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独立、善斗、多样性:美国国会中的新女性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16
摘要:就像一股迸发的清流,她们傲然面对冰冷官僚的美国政坛,从很多方面来看,她们与传统政治家截然不同。 年轻好斗,为自己的多样性而自豪,众议院的民主党新女议员履新第一天就表

    就像一股迸发的清流,她们傲然面对冰冷官僚的美国政坛,从很多方面来看,她们与传统政治家截然不同。
    年轻好斗,为自己的多样性而自豪,众议院的民主党新女议员履新第一天就表现出自己的与众不同,时刻准备着在任何领域进行战斗,无所畏惧。她们是强大自主的女性,她们认为自己进入国会的使命就是要及时改变这个看似已经回归老旧保守主义的国家。
    民主党的更新换代让2016年的大选失败和两年几乎荒谬的特朗普执政期得到消化,变革之风吹向国会山,拉美裔议员、穆斯林议员、非洲裔议员等成为她们的代表。华盛顿凯托学会分析师胡安·卡洛斯·伊达尔戈说,新一代众议员让人关注,因为“在众议院的领袖平均年龄为79岁的民主党迫切需要新鲜血液来替代他们僵化的领导层”。
    从1月3日开始,众议院共有127名女性(总共435个席位)就职,其中106名是民主党人。这是一个历史性的纪录,符合加强女权的时代要求,不仅如此,她们还包括了多个种族和宗教,体现了美国社会日益增加的多样性。拉茜达·塔利布是第一位巴勒斯坦裔议员,她体现了席卷美国国会的改革风气,塔利布在就职几小时后就高声叫嚷着要开始弹劾特朗普总统的程序。
    部分氏主党人包括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两赶紧缓和塔利布的唐突言论,因为民主党希望在此之前先完成对特朗普在竞选期间“通俄门”的调查。其他议员包括纽约人奥卡西奥一科尔特斯,她才29岁,是美国国会历史上最年轻的议员。
    蔑视特朗普所代表的一切是民主党新一代众议员的共同点,但还有其他共同的诉求将她们团结在一起,例如要求全民医保、高于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更加开放和团结的移民政策、更具包容陛的公共教育以及关爱环境等等。非裔议员阿亚娜·普雷斯利对米歇尔·奥巴马的演讲表示赞扬,并发推特说:“我们之间没有界限,作为女人,我们能够做到。”
    伊赫兰·奥马尔成为第一个在美国国会戴头巾的女性穆斯林,塔利布穿上了母亲做的巴勒斯坦民族服装上班,她们都为自己的民族身份深感自豪。德布·哈兰也穿上了她所代表的新墨西哥州原住民部落的传统服装。哈兰在宣誓之后说,“我在部落中长大,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这群人会有自己的代表。或
许是因为就在50多年前,新墨西哥州的原住民还没有投票权”。和其他女议员一样,她的服装引入注目,体现了多样性,也是一种政治信号,被解读为向这个被认为是白人和新教国家发出的一种挑战。
    从这个角度来看,新一届女议员更好她代表了美国社会的多样性,她们将基层选民的心声带到了最高政坛。伊达尔戈认为,“她们的形象更符合民主党选民日益改变的人口结构。”现在她们提议要修改法律并正在付诸行动。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