志愿者将再隔离两周,之后进入为期一年的跟踪调查,除通过血检观察其免疫系统外,每三个月还需做一次彻底的检查,以确定新冠病毒感染人体所需的最低剂量。

不过,由于目前尚不清楚多大剂量的病毒会引发感染,很难预估试验所需时间。安德鲁预测,若志愿者接受首剂喷雾后即发生感染,试验就能很快完成,反之,志愿者需不断提高喷雾剂量,将额外需要5-6周时间,此后还需2-4个月的隔离阶段。

安全几何?

尽管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安德鲁仍对此次试验的安全性充满信心。

据人类挑战试验官网显示,安德鲁所在的hVIVO公司曾完成50项人类挑战试验,3000多名志愿者曾接触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和人类鼻病毒等多种病毒.该公司开发的病毒人类挑战模型也曾被用于疟疾、伤寒、诺如病毒、普通感冒和流感等传染病研究,经验十分丰富。

“这些野生病毒对高危人群是致命的,但它们在挑战试验环境下却是安全的。”安德鲁解释称,这得益于试验仅在低风险人群中开展,因此绝大多数受试者参与试验后均不会被病毒感染,即使有部分感染者出现,其症状也很轻微。

“本次(新冠人类挑战)试验也是一样,我们仅对那些风险设低的人群开展试验,这就是安全保障。”安德鲁称,此次试验仅招募18-30岁的志愿者,根据英国临床数据,该年龄组人薛发生新冠重症的风险最低。此外,研究团队还善播豫有吸烟、患其他疾病等可能引发严重感染风险因素的人,最终选出非常健康的个体受试。

记者检索该试验去墨者招募网站发现,志愿者申请时时除需提供姓名,性别、出生日期、联系方式等基本信息外,还需申报身高、体重,并明曩奉人及伴侣是否正在或准备怀孕,是否患有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抑郁或焦虑症、艾滋感染和病毒性肝炎等病毒性血液病,或其他健康问题等,其中最后一项包含感冒,胃病、胸部不适、头晕、头痛、湿疹等情况。

安德鲁进一步介绍称,为保障志愿者安全,研究将采用2020年3月在英传播的新冠毒株开展试验,该毒株开展试验,该毒株已被证明对年轻人群感染风险较低。试验初期,志愿者接触的病毒量也极低,事后会通过核酸检测确定是否感染。一旦感染,志愿者将不再接触病毒,他们只是核酸阳性,不会出现任何症状。

“和自然感染(新冠病毒)相比,人们甚至不会意识到他们被感染了。”他说。

为进一步保护志愿者安全,研究人员会立即为确认感染的志愿者提供瑞德西韦抗病毒治疗,并进行7x24小时的全天候监控护理,通过胸部CT等监测其健康状况,一旦其症状“不如预期那样轻微”,将立刻停止试验。

不过,这一看似周密的计划仍遭到部分科学家的质疑。

知名医学期刊《英国医学杂志》有关人类挑战试验的评论性文章中,前加拿大生物伦理学研究主席、世卫组织新冠病毒人类挑战试验指导工作组成员查尔斯·韦耶等科学家认为,尽管过去50年里,成千上万的志愿者参加了人类挑战试验,无一因此丧命,但这并不代表新冠病毒的人类挑战试验同样安全。

韦耶等人指出,此前人类挑战试验所涉病毒和疾病均被充分了解,它们要么是自限性疾病,可自行痊愈,对受试者身体没有长期损害,要么已有有效治疗方法。但目前,人们对新冠病毒所知甚少,或引发肺部感染、中风和心肌炎等严重症状和后遗症,甚至可能致残,为志愿者带来巨大健康风险。

世卫组织相关研究也指出,年轻人也会出现需要体外呼吸支持甚至死亡的严重病症,且目前没有有效药物可阻止患者从轻、中症发展至危重症阶段。

对此,英国卫生研究管理局回复《凤凰周刊》称,该局认为该试验对志愿者造成严重或长期伤害的风险较低。但如果志愿者感染后出现严重或长期症状,以致影响日常活动或收入,其可申请的索赔额将不设上限,若因此无法工作,则将“迅速得到适当补偿”。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也将为志愿者提供保险,以防万一。

非做不可?

相比公众对人体充当“小白鼠”主动感染病毒的抵触情绪,前述免疫学家却十分支持这项试验。他认为相关试验应在疫苗研发前进行,因为试验可以获取关于新冠病毒的很多信息,比如保护性的抗体是什么、保护性免疫的过程如何,进而大大加速疫苗研发。

其中,后者正是此次挑战试验后期关注的目标。

但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发稿前,全球已经有12款、77.9亿剂疫苗获上市批准,还有至少57种候选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在此情况下,还有开展人类挑战试验的必要吗?

对此次试验的几个参与方而言,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尽管疫苗研发进展积极,我们仍希望找到最好、最有效的疫苗长期使用。”英国商务大臣克瓦西·夸滕公开表示,此次人类挑战试验将有助于促进科学家了解新冠病毒如何影响人体,并最终促进疫苗研发。

该试验负责人之一、伦敦帝国理工大学传染病学系首席研究员邱克让(Chris Chiu)指出,现有新冠疫苗的可及性还不够好,一些疫苗需在极低温下冷藏或需注射两剂次,很难及时遍及全球。加上病毒变异,部分疫苗也需重新设计和开展临床试验,“相关研究通过人类挑战试验能更快完成。”他说。

前述免疫专家也有类似观点。他认为尽管多种新冠疫苗已完成三期临床试验并获批使用,但现有试验仅有数百人感染,且疫苗实际保护效力和持续时间等仍需进一步验证。若想像其他疫苗一样获得确定结果,或需5-10年时间,所需受试者数量也更高。

“(通过人类挑战试验)只要不到100人,就可以获得这些信息。”安德鲁说。

不过,为何不选用那些已被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参与试验?

