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黑杨”这样的悲剧不能再发生了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30
摘要:从高空俯瞰,洞庭湖区的湿地上,躺满了杨树。当年的护林人,如今成了伐木工。湖上的船只,也载满了粗细不一的树干……近300万根欧美黑杨在这里倒下了。 这是2017年7月底中央环保

    从高空俯瞰,洞庭湖区的湿地上,躺满了杨树。当年的护林人,如今成了伐木工。湖上的船只,也载满了粗细不一的树干……近300万根欧美黑杨在这里倒下了。

    这是2017年7月底中央环保监督组给出的“大限”,要求湖南在2017年年底前,全部清理掉洞庭湖核心区湿地的欧美黑杨,数量达9万多亩。据内地媒体记者近日在砍伐现场的报道,洞庭湖核心保护区的欧美黑杨已提前全部砍伐。

    当年的一位“造林模范”说:电锯割下去,飞出来的是木花,在我眼里,溅出来的是泪花——很显然,砍伐黑杨遭遇了很大的阻力。黑杨三年以下不长,四年后疯长,没成材的杨树林,砍伐后损失惨重。这使得解除合同的难度大,种植大户多与政府或农场签了合同,有的杨树办了林权证后,被抵押给了银行。杨树已被砍伐,但这些种植户的“杨树账”估计还得清理很久。

    1980年代,欧美黑杨作为外来物种,开始被引入洞庭湖区,初衷据说是作为护堤的防浪林。但人们很快发现,它还能带来很大的经济收益。作为一种造纸用林,黑杨易种植,生长快,好养活,林木蓄积量大。于是在洞庭湖区。“林纸一体化”的经济模式盛极一时,大批造纸企业在此建立原材料基地。

    当时,地方政府是直接推动者,环湖各县市几乎都制定了黑杨发展规划,采取“典型引路”、“政府出资奖励”等方式大力推广。乡镇干部如“种树不力”,可能还会被问责。尽管媒体和专家不断提出异议,“杨癫疯”在当地却愈演愈烈,从沿岸一路向洞庭湖深处挺进,湿地保护区也未幸免。

    大规模种植的恶果很快显现。黑杨素有“抽水机”之称,大量种植这一单一物种,不仅严重损害了当地生态,影响原有野生物种的生长与结构,也加速了湿地的陆地化。黑杨护林需喷洒大量杀虫剂,既恶化土壤,也对湿地动植物造成毁灭性打击。加上黑杨本身含有毒性,水草不生,飞鸟不栖,湖区的候鸟、鱼虾、野生植物等物种数量,已减少到极低点。洪水期,黑杨还会沉积淤泥,妨碍泄洪。

    如今,洞庭湖湿地生态景观几乎已被完全破坏。“树下不长草,树上不落鸟”。中央环保督察组称,洞庭湖的湖水检测断面已无Ⅲ类水,出口断面总磷浓度升幅97.9%,“生态环境问题严峻”是此次被“大限”的原因。

    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在经历了1960年代毁林开荒、围湖造田等历史悲剧后,人们为何会那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为何只有当生态灾难成为现实后,只有等到中央环保督查后,当地才能开启“全力砍树”的纠偏行动?这其中暴露的不只是环保与发展失衡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也表明地方政府决策机制的失控,所谓的自我纠偏机制几乎是不存在的。

    以行政之手疯狂推动种植黑杨,已持续了20多年。20多年来,媒体和当地环保部门一直预警会有生态灾难,但地方政府的官员无人重视。类似洞庭湖黑杨的生态灾难,也发生在其他地区。1990年代起,广西、广东、福建、海南、云南等水热条件好的地区,开始大规模种植桉树。如今桉树产量已达中国木材产量的三分之一。然而,桉树不仅是“抽水机”,还是“吸肥机”,大量种植不仅使地下水减少,钟过桉树的山林,5年内种植其他农作物都不长,土壤肥力全都被桉树吸走了不说,桉树叶有毒,对原生物种有极大排抑性,叶子掉在农田里,连草都不长,造成原生物种衰减等严重生态问题,导致“绿色荒漠化”。可是,直到2010年,南方连续三年大旱,地方政府才开始相信环保专家的说法,各地才慢慢停下大干快上的“种桉树”步伐,但在很多地方,不可逆的生态灾难已经造成。

    “三北防护林”面临的问题同样如此。早有研究表明,干旱、半干旱地区,并不适宜大面积种植乔木林,因树木需消耗大量水分,会导致本就稀缺的地下水枯竭,加剧当地生态环境的恶化,使气候条件更恶劣。所以,在“三北防护林”的很多地区,土地沙化的数量,有时是沙地还林数量的一倍。治理一小块地方,大面积退化却在发生,“治理还赶不上退化”。

     据《南方周末》报道,2005年,中科院植物所的专家在内蒙古浑善达克沙漠腹地,只用最简单方法,使4万亩沙漠变为草场,长出近1米高的青草。他们与牧民只是将这片已退化的草场封育起来,防止牲口进入破坏。简单而有效的生态恢复试验,让他们得出结论种树不如保树,种草不如保草。中科院又在其他4个地方做实验,得出的结论是一致的:封起来不动的地方,生态恢复要比花钱治理的地方好。在生态恢复上,撤下“人定胜天”的旗子,释放自然力,才是更好的出路。

    但这并没有改变相关部门的治理思路。几十年来,“三北防护林”的投入已有数百亿。最新公布的规划是,“三北防护林”五期工程总投资902.1亿元,实施期为2012年至2020年,要营造林1647.3万公顷、恢复退化林193.6万公顷。

    举这个例子不是要否定“三北防护林”,而是期望这些投入能真正实现有效的生态恢复。就像这次的中央环保督察,使黑杨不再危害洞庭湖的核心保护区一样。这些年,中央财政投入生态恢复和治理的资金已经很多了,如何让这些资金用在刀刃上,我们显然需要一个更加合理的治理方案和测评、监控体系。

    黑杨在洞庭湖的命运变化,给我们的不只是环保的教训,也在提醒我们的行政决策机制,需尽快建立有效的制衡、监督与评价程序,只有这样才能有效遏制行政权力的非理性,让生态灾难的悲剧少发生乃至不发生。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上一篇:牙雕的诱惑

下一篇:“父母争夺战”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