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官网

内地佛道“商业化”解析

来源:未知 作者:凤凰周刊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06
摘要:穿一袭破旧的袈裟,在幽静的寺院里过着晨钟暮鼓、青灯黄卷的修行生活,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僧侣的生活是单调清苦的。他们斩断了各种欲望,当然包括金钱 ,乃至圆寂,除了日常穿

    穿一袭破旧的袈裟,在幽静的寺院里过着晨钟暮鼓、青灯黄卷的修行生活,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僧侣的生活是单调清苦的。他们斩断了各种欲望,当然包括金钱

,乃至圆寂,除了日常穿着,留不下半文钱财。

    但在现实生活中,这样托钵行脚的苦行僧已屈指可数,奉行宗教信仰的反面是各色泛滥的商业化现象。个别地方政府、商人和僧众道人以发展经济之名攀附佛教

道教文化遗产,兜售倒卖,牟取暴利。诵经布道的道观,很难再保持昔日的清净庄严。

    宗教商业化的乱象,非一日之功。40年前内地改革开放启动之日,便是宗教商业化的萌动之时。从对宗教不发展不鼓励的政策,到意识到其可以撬动经济发展,

再到GDP指挥棒下,各种商业现象遍地开花。某种程度上,寺庙和僧众层出不穷的商业化丑闻,已然污名化了内地佛教道教的对外形象,也迟滞了其在内地的推广发展。

    内地宗教商业化被诟病已久,尤以近年来发展为炽,各种人物甚至有刑事犯混杂其中,有的摇身成为主持一方名刹的“高僧”,有的假借佛门优势资源赚的盆满

钵满,宗教界、学界对此痛心疾首,却无能为力。

    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就曾大声呼吁:“如何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形势下,保持佛教的清净庄严和佛教徒的正信正行,从而发挥佛教的优势,庄严国

土,利乐有情,这是当今佛教界必须解决的重大课题。”

从无到有的寺院经济

    内地佛教有今日诽诽之声,却非当初佛陀想要的样子。

    “佛陀时代坚决反对商业化,在他的组织方式里,拒斥了所有商业化的元素。比如,佛陀对信徒的服装、乞食、居住地等生活方式都有规定。信徒的袈裟不能通

过购买或交换而得,而是在坟墓中剥去死人的衣服、在垃圾堆中拣布料再剪裁制作成袈裟。”

    南京打野哲学系杨维中教授以佛教徒的乞食举例,说明早期印度佛教有很多争论,如僧侣通过乞食所得到的食物,第一次没吃完,第二次能否再吃,以及能否保

存的问题。至于居住地,佛陀坚决反对沙门有固定居所。他规定沙门应居住在洞里面、大树底下、废弃的建筑物中,而且不能再同一地点住宿超过三次。知道佛陀晚

起,有信徒给佛陀捐献居住地,这才是佛陀最早有居住地的开始。

    佛陀时代的沙门实际上身无任何财产,即不蓄财,因此没有丝毫商业化。早期僧团的生存方式,拒斥了一切商业元素和可能性的商业运作。换句话说,最初的佛

教是没有商业化运作的。

    印度佛教认为寺院财产都是属于不净和不如法的非法之物,如佛经里面提到八不净财,即“一田宅,二种植园林,三畜积盐粟,四畜奴婢,五养裙畜,六贮金银

钱,七金银镂床、锦褥氍毹,八铜铁釜镬(除十六枚器不犯)。若畜此八,皆长贪坏道,污染梵行,又得秽果,故名不净。”印度院办佛教教义对僧人的金钱戒律要

求极其严格,对破解者也有严格的处罚。

    但印度佛教在后期有所变化,其变化的标志是沙门能否作持金银。对此,印度佛教在戒律方面也作出了相应的变通,规定沙门自己不能作持金银,但是可以请人

代持。也就是说,沙门自身可以有适度的财产,并且可以委托白衣代其保存、开支。这实际上为佛教自身商业化开了先例。

    内地把早期佛教这种无任何商品元素的佛教修行方式,称为苦行的一种——“头陀行”。内地佛教一开始便是有商品元素参与其中的商业化运作方式。与早期印

度佛教相比,内地第一座寺庙就是皇家寺庙,并不赞成僧人露宿。一个宗教团体中有了建筑、僧人、固定居所等,这些生存方式的变化,必然带来商品元素的渗透。

在南北朝时期,佛教出现了寺院经济,这是所有佛教史著作都会提到的典型变化。(本文未完)

责任编辑:凤凰周刊

凤凰周刊订阅

珠海凤凰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手机:13326608032
地址:珠海市人民西路86号

点击这里关闭×