邱克让解释称,自然状态下感染新冠病毒者往往在出现症状后才被发现,其接触病毒的时间和类型均无法明确,患者接受治疗的医疗条件等因素也会影响试验结果,此时很难判断某种疫苗对特定病毒是否有效。

此外,随着防疫措施和疫苗逐渐发挥作用,自然感染的患者将越来越少,一些研究或因招不到足量志愿者而难以为继。

“人类挑战试验是特别的。”邱克让说,由于试验能完全控制新冠病毒的剂量和类型,可在志愿者出现症状前找出免疫标志物,利用后者检验疫苗是否有效,改进疫苗设计。

疫苗之外,人类挑战试验还有更多意义。

“此次试验是解开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谜团的钥匙。”安德鲁说,无症状感染者是新冠病毒仍在肆虐的关键驱动因素,但一般的流行病学调查方法几乎无法研究无症状感染者,因为后者无法通过症状引起警觉,他们仍正常生活,四处走动,造成病毒传播。但此次试验可弄新发生感染所需的最小病毒量,及疫苗能否阻断无症状传播等问题。

据了解,此次试验有望在半年内研究无症状感染和有症状感染的发生率,确定感染的潜伏期和基本规律,评估感染期间的病毒数量并推测传播风险,评估轻度感染的临床症状,描述免疫系统对病毒感染的反应。

前述免疫专家则称,如能确定多少新冠病毒可造成感染,就能清楚消毒措施要达到多么严格的程度,据此还可准确推测病毒的再生感染指数,这些对防控措施的制定都非常重要。

此外,人类挑战试验还可研究患者的免疫失衡机制,这对于新冠肺炎防治也很重要。不过,此次英国试验尚未涉及此巧内容。

据悉,该试验预计将花费6个月时间。

“在帮助科学家更好了解新冠病毒、快速测试疫苗和治疗方案的一系列试验中,人类挑战试验是其开端。”邱克让透露,该试验下一阶段的目标是建立新冠疫苗和治疗方案有效性的快检平台,以了解疫苗、抗病毒药物或其他疗法减少新冠病毒传播的效果,并测试疫苗对抗变异病毒的能力。

“人类挑战试验肯定会对新冠疫情产生积极影响,但不要寄予绝对的希望。”前述免疫学家提醒称,人类挑战试验只是一种研究手段,本身未必能给人类带来新的疫苗或疗法,仍需客观理性看待。

是否道德?

面对新冠病毒,我们已做出了许多退让——居家隔离、减少社交、戴上口罩,人类挑战试验的志愿者或将退让更多,甚至面临致病、致死风险。

“很少有研究是零风险的。”英国健康研究管理局主席特伦斯·斯蒂芬森(Terence Stephenson)称,人类挑战试验必须满足社会利益远大于风险,且无法以更简单或更安全的方式获得证据或数据等条件。

此次试验是否满足上述条件,又是否符合临床试验的伦理道德规范?英国卫生研究管理局对此未作正面回应,仅回复《凤凰周刊》称,该机构旨在在卫生和社会护理研究中保护和促进病人和公众的利益,确保所有研究均能“合法、合乎道德和公平”。在新冠相关试验中,该机构帮助迅速启动重要研究,并确保其“保持较高的伦理标准”,伦理委员会相关专家也均具有相关研究技能、经验和方法。

管理局称,本次人类挑战试验伦理审查中,该机构组织了特别委员会,成员包含12名来自英国各地的专业和非专业人员,以保证最终结论能代表大众意见。委员会成员还对世卫组织《新冠病毒人类挑战试验指导》文件进行了特别培训。

上述文件发布于2020年5月,世卫组织强调必须依照“最高的科学、临床和伦理标准”开展新冠人类挑战试验,并提出8项伦理标准,包括试验要有强力的科学依据表明益处大于风险,项目征询专家和公众意见,研究人员、资助方、决策者和监管机构密切协调,保障受人者拥有严格的知情同意权且人组标准能使风险最小等。

“本次试验确实满足上述要求。”邱克让强调,所有志愿者同意参与试验前都会完全了解试验内容,研究小组在筛选过程中会同志愿者会面多次,进行数小时的讨论,保证他们充分了解参与试验的意义,之后才会纳入研究。

试验设计也在尽可能确保志愿者能出于自由意志参与试验。

据《卫报》报道,参与此次新冠人类挑战试验的志愿者并无报酬,但会获得4500英镑的补偿金,约合人民币40400元。

安德鲁认为,相对于志愿者花费的时间,补偿金并不多。

“团队不希望有任何不当的经济诱因诱使某些人参加,我们希望志愿者均出自利他主义,自愿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来帮助疫情,真诚地认为自己做的事情将为所爱之人和全世界带来重大影响。”他说,目前许多人均表示对本次试验很有兴趣,但研究团队仍需在其中选出健康状况最佳的一批。

无论外界如何争议,全球首个新冠病毒人类挑战试验已经箭在弦上。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微信:fhzkwx
手机号:13392956388
传真/座机:0756-2531788/0756-2602588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